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沒空

    蘇惟回去時,南在勛一把就把她擁進懷里:“小惟,我好害怕,怕你又走了就不回來。”

    “怎么會,有你在這里我就一定要回來。”

    林善宇也湊熱鬧,抱住徐正澤就不放手了:“正澤,你怎么這么久才回來?”

    徐正澤緊緊的擁抱著他,然后牽住他的手說:“我們回房說。”

    兩人牽著手一起走是沒問題的,因為兩人的意志都在這個時空里,就不會有一個人突然消失。

    南執與看著這兩對恩愛的人,氣哼哼的說道:“你們都沒看到我嗎?我還在這里好不好?”

    南在勛朝他揮了揮手:“執與,早點回去休息吧。”

    然后南執與就看到,徐正澤跟林善宇在前,蘇惟跟南在勛在后,兩兩十指相扣上樓去了。

    都沒一個人問他渴不渴,需不需要喝杯水。他轉身一腳踢在門上,結果門沒怎么樣,他的腳趾頭差點廢了。

    南執與回去時見南在勛的房間里沒開燈,想必是睡下了,畢竟老年人都是睡得早,醒的也早。

    父子倆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南氏現在運行極其良好。李允恩愛搞小動作的毛病,也在見過一次南在勛后再不敢做什么、

    南在勛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蘇惟交給他的任務,要給兒子尋個合適的姑娘了。

    蘇惟還等著抱孫子呢,況且南在勛也想在這個時間線里,看到兒子成家生子。

    于是,南氏現在每周都舉辦一些酒會啊,卻都不像過去一樣的都是商務上的交往。現在是誰家有合適的姑娘,南在勛就會不惜一切代價,把人都請到家里來,也就是他們父子倆住的酒店里。

    南執與沒一個月就差點讓父親給折磨瘋了,他算是徹底理解了蘇惟當初離家出走的心情。

    可不就是自己像個到了發情期的公貓一樣,主人整天就想拉他出去配種。

    關鍵是有合適的姑娘也行,也不知道老爹怎么想的,但凡是他看上的,或多或少都有些地方跟蘇惟像些。

    可要真是像的純粹一些也好,不過都是些小毛病上的相似,真正的靈魂卻沒有幾個像她那樣。

    南執與為此還細想了一回,蘇惟到底是什么樣的靈魂呢?

    矯情?好像不是哎,她在什么環境里都能生存。對什么人都擁有包容之心,又不圣女婊。

    說她粗俗?可她又不貪財,沒有什么低級愛好。

    你要說她神經大條,可她的情感又特別細膩。

    ……

    最后總結了一下,南執與跟南在勛說道:“爸,您還是別給我找了,您想找到像蘇惟那樣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南在勛點了點頭:“的確不會再有第二個她了。”

    可其實蘇惟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姑娘,換了別喝人肯定會說,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不過是南在勛的心里過于美化蘇惟了而已。

    其實,我到是覺得,只有跟你相處時間久的人,才會完全真實的了解你。而每一個普通人的身上,都有著與眾不同的特質,只是你離的太遠,也沒想過認真去了解,所以錯過了一個普通外衣下不普通的靈魂。

    在另一個時間線里的蘇惟和年輕的南在勛,每天帶著徐正澤跟林善宇去上班。

    下班后四人一起回家,每一對都是那么甜蜜。

    蘇惟說:“日子就這樣過,我覺得這就是幸福。”

    南在勛也說:“我要的幸福,不過就是有你在身邊。”

    林善宇回頭問徐正澤:“你覺得幸福嗎?”

    徐正澤非常篤定:“這輩子還能把你找回來,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

    南氏在穩定發展,蘇惟功不可沒。她目前已經擔任了南氏幾家公司的首席設計師,辦公室跟南在勛隔壁。

    有時她這個設計師的工作比南在勛還要忙,所以南在勛現在后悔了,為什么要讓她上班呢?

