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草窩

    “生日快樂,我最愛的南在勛小哥哥~”

    其實他是猜到了的,可當蘇惟從禮物箱里跳起來時,他還是驚呆了。蘇惟在等著他的驚喜和擁抱,卻聽到南在勛非常不解風情的問了一句:“你怎么進去的?”

    蘇惟高舉著雙臂,像一個音樂盒上就要起舞的娃娃一樣,卻是愣在那瞪眼看著南在勛。兩人對視不知道多久,蘇惟像是鏡頭倒放一樣縮回了箱子里。

    然后南在勛就愣怔的看著她還把箱子蓋蓋上了,他反應了好一會兒,眨了眨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

    再一次打開箱子時,蘇惟鼓著腮幫子蹲在里面,不時的瞪南在勛一眼。

    他忍不住笑出聲來,蘇惟氣的從他手里奪回箱子蓋又蓋了上去。

    南在勛又一次打開,牽著她的手說:“我的生日禮物,出來好不好?”

    蘇惟鼓著腮幫子哼了一聲:“不要,就不出去。”

    南在勛點了點頭:“好吧,那就不出來吧。”

    蘇惟快氣炸了,怎么就不知道哄哄啊,什么直男思維,簡直要氣死人了好不好!

    她正氣鼓鼓的瞪著南在勛,就見一條大長腿邁進了箱子,頓時把她擠向角落里:“你干嘛,出去啊,擠到我啦!”

    “你不肯出去那就只能是我進來了,生日快樂,我最愛的小惟。”

    蘇惟緊緊的抿著唇,不想讓自己笑出來,人家還生氣呢好不好~

    可她哪里忍得住,就在南在勛吻上她的唇時她便瞬間破功,笑的眼睛都彎了。

    笑聲回蕩在餐廳里,音樂聲里混雜著紙箱破裂的聲音,兩個人抱在一起跌倒在地,差一點撞上蛋糕,南在勛一把撈過蘇惟帶著她滾到一邊。

    兩人爬起來坐在地毯上,看著高高的生日蛋糕蘇惟說:“好饞哦,我們切蛋糕好不好?”

    南在勛搖了搖頭:“不好,還有件事沒做呢。”

    “什么啊?”蘇惟問話時眼神都沒離開蛋糕片刻。

    突然一只藍色的盒子出現在她的視線內,兩人還坐在地毯上,南在勛輕柔的問:“小惟,嫁給我好嗎?這是我今天送你的唯一一個生日禮物,不知你是否愿意接受?”

    女生被求婚有很多種情緒表達方式,有哭的,有懵的,也有不知所措的,可南在勛從來不知道自己經歷的會與別人不同。

    他深情款款的看著蘇惟,等待著她爆發的感動,也做好了心理準備來安慰她決堤的淚。

    然而,他覺得再是聰明如他也沒料到他的求婚回應是這樣的。

    蘇惟的視線落在那只藍色的首飾盒上不知多久,南在勛一直看著她的眼睛,想在她的淚滑落的剎那便去擁吻她。

    突然,南在勛看到了天花板上的吊燈,戒指盒已經不在他手里,而他整個人倒在地毯上。蘇惟的五官在他眼前瞬間放大,直到唇被她吻住他還沒反應過來。

    隨后就聽到她氣喘著用快震破他耳鼓的聲音喊著:“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嫁給你,南在勛,我愛你呀……”

    被撲倒在地的南在勛張著嘴巴,瞪著眼睛看著發瘋一樣的蘇惟,就那么騎在他身上自己打開了戒指盒,取出戒指來塞到他手里催促著:“快給我戴上。”

    南在勛嘴角抽了抽,干笑著問:“我可以起來給你戴戒指嗎?”

    蘇惟翻身就爬起來,然后站在一邊目光炯炯的看著南在勛,伸出左手來等著他給戴戒指。

    南在勛思考了一下,覺得自己沒辦法用一個優雅的姿式站起來,輕嘆一聲也只能爬起來了。

    整理好衣服,幫蘇惟戴上戒指,剛要低頭吻住她時,突然她就跳了起來,結果兩人的頭撞在一起,蘇惟捂著額頭向后躲了一下。

    然后南在勛就看到那一人高的生日蛋糕,在蘇惟身后倒了下來。

    廚房大嬸推著餐車進來擺飯時,看到蘇小姐用了一個下午時間,動用了很多人才布置好的生日現場一片狼藉。

    而少爺正跟蘇小姐倆人身上臉上都是奶油,坐在地毯上一邊吃著蛋糕,一邊看著對方傻笑。

    大嬸咧咧嘴不知道自己是笑好還是不笑好,遠遠的問了一句:“少爺、蘇小姐,菜擺到哪里?”

