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蘇小姐 夫人來了

    “混賬,夫妻不睡在一起,你卻非要跟那個來路不明的狐貍精住一起,你是成心要丟光南家的臉是不是?”南父還是暴怒了。

    南在勛冷冷的看著暴怒的父親:“我再說一遍,不許對蘇惟用污辱性的詞匯。”

    南父也冷哼一聲:“究竟是我污辱她,還是她本來就不干不凈,你心里比誰都有數。”

    南在勛回頭看向門口,那里是父親手下全副武裝的士兵,他輕笑一聲,回頭便上了樓。

    南父南母對視一眼,倆人同時長出一口氣。

    “在勛,你晚飯是不是沒吃?我去給你做飯。”蘇惟見南在勛回來,便從沙發上爬了起來。

    “我剛讓大嬸做好送上來,你不用下去了,我去洗澡。”

    而此時的南父南母以為兒子在樓上,終于跟兒媳在一起了。不管這一晚發不發生什么,就這么盯上些日子,早晚給他們倆盯出事兒來。

    李允恩一個人在樓上南在勛的房間里,她把門鎖了兩道,這才安心去翻出新被子,換了新床單準備休息。

    在蘇惟面前,南在勛從不會表露任何除了歡喜和深情以外的情緒,可蘇惟還是敏感的感覺到了不同。

    “在勛,你怎么吃這么少?”

    南在勛微笑著揉揉蘇惟的頭頂:“不怎么餓,可能是午飯吃的晚了吧。”

    蘇惟點了點頭,可她太容易被他的情緒所影響,雖然他溫柔的常常微笑著,可她還是說:“其實我都知道你父母會不喜歡我,你的婚姻也會讓我們兩個受盡波折。你不用瞞著我的,我還能承受得住。”

    他拉她入懷,輕聲道:“你還有我,除了愛我,你什么都不用去想。”

    “在勛,我有點想哭,不是難過。”

    他把她的臉貼在自己胸膛上,輕輕撫著她的背說:“我懂,但我希望有我的日子你永遠都不需要哭。”

    她在他懷里點了點頭,臉頰蹭著他的胸膛,踏實、安穩,可淚還是不聽話的滑出眼眶,她趕緊用衣袖抹去,扯出個笑來跟他說:“我不想哭了,這是不小心的。”

    他輕柔的捂住了她的眼睛,所以,她沒看到他蹙起了眉頭。

    蘇惟睡著后南在勛一個人來到露臺,站在那看著清冷月色下的一切,又一次把煙頭按滅在煙灰缸里。

    他不喜歡蘇惟怯懦的樣子,那會讓他煩躁。不喜歡她變得卑微,那會讓他憤怒甚至狂暴。

    他的蘇惟應該是那個愛欺負他,靈動又調皮的姑娘,愛他愛得不可救藥,也欺負他欺負的無人能及。

    蘇惟在開心的時候喜歡占他的便宜,而每次他都會害羞,可又渴望著。那是她對他的需要,是她獨屬于他的愛。

    李允恩在南家醒來后,洗漱完跟等在門外的南在勛一起下樓吃早餐。而南在勛什么也沒吃,只在餐桌上喝了杯咖啡,看了看報紙。

    兩人出門時南父面無表情,但其實柔和了很多的眼神出賣了他硬做出來的強勢。

    南母也一身軍裝,但卻溫柔慈愛了許多,叮囑著讓南在勛帶李允恩去南氏工作。

    兩人出門上了車,一開出大門南在勛就冷冷的說道:“你不能進入南氏,這是我的底限。”

    “我到前面路口下,晚上見,在勛哥。”

    蘇惟正在馬廄里跟她的白馬嘮叨,看門的大嬸一路小跑過來,氣喘的遠遠就開始喊著:“蘇小姐,夫人來了,你快去看看吧。”

    蘇惟懶懶的回頭問:“哪個夫人?”

