第五十七章 能人所不能能也,成人所不能成也

    “把口子封好,封好!”

    牛莊城內,一片熱火朝天的氣息。一隊人正從地道里鉆出來,洞口外一個下級軍官正大聲叫著。

    鄭芝龍立在城墻上,靜靜地看著這一幕,如此之類的洞口和封土,牛莊城內可不是只一處。

    他人就要走了。

    時間已是七月末了,那場秋雨過后,天氣明顯地變涼。鄭芝龍都已經披上了斗篷,的確是他帶領水陸軍返回覺華島的時候了。

    再不走,借口都快沒有了。

    ——他現在撤軍,還能說是為了解救洪承疇部,調走了太多的兵馬,清軍看到機會,連日猛攻猛打,其雖想于冬日間固守牛莊城,可城防于這段日子內已經受損嚴重,不得不棄之。

    但是在走之前,他卻還要用火藥將牛莊爆了個遍。

    用火藥炸城池這并不稀罕,絕對不是天平軍的首創發明。那已經結束的中原大戰——開封之戰里頭,李自成早初就想到過這一招。

    但李闖王手里沒有專業人才,挖了坑填塞藥粉后不知道把坑給填住,結果藥粉爆炸后的沖擊波順著坑道外沖,不但沒能把開封城墻給炸塌了,反而將農民軍自己給搞得滿頭是包。

    但到了洪天王時候,看看人家太平軍里的專業人士——湘桂之地的礦工,絕對的爆破能手。人家用棺材裝藥粉,然后坑道回填壓實了,之后再點火,可不就是“掀翻巨城,如揭紙片”么?

    鄭芝龍現在就要將整個牛莊給掀翻了,這樣一來,明年天暖冰消之后,他才能接著再來么。

    韃子就是再不惜民力,個把月時間里,也不可能將牛莊修整來,到了冬天里甚至都不可能破土動工。

    等到一個漫長的冬季過去,當冰雪消融之后,再想開工,彼時鄭軍的水師又已經殺到。韃子總沒辦法把寬闊的遼河水面給徹底攔住。

    如果韃子真的傻到在遼河上修木堤,部署火炮、木簰,等等手段,以此來防備鄭軍水師侵入,那鄭芝龍晚上睡覺都會笑出聲來的。

    現成的靶子!

    時間進到了八月,整個牛莊城的布置都已經妥當,一些船只也先一步撤去了覺華島。

    城外的尼堪看著牛莊,心中隱隱有一個感覺——鄭芝龍是不會堅守城池過冬的。這沒有什么靠得住的理由,純屬個人猜測。

    所以,他也不可能這個時候揮軍殺向牛莊。

    多鐸的那攤子事兒,現在還沒有徹底收尾,尼堪才不愿自討苦吃呢。

    作為褚英的兒子,如今滿清高層的政治爭斗與尼堪是不搭邊的,縱然在尼堪心里是比較同情多爾袞哥仨的。在多爾袞兄弟三人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父親的影子。

    別看老奴在干死了嫡長子后給褚英身上潑了許多臟水,可褚英之死才隔了多少年?尼堪當時是還小,但他大哥杜度年紀可不小。

    老奴在短短幾年時間里,幽死胞弟,殺死親子,骨肉相殘,做出如此違背常理的事情,究竟是為何?哪一個成年人不心知肚明呢?

    褚英斃命時候,老奴已經五十有七,而戰功高著的大兒子則已經三十六歲。年富力強,又威望高隆。偏老奴還有野望未達成,絕不愿意讓出權利的。如此,褚英不死,誰死?

    眼下的黃臺吉以多鐸為著眼點,進而威逼多爾袞三兄弟,說到底不也是為了集權嗎?

    但特別知情趣的尼堪,對于盛京城內掀起的一場場爭斗,那是一個字都不會插口。

    時間來到了八月初三,牛莊城內的守軍忽的不加遮掩的動了起來,一艘艘戰船從遼河中心駛進河岸,有那膽大的八旗哨騎,打馬沖到遼河邊,向北一瞅,就能明白的看到大批的鄭軍正毫無遮掩的將糧草、軍需等各類輜重運上船。

    消息回傳到海州,尼堪急忙帶兵馬直逼牛莊。不然,只靠清軍留在牛莊前的那隊人馬,對于牛莊可是半點也無有震懾力的。

    事實上也是如此,尼堪帶兵趕到的時候,清軍人還在營內,阿爾京阿,屁都沒放一個。

    “父親,韃子主力……”鄭森指著東面滾滾開來的八旗兵叫道。

    鄭芝龍舔了舔嘴唇,臨走之前爆掉牛莊自然是必須的,但若是再坑韃子一次,那滋味就更美了。

    “福松,你說韃子會不會上套?”鄭芝龍手中握著一支望遠鏡,根本不需要用它,肉眼就能看到東面打馬奔來的清軍。

    “這由不得韃子不上套吧?”鄭森覺得清軍不可能不上套。兩軍都對壘多久了?對面的韃子主將恐怕是追夢都想拿下牛莊。

    “那咱們就走吧。”橫豎準備都已經做好了,鄭芝龍就是可惜拿不到人頭了。

    城內最后一批鄭軍也消失不見了。只剩下垛口處幾桿旗幟,還有就是那一門門黑黝黝的大炮。

    很逼真的大炮,實則是木筒子唰黑而已,鄭芝龍有何舍不得的?

    尼堪擺了擺手,一群包衣阿哈被他們的八旗大爺們拎著弓刀逼著向牛莊城奔去。三五十人哭喪著一張臉向牛莊城‘攻’去。

    “好歹毒的韃虜,直不把我漢兒當做人看。”已經上船的鄭森聽到人稟報后,惱怒的罵道。

    鄭芝龍則面無表情。

    這種事還少嗎?或者說,前世八年抗戰時候,同樣不把偽軍當人看的鬼子兵,拿槍逼著二狗子去趟地雷的一幕,影視劇和小說中很難看到嗎?

    所以,鄭芝龍這次是使水鬼潛伏于牛莊岸畔。那看似人都離開了,也只是一個‘看似’!

    當清軍得報,明軍已經完全離開了牛莊之后,無論是尼堪還是阿爾京阿,全都滿臉驚喜。不管怎么說牛莊是重新回到他們手中了。

    尼堪一聲令下,阿爾京阿先就引了數百八旗馬甲沖進了牛莊。

    一艘艘船只駛離了東岸,但許多人還都站在甲板船舷,城內都忙活了那么多天,他們如何不知道鄭芝龍在底下究竟埋了什么?

    都等著欣賞那最后一刻的來臨呢。究竟能否如意,下一刻就見分曉。

    但是當爆炸真的來臨的時候,反倒很多人都無了言語。他們文化層次太低,完全找不出合適確切的語言來形容自己看到的一切。

    那景象太可怕太驚人,叫他們無法接受,完全顛覆了他們的世界觀。以至于大家都傻掉了。

    鄭森眼睛迸濺著炙熱的火花,“掀翻巨城,如揭紙片;掀翻巨城,如揭紙片……”自己老爹真的是能人所不能能也,成人所不能成也。

    有這一招,日后再要攻城,豈不是輕而易舉了?

    至于戰爭中所耗費的幾萬斤火藥,鄭大公子才不放在眼里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五千年來誰著史,五千年來誰著史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