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恐怖

    面前的蘇惟也沒因他的情緒而鬧別扭,晃了晃手腕上的鐵鏈道:“那個我也很不容易吧,不知道被鎖了多久?”

    兩個男人都搖著頭,誰也不知道另一個蘇惟到底都遭遇過什么。

    而這點猜想讓蘇惟的心有了變化,她開始用審視的目光看著南在勛。

    “行了行了,你們那些小情緒都放一放吧,還是想想我們怎么逃出去為好。”

    南執與現在有些煩躁,已經斷定了自己跟蘇惟都在被代替,而在他無能為力的時候,那兩個人還在小情緒里無法自拔,簡直了是。

    南在勛的臉紅了一下,蘇惟也有些不好意思,兩人尷尬的對視一眼,又趕緊都調轉眼神看著南執與。

    是啊,現在兩個人都當南執與是主心骨一樣,這種感覺南執與還挺滿意,甚至有些自得。

    “只可智取,不可強攻。”南執與用非常嘚瑟的語調說道。

    然后就見那兩人都嫌棄的白了他一眼,之后兩人就不理他了。

    蘇惟問南在勛:“你說難道咱們跳躍空間的契機只在開門關門之間嗎?”

    “好像是吧,目前我并沒發現其他方法。”

    這回輪到南執與嫌棄兩人了,重重的晃著手腕上的鐵鏈子:“就算是現在能開門關門,你們確定不會被這鏈子拖死?”

    “好像是哦”蘇惟尷尬的撓了撓頭。

    南在勛也尷尬的咧了咧嘴,之后三人就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幾乎每個人都在后悔來到這個時間,因為這不屬于他們任何一個人。

    是的,正因如此而讓他們在陷入困境時,甚至找不到外援。

    沒辦法了,三個人都絞盡腦汁,卻沒半點主意。

    如此共處一室在過去不算什么,可現在就不同了。衛生間沒有門,一個上廁所另外兩個就聽得清清楚楚。

    總是一個尷尬的要死,另外兩個要死的尷尬。

    而最尷尬的還不是入廁這件事,被困住的三人無所事事,整天吃喝也不愁。

    于是乎南在勛跟蘇惟兩人就正應了那句古話,飽暖思那啥了。

    幾乎每天晚上南執與睡在沙發上,都是聽著臥室里的鐵鏈嘩啦啦,嘩啦啦的響過好一陣子,他們平靜后睡著了,南執與這個單身狗卻被折磨著,還連個身都不敢翻。

    他每天晚上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導致早上起來整個人全身都是僵硬的。

    在他的身心雙重疲憊中,另外兩個的感情卻又迅速回暖,甚至比從前還要熱烈。

    簡直了是,南執與兩個大黑眼圈,還要被兩人嘲笑說他們兩個像熊貓園里的保育員。

    這樣的日子熬了有一個多星期,南執與終于暴發了,在衛生間里堵住南在勛,說道:“爸,我知道您年輕,您厲害,可你們倆能不能稍微收斂一點兒?”

    南在勛本來就是個容易害羞的人,被兒子說到這事兒頓時臉紅的像桃花一樣。南執與都有些看呆了,哎喲喲,這個年輕的老爹是真的好看,不怪一眼就把蘇惟迷住了。

    兩父子間的氣氛很是微妙,直到聽見隨著嘩啦啦的鐵鏈聲,蘇惟嚷嚷著過來,兩人才迅速的各自離開衛生間。

    蘇惟嚷嚷的是:“你們倆干啥,想搞基啊?”

    南執與有些慌張的出了衛生間,嘴硬的嘀咕著:“那是我爸,你這女人也真是的。”

    “我怎么了,你說你把你爸堵到衛生間里不讓出來,也不知道你對他做什么了,看這臉紅的。”

    南執與氣呼呼的瞪著蘇惟:“我能對我爸做什么?虧你想得出來!”

