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堵氣

    第一次遇見時,徐正澤板著那張冷臉默默的目視前方。林善宇從他身前走過,他聞到了這個男孩身上干凈清新的洗衣液味道。

    沒過一個小時林善宇又上頂層來,遠遠的瞥見他下了員工電梯,徐正澤就跟身邊人交待了一句:“我去下衛生間,你盯著點。”

    然后林善宇就故意不去看背向他離去的那個高大身影,把需要交給會長的文件放在秘書那就轉身快步離開。

    又一次遇見時避無可避,林善宇下電梯,正看見徐正澤跟在老會長南在勛身后等電梯。

    林善宇在給南在勛行禮問好時,徐正澤故做無意的瞥了他一眼,在他抬頭時他已經在目視前方。

    次日這棟樓里就謠言四起,說是兩人為了避嫌故意不在公司里有交集,這么說就是實錘了,這倆人絕對已經在一起了。

    然后林善宇就承包了很多部門跑頂層的工作,每天多數的時間都是奔跑在各部門和頂層之間。

    兩人遇見的次數更加多起來,然而林善宇被上司大姐叫去辦公室,語重心長的勸他來日方長。

    林善宇都懵了,什么叫來日方長,他怎么著了?

    后來他才知道,徐正澤做滿了一期合同,決意不簽下一期。

    這不明擺著在躲他嗎,這讓林善宇簡直想要暴走。

    上司大姐幫他打聽到徐正澤的住址,他在樓下堵到他時,徐正澤正提著一箱牛奶回來。

    不是上班時的西裝革履,一件肥大的連帽衛衣,配一條深色束口衛褲,黑色帆布鞋。

    職業養成的習慣讓他走在人群里盡量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可就是讓林善宇一眼就認出他來。

    上前一把摘掉他戴在頭上的衛衣帽子,怒氣沖沖,呃,奶兇奶兇的吼道:“你躲我做什么?”

    徐正澤眼神躲閃,冷著臉道:“你想多了,我為什么要躲你?”

    奶兇奶兇的林善宇,藏著星星的眼睛直躥火苗子:“他們說你連續五年簽的都是南氏,為什么今年就不簽了?你別跟我說這事兒跟我沒關系,我不會相信的。”

    “那就隨便你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林善宇沒攔著徐正澤,但他也沒放棄,就那么怒氣沖沖的跟在他身后。

    徐正澤無奈的停住腳步,回身看著他問道:“你到底跟到什么時候?”

    林善宇梗著脖子冷哼一聲:“路又不是你家的,憑什么你能走我就不能。”

    好吧,徐正澤還真沒權利禁止他走這條路,可是,你都跟到人家門口了,這就不合適了吧?!

    然后徐正澤就看到自己剛剛打開的門,自己還沒進去,林善宇就奪門而入。

    進屋后打量了一下房間,他的氣好像已經消了,回身笑彎一雙眼睛說道:“哥哥,你的家好整潔啊!”

    徐正澤拆箱拿出一盒牛奶來遞給他,再就沒搭理他,自顧去做晚飯了。

    做飯時看著林善宇沒有走的意思,他就多做了一份。可晚餐擺上桌要叫他吃飯時,卻發現人家甩了鞋,甚至甩了襪子,正躺在他床上睡的昏天黑地。

    徐正澤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怎么想的,盡量放輕聲音叫他:“善宇,起來吃飯了,醒醒~”

    然后就看到林善宇翻身騎著被子繼續睡,他連叫兩次都沒見這人醒過來,想是公司里事太多他累壞了吧。

    徐正澤把給他做那份飯菜放進冰箱,自己默默的吃完之后就坐在窗前看書。

    林善宇這一覺就睡到了凌晨,起來時徐正澤已經在沙發上沙著。

    他光著腳在房間里溜達一會兒,打開冰箱看到他給留的飯菜,就拿去用微波爐熱了吃掉。

    背對著沙發坐著他,不知道徐正澤一直默默的看著他。

    吃飽喝足他也不洗碗,直接扔進水池里就去了衛生間,洗過澡出來時見水池邊有一個放滿水的杯子,牙刷上擠好了牙膏。

    他自然的拿起來刷牙,出了衛生間見徐正澤還睡著,就過去趴在沙發背上看著他。

    徐正澤簽南氏時是剛入行,也是剛退伍回來。這些年過來經歷也不少,卻從沒見他為什么事緊張過。

    今天是他平生以來第一次緊張,他清晰的感覺到林善宇的呼吸,每一次呼氣都帶著草莓香味撲到他臉上。

    那是他的牙膏,嗯,這個硬漢用的是草莓味的牙膏。他每一次呼氣都像吹動了他的睫毛一樣,讓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就跟著顫動。

