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話題

    “小惟,我們走吧。”

    為了不暴露自己跟車里這個男人并不認識,南在勛便催促著蘇惟。

    “那我先走了徐喬,回頭給雯雯打電話。”

    徐喬點了點頭,話卻是對南在勛說的:“想不到南先生這才幾日沒見,變化到是不小。”

    南在勛禮貌的笑笑也沒搭話,就牽著蘇惟的手回到自己車上。

    “你朋友啊?”

    他狀似漫不經心的問蘇惟,視線卻是隨著徐喬的車,直到兩個男人隔著車窗視線相撞。

    徐喬的嘴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南在勛回以他的也是笑容,漫不經心里隱含著冰冷。

    到蘇惟房間門口時,南在勛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平和,溫柔的說道:“我可以進去坐會兒嗎?”

    正在拿房卡開門的蘇惟頓了一下,輕聲“嗯”了一聲。

    南在勛有生以來第一次體會到,蘇惟曾經跟他說過的那種感覺。就是感覺自己腦子里有煙花綻放一般,整個夜空都被照亮了,也照亮了他灰暗的心情。

    蘇惟燒了壺開水,倒了一杯放到南在勛手邊,說道:“這里的茶也不怎么好,只能請你喝白開水了。”

    南在勛笑笑把杯子拿在手里:“我們在家里時你不也總說讓我喝白開水嗎,這樣健康而且我也喜歡。”

    他提到了家里就讓蘇惟一下子把情緒陷了進去,是啊,那是她當做家的地方。

    可如今那個家里曾經的兩個人,卻是這么疏離的對面而坐,你不開口另一個也不知道怎么開口。

    每說一句話,都是那種沒話找話的感覺,這很尷尬,也讓人非常不舒服。

    其實兩個陌生人是很容易聊起來,最怕的就是這種曾經親密無間的兩個人,退回到陌生人的時候。那樣真的就是不知道怎么開始話題,說什么都害怕對方誤會,擔心來擔心去,慢慢的就不再有共同話題了。

    蘇惟覺得既然請他進來了,自己怎么也算這間客房的主人,而且在這座城市里自己也算個東道主,就搜腸刮肚的找著話題。

    可末了她說出來的話,卻不是她想要那種效果。

    她說:“我初中時挺淘氣的,那時總愛逃課,然后就買根冰棍兒爬到大墻上去吃。”

    南在勛很愿意聽到她的過去,就很感興趣的問:“那就是你最初無意識穿越的那個地方吧?”

    話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因為蘇惟第一次無意識穿越遇到的不是他,而是主線上的南在勛。

    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可說出的話也是收不回來的,只好又問了句:“你是從出生到上大學之前,都住在這里嗎?”

    “嗯,從幼兒園到高中都在這邊讀的,大學時我就想離家遠點,就去了南方。可后來還是不適應南方的氣候,特別是他們冬天那種潮冷,透骨的冷啊,還不供暖。”

    “我有所耳聞,就是我第一次無意識穿越到中國的時候。我到的是1990年,當然我那時也沒去過中國南方。北方比南方發展的慢,不過那也夠震撼我的了。”

    蘇惟點了點頭,其實這些就算是他不說,她也都知道。因為她跟主線上的南在勛在一起生活了整整一年,他的經歷她幾乎都知道。

    “要是那時就知道后來會遇到你,也許我會過來看看。”

    蘇惟又點了點頭:“其實我不是出生在這里的。”

    “哦?那是在哪里?”

    蘇惟把視線從自己的指尖收回,對上南在勛的視線輕聲說道:“就在你當時困住的那座城市,就在那家醫院里。我父母當時兩地分居,我媽在生我之前去看我爸,結果在那邊提前了二十多天我出生了。我爸在那邊的一家工廠上班,宿舍也沒法兒讓我媽坐月子,就在醫院家屬區租的房子。”

    南在勛驚訝的看著蘇惟:“我當時就在那家醫院里啊,我不像你當時連樓都出不來,我就是出不了那個醫院的大門。你說的家屬區我常過去的,我當時在家屬區院子一家小餐館做工,就在1號樓最東邊那家。”

    蘇惟搖了搖頭:“我對那邊不怎么熟悉,我媽坐完月子又在那留了幾個月就回來了。第二年我爸也調回到這邊工作,小時候可能是帶我去過,可我都沒什么記憶。”

    南在勛低頭沉思著,直到蘇惟給他的杯子里添水時他才抬頭說道:“我想我應該見過你父母,還有剛出生的你我也見過。”

    “什么?”蘇惟不可置信的看著南在勛。

    只見他用力點著頭興奮的說道:“你爸爸當時是個工程師對吧?”

    蘇惟點了點頭,南在勛就更加興奮:“我記得啊,你媽媽生你時好像是大出血,然后你爸爸特別害怕。在我們餐館里訂了紅棗粥,是我去送的。

    我把粥給他時,他手都一直在抖,然后他身邊的一個穿工服的人接過去的,還勸他說:“蘇工,別太擔心了,嫂子會沒事的。”那個人還幫忙在我們店里訂了好幾天的月子飯,都是我去送的。其實那時不送外賣,只是你爸爸工作忙,然后我們老板娘敬重他是工程師,就一直破例讓我去送。”

    蘇惟聽得一愣一愣的,南在勛起身拿起車鑰匙道:“我知道那家醫院在哪兒,就是省醫院三分院,家屬樓就在醫院西側,有小門可以通醫院里。走,我帶你去看看,你出生后租住的地方我都知道。”

    蘇惟都傻了,這么神奇的嗎?

    南在勛抓過她的外套就幫她往身上套:“晚上車少,也就一個半小時就到了。明天再回來就行,那邊住宿應該也方便。”

    兩人上車之后南在勛又說道:“其實你父親去那邊工作是學習,是這邊縣城里要建廠,他是最先期的人員,去學習的不止他一個。我還認識王工老婆,他家兒子比你大幾歲,有點傻的樣子。”

    蘇惟用力點著頭:“對對對,你還沒見過他長大后的樣子呢,我的天吶,簡直讓人沒法形容。我爸不是在輔機廠嗎,我家就住輔機廠家屬樓,王工家是四樓,我家是六樓。”

    “哦,后來你們還住鄰居了啊?”

    “對啊對啊,王工家大傻兒子比我大四歲呢,他那種傻跟別人不一樣你知道的吧。哎喲,就是整天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走路遇到你要是跟他打招呼,他要瞪著你反應半天才知道應一聲。”

    “那他后來怎么樣了?”

    一說到這個蘇惟就直拍大腿:“你說也是神奇了,后來他娶了個特別好的媳婦兒,哎喲那媳婦兒對他可真好,就是輔機廠一個車間里的工人,農村來的。嫁給王工兒子之后她可滿足了,整天都喜氣洋洋的,家里什么活兒都不用她老工干,就她一人把家收拾的可好了,還在廠子里拼命干活。后來廠子停產放假,她就出去找活兒干,也不比廠子里賺的少呢。”

    “那王工兒子呢,不工作嗎?”

    “以前不工作,就他爸給安排到廠子辦公室里,工資拿的可少了。后來廠子放假了他就整天在家待著,不過去年我遇到他了,他竟然做了快遞員,還會笑了,再遇到時竟然主動跟我打招呼,把我嚇了一跳。”

    南在勛笑了起來,心里也在笑,兩人終于有了共同話題。

    這一路上蘇惟都在說著小時候在家屬院里的事,南在勛是不清楚她講的那些孩子是誰,不過有幾個人的父親他見過。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