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磋磨

    蘇惟離開后憑著本能回到了自己的家,那里有父母,有她熟悉的一切。可在過年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她甚至忘記了這里,也沒再對這里產生過寄托。

    在老蘇和他媳婦兒的印象里,蘇惟并沒離開多久。見她回來后就整天窩在自己屋里,夫妻倆有點擔心。

    老蘇媳婦兒推門進來,坐在蘇惟床邊兒問:“小惟呀,咋自己回來的呢?是不是跟在勛吵架了?”

    “沒有,他工作忙,我想家了就自己回來的。”蘇惟悶悶的回答著,連眼睛都沒睜開。

    老蘇媳婦兒忍不住又嘮叨了幾句,蘇惟也不吭聲,她實在無趣也就出去了。

    兩夫妻一研究,覺得肯定是蘇惟跟南在勛吵架了,才會這么一聲不響的就回來,甚至連行李箱都沒帶。

    老蘇媳婦兒又一次推開蘇惟的門,蘇惟霍的一下坐起來,不耐煩的說:“媽,有完沒完了,我真沒跟他吵架,就是有點心煩想回來住幾天,你要再這樣我就走了。”

    老蘇媳婦兒干干的笑著:“那個,小惟呀,你說你跟在勛在一起也這么長時間了,你們是不想要孩子,還是有啥問題?要不,媽帶你上醫院看看去?”

    “看啥看,我能有啥問題。媽你能不能讓我消停一會兒,我就想睡個覺啊!”

    “你爸去買菜了,我讓他買只烏雞回來給你熬點湯。”老蘇媳婦兒退到門口,看一眼煩躁的蘇惟也知道不能再勸了:“那你睡吧,飯好了媽叫你。”

    看著老媽的小心翼翼,蘇惟突然就覺得自己太不是人了,收起煩躁滿目歉意的看著媽媽:“媽,對不起,是我自己沒來由的心煩,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睡一覺就好了,真的。”

    “跟媽說啥對不起,快睡快睡。”

    父母就是這樣,你可以在最煩躁、最失意的時候扎進他們懷里,你可以隨意發著脾氣,胡鬧著不講道理的發泄。你可以很煩他們,他們嘮叨,他們管這管那,他們總用他們的思維來安排你的生活。

    可你最無助的時候,卻仍然只想回到他們身邊。

    而無論你是得意還是失意,他們都不會嫌棄你,永遠給你最溫暖的懷抱,永遠給你最堅實的肯定和支撐!

    蘇惟一點也睡不著,腦子里還是那么一片混沌,直到老媽來叫她吃飯,她也沒睡著過一會兒。

    吃飯時老蘇一直欲言又止,蘇惟只好裝做沒看見。

    老蘇媳婦兒突然哎呀一聲,蘇惟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并沒吭聲。她知道是老蘇有話要跟她說,礙于父親有很多時候不能直接跟女兒說一些事,所以呢,這會兒不是掐了老蘇媳婦兒,就是踩她腳了。

    老蘇媳婦兒狠狠的瞪了老蘇一眼,可這個艱巨的任務還是要她來完成。

    “哎呀,那個,小惟呀……”

    老蘇媳婦兒剛開口,就聽到門鈴“叮咚、叮咚”響了起來。蘇惟終于被解救,比什么時候都要勤快的跑去開門。

    老蘇嘀咕著:“誰呀這是,非趕這時候來?”然后狠狠的瞪著老蘇媳婦兒:“準是你那些嘰嘰喳喳的朋友。”

    老蘇媳婦兒放下筷子起身,她也是這么認為的。

    可到門口時她發現蘇惟并不在那,而門關得死死的,朝餐廳招呼一聲:“老蘇,小惟出去了這是?”

    老蘇一聽也趕緊過來:“你就不能開門看看?”

    哦,好吧,老蘇媳婦兒也是糊涂了,這會兒被老蘇一提醒才想起來開門看看。

    “媽,您最近還好嗎?”

    老蘇媳婦兒一打開門,就見到站在樓道里的南在勛笑著跟她打招呼。而自家的敗家閨女站在一旁這臉色難看得喲,老蘇媳婦兒頓時就想爆抽她一頓。

    可還是先跟南在勛笑著打了招呼,并熱情的把人往屋里讓:“哎呀,在勛吶,快進屋快進屋,站在外邊干啥。”說著就瞪了蘇惟一眼:“小惟這孩子也真是的,在勛來了怎么不讓進來呢,有啥話不能在家里說的?!”