    兩人好像根本沒聽到也沒看到她一樣,大嬸尷尬的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想想就把飯菜擺在了蘇惟最先安排好的那張主餐桌上。

    蘇惟跳起來拖著南在勛的手:“快去吃飯,都是你愛吃的,也都是我做的。”

    他起身時說:“小惟,答應我,永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蘇惟歡快的像個孩子一樣,回頭朝他眨眨眼睛:“我答應你啦”

    他低聲道:“希望你沒在騙我!”

    蘇惟回頭問:“你說什么,在勛?”

    他笑著搖了下頭:“沒什么,我說,只要有你,我就是最幸福的。”

    “你想要個什么樣的婚禮?”滿室溫柔的燈光下,南在勛躺在蘇惟身邊輕聲問道。

    蘇惟把頭扎進他懷里:“有你有我,就這樣的婚禮。”

    “我要給你一個讓世人矚目的婚禮,讓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好”

    蘇惟漸漸呼吸均勻,南在勛卻仍無睡意。他不知道自己如今是這個世界的主角還是配角,但有種感覺,只要守得住懷里的蘇惟,他就能站到主角的位置上。

    南執與在蘇惟離開后并沒去跟朋友慶祝生日,而是投入到了又一場跟養母的戰斗中。

    一個剛滿27歲的年輕人,除了父親留給他的產業再無任何依靠。他知道自己的路將走的多艱難,也知道養母投靠的威爾森家族有多強大。

    可做為南在勛的兒子,南執與絕不認輸。就算是死,也要戰斗到生命的最后一秒。

    因為,那是父親的產業,也因為,那是父親留給他和蘇惟的全部。他要守住父親的期望,也要守住蘇惟的退路。

    會議室里,凌晨還沒有一個人困倦,南執與面容沉著冷靜,聽著下屬匯報。

    會議結束時他穩穩的站起來,掃視著所有人,堅定而沉穩的說道:“政治與我這個商人無關,但我們要盡自己的全力把威爾森家族趕出韓國,把韓國的市場還給韓國人。”

    而他沒說的是,把養母李允恩建立的商業帝國推倒,不再給威爾森家族的入侵打開便利之門。

    這注定是一場無比艱難的戰斗,而南執與卻從沒想過要退縮。

    在另一個時間線上,蘇惟開始了她的劇本創作。其實就是把她電腦里的那些電影轉換成文字,之后交給南在勛。

    南氏的蘇惟電影公司成立了,但蘇惟并沒現身。

    兩人的婚禮還是沒舉行,南在勛實在是太忙了,他準備涉及很多行業,但精力有限。

    所以他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吞掉李氏,就是李允恩娘家的產業。

    南在勛做的一切蘇惟都不知道,只是感覺他越來越忙,有時回來時蘇惟都睡著了。

    南在勛再沒鎖過一樓走廊里那道門,蘇惟一直在忙著寫劇本也沒再去看過南執與。

    “蘇惟”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蘇惟驚喜的回頭,隨即笑容僵在臉上:“執與,你怎么了?怎么這么憔悴?”

    南執與笑著用手梳了梳頭發:“昨晚跟朋友出去玩喝多了,到現在還不怎么清醒。”

    蘇惟一邊嘮叨一邊給他泡蜂蜜水,又去煮了碗陽春面來。

    南執與吃完后躺在沙發上,蘇惟關切的看著他仍然不怎么好的氣色:“睡沙發上不舒服,這里房間多的是,我去給你開一間。”

    南執與輕聲說道:“不用,我就是想在這個房間里待一會兒。”

    再炫麗恢弘的戰場,再所向披靡的勇士,如果失去了最給他溫暖的那個窩,也很難再有斗志,哪怕那只是個草窩。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