    蘇惟又在開設計師會議,南在勛做為會長也來參加。可他整場會議里都用幽怨的小眼神,一直盯著蘇惟。

    所有人都看到會長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時的有人會勸蘇惟一句:“蘇設計師,今天就這樣吧,您有事就先忙吧,剩下的事我們做就行。”

    蘇惟沉浸在新一季的整體風格上,擺擺手道:“我沒什么事,接著說。”

    “哼”南在勛輕輕的哼了這么一聲,結果整間會議室都安靜下來。

    蘇惟這時才發現他那眼神里的幽怨,趕緊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道:“今天就到這里吧,唉,又這么晚了,都快去吃飯吧。”

    眾人走到門口時就聽他們年輕的會長哀怨的說道:“我要關掉南氏時裝公司,不然我老婆都沒時間理我。”

    所有人愣住了,對于他們如此看重的事業,在會長心里這么任性的嗎?只是他老婆少陪他吃了幾頓飯,多少人就面臨著失業的危險?

    “乖,不鬧了啊,回家給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愣在門口的眾人激靈一下,然后紛紛奪路而逃,這是發現了什么啊?

    原來那個冷面殺神一樣的會長大人,在夫人面前這么嬌氣的嗎?

    南在勛根本不在乎別人怎么看他,牽著蘇惟的手把文件一丟:“出去吃飯,我還要看電影,你整天都沒時間陪我。”

    “才安定下來一個星期,我的工作也才開始,所以才會這么忙,過些天就好了。”

    “那你到底陪不陪我看電影?”

    “陪,當然陪了,小哥哥這么好看,我怎么可能不陪!”

    “你看文件的時間比我還多,哼”

    他們這邊的時間,不過才穩定了一個星期而已,南在勛就已經開始不滿蘇惟了。

    女人嘛,為什么要去工作,賺那么多錢做什么?你男人沒錢嗎?

    吃飯時蘇惟勸南在勛:“我們不壯大南氏,就不知道會在哪個時間點上被李允恩吞了。這不都是在給你兒子攢家產嗎,不然我干嘛要這么忙啊。”

    “那我們生個兒子吧。”

    “好,不過你得答應我,在50歲那年,還是要收養執與。”

    “那當然了,不管我們生多少孩子,我都不會不要執與的,他可是我第一個兒子。”

    提到南執與,蘇惟就有些感動:“在勛,執與做什么事都不會邀功,你都不知道,我父母那邊一直是他派人在照顧,想想我這個做女兒的,還沒有執與對他們好,真是慚愧。”

    “哪天我陪你回去看看吧,現在有執與這么精準的控制時間,我也不怕再消失不見了。”

    “行,等手頭的工作穩定一些,咱倆就去找執與。”

    聽到兩人的對話,徐正澤悄聲問林善宇:“你想回去看看你父母嗎?”

    林善宇點了點頭:“其實當時跟你走時沒回去看他們,是因為聽了你說我是被他們逼死的,那時真的很生氣。現在我到是想通了,也不那么恨他們了,等會長過去時,我也跟著回去看看。”

    徐正澤握了握林善宇的手:“到時我陪你回去,不過不會在你家人面前出現。別拒絕我,因為我不放心。”

    而他們將來的生活,也許就永遠是這個樣子。想家的人回去看看,回來繼續著現在的生活。忙碌中和愛的人相守,走完這一生平淡又不平凡的路。

    南在勛盤算著,是不是該悄悄壯大然后盡早吞掉李氏,避免李允恩在未來的時間里,總時不時蹦出來給兒子添堵。

    蘇惟則在想,怎么還沒懷孕,一點反應都沒有,就連大姨媽都不正常了。這不,前天來了那么一點點,然后就跟開玩笑一樣的又沒了。肚子跟著疼了疼,也就是意思一下,就像大姨媽很忙,沒空搭理她一樣。

    蘇惟推開的那扇門

    蘇惟推開的那扇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