    蘇惟沒辦法跟父母說什么,自己經歷的那些事會嚇到他們。她最后進門,關門時猶豫了一下,可還是關上了。

    回身就看到南在勛雖然是笑著跟她的父母說話,但眼神卻落在她臉上。蘇惟覺得后背冷汗直冒,卻還要硬著頭皮跟進來。

    “媽,我跟小惟在韓國結婚了,當時太匆忙也沒請您二老過去。我這次來就是想在這邊被辦一下婚禮,我也能認識認識咱家里的親戚們。”

    南在勛坐下時把蘇惟拉到身邊,老蘇夫妻倆這下子心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一提這事兒,這個愛張羅的老蘇頓時眼珠子直冒光:“這事兒就交給我跟你媽倆,你們倆暫時不走就四處玩玩兒。咱們家多少年不辦大事兒了,這回可得好好張羅張羅。”

    老蘇媳婦兒一聽就來勁了:“那可不是嘛,咱們一年這禮份子隨出多少去,一分錢沒往回收過。你去訂酒店,我得把人統計一下,都得通知到了。”

    “行,我這就出去訂酒店去,在勛吶,你看看你倆能住多長時間?”說著老蘇這就開始盤算日子。

    南在勛笑著道:“那就看爸媽覺得哪天辦合適了,家里辦完我們再走就行。”

    老蘇掰著手指頭算著,然后說:“這會兒酒店好訂,不像五一,十一,元旦那種大日子,差不多半個月就行。”

    南在勛點了下頭剛要開口,卻被蘇惟搶先道:“算了,這事兒還是過陣子再說吧。”

    南在勛深深的看著她,老蘇媳婦兒在一旁啪一巴掌就落到蘇惟腦門上:“你這孩子一天都尋思啥呢,這婚都結了再不辦置,等你懷了孕,肚子大子,這些親戚還不知道說啥呢。”

    老蘇也不滿道:“你媽說這個在理兒,你這孩子不能再任性了。咱這兒就這規矩,你領不領證的都沒人說啥,你要是不辦置一下趕明兒不得讓人戳脊梁骨嗎!”

    蘇惟還想反駁,可老蘇夫妻倆你一句我一句的根本不讓她插嘴,末了蘇惟氣的起身就走:“我自己的事兒自己說了都不算,要辦你們去辦,到時別叫我去。”

    南在勛趕緊跟上來,回頭歉意的朝老蘇夫妻倆笑笑:“爸、媽,你們別擔心,該辦就辦。小惟就是最近情緒不太好,沒事兒的。”

    他跟著蘇惟進屋時,蘇惟想推他出門,南在勛暗暗的朝客廳指了下,蘇惟便只能放棄。

    “我不想去分辨你們倆的真假,不能讓我清靜清靜嗎?”

    蘇惟進屋就負氣的重重坐到床上,南在勛拖過書桌前的椅子坐到她對面,試圖去握住她的手,可感覺到她的抗拒他就放棄了。

    “我只是太想你了,放心,我不會糾纏你,能看到你我就很滿足。”

    女人最受不了的情話永遠不是那句被說爛了的“我愛你”,而是男人或傷感,或慵懶,總之是滿含深情時說的那句“我想你”。

    沒有一個女人會受得了自己愛的男人對自己說“我想你”,蘇惟就是個普通姑娘,她自然也受不住這句話。

    在南在勛說出的瞬間她就想哭,想撲進他懷里說:“在勛,我也想你,無時無刻都在想。”

    可就是在這個時候,蘇惟的腦子里又會想起南執與的話:“他不是你要找的人,他獨立了,他要通過控制你而控制主線……”

    而蘇惟感到最恐懼的就是南執與告訴她的:“他來去自由,時間控制的比我們要精準。”

    是啊,他那么容易就找到了她,而且可以自由出入每一道門,而不會像當初第一次來她家的南在勛一樣,只是從廚房出去一下,就再也找不到。

    蘇惟的淚意就在想到這些時退了回去,比海水退潮時還要迅速。

    南在勛眼中濃濃的憂傷卻怎么也退不回去,他也以為自己是南執與說的那樣,只是因為蘇惟是開啟那條主線的關鍵人物,才會讓他那么在意她。

    可她離開后他卻覺得心里空了,這種感覺煎熬他的意志,讓他面對著她時都不由自主的小心翼翼。

    她的一個笑臉哪怕是敷衍,都會讓他心里安慰。而她迅速退去的淚意他看在眼里,心像是突然被什么人揪住了一樣。就那么無情的被磋磨著,痛的整個人都難受至極。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