    徐正澤覺得他再不走開自己就要逃了,結果聽他吃吃的笑出聲,還伸出他有些涼的手來捏了捏他的臉:“行了,裝這么久你不累嗎,起來去床上睡。”

    徐正澤還那么閉著眼睛,可臉漸漸紅起來卻是騙不過林善宇那雙閃亮的眸子。

    他用手指戳著他胸口:“還不起來,不起來我就一直戳。”

    沒辦法了、沒辦法了,要不翻個身吧?好吧,那就翻個身吧。

    可還沒等徐正澤翻過身去,就感覺到眼前一黑,他頓時張開眼睛。

    面前是林善宇放大到模糊的五官,唯有雙唇那么水潤又清晰。

    甜甜的草莓味兒蕩漾在徐正澤的口腔里,他心跳的如擂鼓一般。

    鬼使神差的就被林善宇牽著手帶到了臥室,次日一早林善宇起床做了一頓稀里糊涂他還自我感覺良好的早餐。

    “哥哥,起來吃早餐了,我親手做的愛心早餐哦!”

    徐正澤閉著眼睛背過身去,臉頰燒得滾燙,他冰涼的唇落在他臉頰上,久久不曾離開。

    徐正澤不由得腦子里就是夜里的情景,這個小壞蛋就是個表面上的小奶狗,其實是條餓狼。

    把他吃干抹凈還聲稱:“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不許勾搭別人,聽到沒有?”

    徐正澤覺得自己的臉都在這一夜丟光了,他竟然迷離中跟他承諾:“我再不會多看別人一眼,心里眼里都只有你。”

    “我昨天開領到錢了,明天帶你去買戒指,圈住你就不能跟別人跑了。”

    “好,我也想送你一樣禮物,可不知道送什么好。”

    林善宇在徐正澤唇上落下一吻,看著他的眼睛說:“來日方長,你只要心里確定不后悔就夠了。”

    “我確定,確定不后悔。”然后他又鬼使神差的說:“我想買情侶裝,我們能一起穿嗎?”

    “行,那明天吃過早餐就去買,早點睡吧。”

    “晚安~”

    “晚安~”

    啊~~~徐正澤好想找條地縫鉆進去,真是夜里不能做任何決定,也最好是閉嘴不講話的好。

    這都說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啊?!這張老臉上沒地兒放了,自閉,徹底的自閉了!

    可林善宇這只小餓狼那么容易讓他自閉嗎?肯定的說是,不能,絕對不能。

    于是徐正澤在椅子上扭來扭去,卻堅持吃完了林善宇做的愛心早餐。之后被他拖出門去買了戒指和情侶裝,兩人一路穿著情侶裝回來。

    徐正澤突然就會笑了,因為身邊那個人一直和他十指緊扣,不介意任何人的眼光。

    他又簽了南氏,還是做南在勛的保鏢。而林善宇仍然每天無數次的往頂層跑,時常就要帶盒牛奶,或者是午餐時間帶著便當來找他一起吃。

    下班時兩人一起回家,開始還會分頭走。后來漸漸的徐正澤就不滿足這樣,在林善宇下班時他會等在門口,板著臉問他:“跟我在一起讓你覺得丟臉嗎?”

    “怎么會,你想什么呢?”

    小奶狗在他面前再也不是小奶狗了,永遠是那副霸道的樣子。這讓徐正澤十分缺乏安全感,覺得隨時都會失去他。

    于是他堵氣的說道:“你要是不嫌我丟臉,那就牽著我的手離開公司。”

    蘇惟推開的那扇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