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后媽

    主線上的南在勛跟蘇惟那一場一見鐘情,始終是支線南在勛心里的一個結。

    蘇惟可以跟76歲的老年南在勛依然相愛,可如今28歲的南在勛卻沒這個自信。他不想承認,可他終究是這條支線上的人物,就像里的配角。

    誰能甘愿做一個配角,連自己所愛的人都要拱手相讓?南在勛覺得誰也做不到,而他南在勛就更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那么,就讓他這條線成為主線,讓他從配角變為主角,而蘇惟只能是他一個人的。

    她愛他也不能因為是跟主線上的南在勛有關,愛的就是他這個支線人物,就是他。雖然也叫南在勛,雖然有著相同的背景,相同的樣貌,但內里的靈魂注定不同。

    “在勛,在勛,你在想什么這么入神?”蘇惟看南在勛許久不說話,只有手指無意識的在她的頭發里一下下梳著,便推推他。

    南在勛醒過神來笑笑道:“只是想著初遇你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一眼就愛上你了,這也許就是緣份吧。”

    蘇惟得意的揚了揚眉毛:“那是因為我可愛呀!”

    南在勛失笑,捏了下她的小鼻子道:“我不愛上你也不行啊,都被你包養了。”

    南在勛喜歡這樣的蘇惟,她不會因為任何事而計較起沒完。如果她傷心了或是生氣了,也很容易就哄好,又開始像爬樹一樣往他身上爬。

    這會兒小爪子又在他身上四處點火占便宜,南在勛又是那個又蘇又萌,又容易害羞的南在勛小哥哥了。

    不行,絕對不能讓自己整天像個深閨怨婦一樣,蘇惟從南在勛上班走后就開始滿樓的轉悠,還去后院里視察一番。

    然后她發現了一個對她來說有點嚴重的問題,因為她想趁南在勛沒下班回去看看南執與,可她發現一樓走廊里那道門鎖了。

    找了幾個人問鑰匙,可都說不知道,也沒人告訴她那門是誰鎖的。

    當晚蘇惟就問南在勛:“一樓走廊那門怎么鎖了?”

    “天冷時那道門我就會鎖上,不鎖會有冷風進來,影響取暖。”

    “哦,那鑰匙呢,給我一把。”

    “我也忘記放在哪兒了,等我找到就給你。”

    蘇惟等了幾天南在勛也沒找到鑰匙,然后這天她就找到了一把鋼鋸,用了半天時間把鎖頭鋸了下來。

    鋸下來之后蘇惟直接拿著鋸就推門出去了。

    “誰?”南執與從床上直接跳了起來,抬腳就要踢出去,這時也看清了面前那個拿著鋼鋸頭發被漢粘在臉上的人是誰。

    硬生生收回腳自己差點閃個跟頭,頓時驚喜道:“蘇惟,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蘇惟晃晃手里的鋼鋸:“剛回來,那門讓你爸鎖上后把鑰匙弄丟了,找了好些天沒找到,我今天就用鋸把鎖頭鋸開了。你今天怎么沒上班?大中午的還在睡覺。”

    南執與撓撓一頭亂蓬蓬的頭發:“周末啊,我總要給自己放一天假吧。你回來待多久,住前樓還是別墅這邊?”

    “晚上你爸下班我就回去,看你造的這樣兒,快去洗洗換換衣服,我去給你做飯。”

    “哦,那我要吃炸醬面。”

    “行,我去做,你趕緊收拾自己去,瞅瞅這屋都啥味兒了,開窗戶通通風。你說都多大了,放假就在家窩著,不能出去找同學朋友的玩玩。也該處個女朋友了,是不是也有人惦記惦記你,真是的,整天跟你操心。”

    蘇惟一邊叨叨一邊放下鋼鋸往出走,南執與不由得就笑了。嗯,她又回來了,那個整天嘮叨他的人又回來了。

    在廚房里蘇惟這嘴也不閑著,做飯大嬸一邊給她幫手,一邊兒聽她叮囑著:“大嬸啊,執與你得幫我盯著點,到飯點就得讓他吃飯。他平時喜歡吃中餐,但一天里你怎么著也得給他一頓韓餐。別總讓他吃辣的,本來就年輕力壯的,吃多了辣的該上火了。那去火湯的料我都配好就在儲藏室里,他要是上火了就得給他喝兩天。”