    大嬸跑到近前了,停下步子又喘了一會兒才道:“是少奶奶,少奶奶。”

    “李允恩吶,讓她等著吧,想見我就自己過來。”蘇惟再不理大嬸的話,還顧自跟白馬嘮叨。

    沒一會兒大嬸又跑回來:“蘇小姐,少奶奶說夫人把這邊的酒店給了她,她要暫時關停重新裝修,要蘇小姐搬出去。”

    蘇惟哼笑一聲:“這種把戲她還真是熱衷,讓她隨意吧。”

    大嬸試探的問道:“那我是幫蘇小姐收拾東西嗎?”

    “收拾吧”

    蘇惟把白馬放出來,牽著一路進了前樓里,上不去二樓就把馬留在一樓大廳,跟看門大嬸打了個招呼:“幫我看著點小白龍別跑出去,我一會就下來。”

    大嬸眼神躲閃也沒敢應聲,而蘇惟跟隨她的視線看過去,就見李允恩正朝她走過來。

    蘇惟扯出一個假笑,并無意跟她聊什么就要上樓。

    “蘇設計師,好久不見了。”

    聽見李允恩的話蘇惟轉過身來,朝她又是一個假笑:“是好久不見,那又怎樣,難道你想說你想我啊?”

    “讓我的司機幫蘇小姐搬去員工宿舍吧,這里要拆了,想必整天都是工人在吵鬧,蘇小姐一樣沒有靈感。”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我已經不是南氏的設計師,所以,你沒資格決定我住在哪里。”

    “哦,原來是這樣,那就再見吧,你的房費及其他費用我會讓助理來跟你結一下。”

    “好啊,讓你助理一會兒到201來找我結賬吧。”

    蘇惟上樓時看門大嬸牽著馬不知道該怎么辦,李允恩回身看了一眼也沒說什么。

    上樓后蘇惟就拔通了南在勛辦公室里的電話:“在勛,你老婆來趕人了,我們搬家吧。”

    “你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不趕緊滾出南氏酒店,還來找我兒子告狀。我告訴你蘇惟,你只有滾出酒店,離我兒子遠點兒這一條路,別再妄想他能救你。”

    電話那頭刻薄的聲音蘇惟當然知道是誰,是南在勛的母親,那個無論在哪個時間線都想置她于死地的女人。

    李允恩的助理跟上來道:“蘇小姐,你在這里住了一年多的時間,這一年多的住宿和餐食費用,麻煩你跟我去結一下。”

    蘇惟冷笑:“我住的是南在勛的房間,我吃的是他給我提供的一切,也從沒在你們這里登記過,你找南在勛去結吧。”

    說完蘇惟就要走,卻被助理搶先一步攔住道:“蘇小姐最好別讓我們為難,這是南太太的意思。”

    “李允恩啊,那你讓她去找南在勛好了。”

    助理臉色一沉,朝身后招呼道:“把蘇小姐帶到南夫人面前,就說少奶奶解決不了了。”

    蘇惟氣急反笑,攤攤手道:“不過目的如此,還非要談什么錢。你們要錢是吧,來吧,跟我到201室拿給你們。”

    “蘇小姐還是別做無用功了,趕緊跟我們走吧,動起手來怕是對你沒什么好處。”助理仍然態度強橫。

    蘇惟略低著頭,瞄了身旁的的門一眼,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抬起頭時朝助理無奈的說道:“跟你走可以,我總要先去個廁所吧。”

    助理愣了一瞬,想了想便點了頭,然后吩咐身邊的人:“照顧蘇小姐。”

    被他吩咐的人是個姑娘,上前來便架住蘇惟的胳膊,蘇惟看著她那張一點表情沒有的臉道:“姑娘,難道我撒尿時你也這么架著啊,我怕不小心弄臟你的褲子呀。”

    那姑娘還是面無表情,就這么把蘇惟要架到衛生間,蘇惟任她架著走。進了衛生間后那姑娘就站在蘇惟身邊,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蘇惟坐在那兒瞪著她:“麻煩你出去關下門可以的吧,這里就這一個出口,我能跑到哪里去?”

    那姑娘就那么站著,像個機器人還斷了電一樣。蘇惟坐的都快睡著了,那姑娘終于開竅,出去把門給她關上了。

    門關上的一瞬間蘇惟迅速站起來,提好褲子就推門走了出去。

    蘇惟從一樓一個無人的客房里走出來,看見馬已經被拴在門外,就繞到前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