    這話說完南執與突然愣住了,回身定定的看著南在勛。這下蘇惟可不樂意了,張開手臂攔在兩人中間怒道:“南執與我警告你,你爸是我的男人,誰也休想把他搶走。”

    南在勛甜甜的看著蘇惟笑著,笑的那么靦腆又知足。南執與伸手就把蘇惟扯走,瞪著眼睛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跟南在勛說道:“爸,我怎么把這茬給忘了,負責看管我們的人,那個為首的就是個搞基的。”

    南在勛茫然的看著他,然后問蘇惟道:“小惟,他說的搞基是什么?”

    蘇惟氣呼呼的扯著南執與的鐵鏈子想把人拖開,一邊用力一邊跟南在勛解釋:“就是喜歡男人的男人”

    南在勛點了點頭,然后開始上下打量南執與,遺憾的嘆氣搖著頭。

    蘇惟這會兒不再拖南執與,跟南在勛一起那么打量著他。

    南執與不敢對南在勛有什么情緒,就回頭瞪了蘇惟一眼:“他喜歡的是我爸這樣的男人,用你的話說就是又蘇又萌的。我就不行了,我脾氣暴躁,他不喜歡。”

    “你休想,我才不能讓你爸去勾引他,要去你去。”

    南在勛聞言就躲到蘇惟身后,戒備的看著南執與。

    蘇惟像個悍婦一樣叉腰怒瞪著南執與,三人就這么對峙著。

    而一小時后,蘇惟一邊幫南在勛梳洗打扮,一邊叮囑著:“剛才教你的都記住了吧,一定要像在我面前一樣。害羞啊,靦腆啊,蘇起來也萌起來知不知道。”

    南在勛扁著嘴,一雙美到極致的眼睛里甚至讓人感覺有水光閃動。

    “哎,對了,就這樣,就要這樣的狀態。”蘇惟贊揚的捏捏南在勛的臉。

    他氣悶的別開頭躲著她的手,南執與卻興奮極了,拍著手道:“就是這樣,簡直太完美了。”

    對他南在勛可不會靦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剛剛被誤認的水光,這會兒就變成了冰刀子落到南執與的臉上。

    蘇惟跟南執與都默默的選擇了無視,無視他的不滿和不情愿。

    兩人覺得一切就緒,簡直就是勝利在望。可問題來了,那個為首的人除了第一天,再就沒進來過一次。

    怎么把人勾引進來,還要在蘇惟跟南執與都在場的情況下,讓南在勛順利和那人搞基呢?

    這的確是個問題,非常嚴峻的問題!

    蘇惟一直在出著餿主意,什么讓南在勛主動要求見那人。再不就是買通送飯的人,給那人下點那種藥。或者是讓南在勛跟蘇惟假意吵架,表露他愛的是男人,從而讓那人主動過來。

    南執與不耐煩的打斷她:“別總那人那人的了,他叫徐正澤,是我的保鏢。不過不是專職的,只是我經常用到的那家保鏢公司的人。”

    南在勛還在委屈著不想講話,蘇惟看著他心里想的卻是徐正澤那人的樣子。

    對上南在勛的眼神,他就看到了蘇惟眼里正在冒小星星,頓時心里舒服多了。

    但凡她要調戲他之前,都會是這副滿眼冒小星星的樣子,南在勛害羞的又想低頭,又想要看著她。

    這時就聽蘇惟:“哇”的一聲拍著大腿道:“簡直配一臉有木有,執與,你覺不覺得你爸跟那個徐正澤配一臉,好有愛的說!”

    南執與抽了抽嘴角,他是無法理解女人們喜歡看男男的心態。

    偏偏喜歡看到男男在一起的女人,又各個兒都是異性戀。

    這到底是什么心態呢?占有欲過強嗎?自己得不到的男人,就不想被其他女人得到,然后就恨不得全天下長的好看的男人愛的都是男人?!

    這簡直堪稱恐怖,起碼南執與覺得恐怖至極。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