    “知道了,夫人,我一定記著。”

    “還有啊,他那屋早晚給他開窗通通風,那一進屋一股被窩子味,這人待久了不生病才怪呢。”

    “可少爺不讓我們進吶,自從您走了那屋就不讓我們進,連打掃都不讓。每天下班回來就往那屋里一待,問吃什么也不說。后來我怕他餓著就送點過去,他時吃時不吃的。”

    “真是讓人操心,不過大嬸你得擔待點兒,畢竟他爸也走了,我也不在身邊兒,要說他也孤單,也可憐呢。”說著說著蘇惟就嘆起氣來:“唉,我也沒辦法,分不開身。這么著吧,以后我盡量多回來幾趟,管管他。”

    大嬸立馬感激的說:“那可太好了,也就只有夫人您能說得動少爺,我們實在也是不敢說啊。”

    南執與在門外聽著,嘴角翹了起來,可眼眶卻紅了。一直到蘇惟說飯好了,讓大嬸端上桌,她要去找南執與來吃飯時,他才推門進來。

    “哎喲,你這是踩著飯點過來的,正好,吃飯吧。”

    兩人坐在餐廳靠窗的位子,蘇惟給南執與挑好面條,放好菜碼又放了一勺炸醬:“你嘗嘗咸淡,要是不夠再放一勺。”

    “快吃你的吧,真啰嗦。”南執與嘴上不耐煩,心里卻暖洋洋的。

    吃了一碗后南執與就故意找茬跟蘇惟堵氣,自己抱著碗坐到離她很遠的地方去了。蘇惟就笑嘻嘻的遠遠逗著他:“嗨,兒子,你還要不要面條了。”

    這次南執與卻沒背轉過身去,把空碗遠遠的舉給她看:“要,你再給我一碗。”

    蘇惟過去接了他的碗,又拌好一碗送到他手里,幾張紙巾放到他面前的桌上,白了他一眼嫌棄的說道:“多大的人了,吃個面條恨不得吃得滿臉都是,趕緊擦擦。這要是讓小姑娘們看到,保準你娶不上媳婦兒。”

    南執與一邊擦著嘴一邊不耐煩著:“你說你怎么這么嘮叨,就擦個嘴你就能聯系到娶媳婦兒的事兒上,真是要了命了。”

    蘇惟吃飽了索性就坐到南執與對面:“你真得考慮一下了,別等年紀大了不好找。你說要是到了三十多歲再找,你找年輕的吧,人家光是貪你錢,連個共同語言都沒有。你要是找個年紀相當的,那不是二婚就是玩兒夠了想上岸,要么就是被人傷了個透的,咱們可不接手那樣的。”

    “什么時代了,現在都晚婚吶,四十歲結婚的大有人在,我才27你就讓我結婚,我才不結呢。”

    蘇惟欠著身子就在南執與頭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27還小啊?再不趕緊下手好姑娘都讓別人挑去了,被人傷夠那種你要敢娶回來,看我不打斷你的腿的。”

    “有本事你別走啊,在家盯著我娶上媳婦兒再走,你舍得嗎?”

    蘇惟用鼻子哼了一聲:“老娘不舍得,沒本事,怎么著吧。”

    南執與也有樣學樣的懟她:“那小爺我有本事,我就不找,你能把我怎么著吧。”

    蘇惟氣呼呼的拿手指點著他:“你出息了,出息了啊,你爸不在身邊兒你就跟我頂嘴。南執與你給我等著的,你要再這樣我就住幾天,非硬給你綁個媳婦兒不可。”

    “哼,怕你啊,那你就去綁啊。”

    “好,好,你真出息了,就知道氣我,你等著,我讓你姥姥在中國給你找一個,她最熱心這種事兒了。”說著蘇惟就把南執與的手機拿過來,要打電話。

    南執與愣怔的看著蘇惟:“我姥姥是誰啊?”

    “我媽呀,我是你后媽,我媽不是你姥姥嗎,你是不是傻呀你,這個輩分還用我說,真是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