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支線蘇惟說,那就同歸于盡吧

    結果南執與這一通鬧,蘇惟再不要去殺另一個自己了,南在勛也沒顧上道歉和解釋。

    直到南執與氣哼哼的往出走,南在勛才想起來追上他說道:“我要把酒店關閉,把jon趕出去。不然我怕他真跟那個蘇惟結了婚,會影響我們現在和今后。”

    南執與點了點頭:“我也擔心這事,不過那個蘇惟要怎么辦?”

    “你沒辦法送她回去嗎?讓她回自己的時間線里。”

    “她走得出這個樓嗎?”

    南在勛搖了搖頭:“走不出去”

    南執與了然:“她大概在到來一年后能走出去,到那時我送她走。”

    “如果你暫時不離開的話,那個蘇惟就交給你了。”

    “好,我盡量不讓她再出來惹禍。”

    嗯,南執與的動作可謂非常迅速。下午就以南在勛的名義關停了酒店,把jon趕了出去。

    而另一個蘇惟只站在門內遠遠的看著jon氣憤的走了,她并沒有什么悲傷和不舍。

    南執與站在她身邊時,她只淡淡的回頭瞥了他一眼。南執與有些無奈:“你也是蘇惟,可你怎么跟我熟悉的那個她相差這么大呢?”

    “我不覺得我是她”蘇惟轉身要回樓上,南執與上前抓住她胳膊道:“跟我去餐廳坐會兒。”

    “這里都沒客人了,難道你是想請我在餐廳用餐嗎?”

    “吃飯就算了,只說幾句話。”

    蘇惟態度相當冷淡:“我為什么要任你擺布?”

    “不為什么,畢竟你我也相當熟悉的不是嗎?我在醫院照顧了你那么久,沒功勞也有苦勞的嘛。怎么說,我們也還算是朋友不是嗎?”

    “不是,別跟我說你做的一切是為了我,還不是為了那個主線上的人,怕她受到傷害你才來保護我,我想,你也用不著我領那份情的。”

    “這么說話就沒意思了吧,我為了誰不說,總之還是救過你的啊。”

    “那你可以收回去,殺了我算了。”

    蘇惟說完不給南執與半點機會,趁他不注意掙脫開他的手就往樓上跑。

    南執與反應過來就趕緊追上去,見她是往南在勛房間的方向跑,嚇的緊跑幾步把人拖住怒問:“你到底要怎么樣?”

    蘇惟陰冷的眼神看著他,嘴角也是陰冷的笑:“不想干什么,大家同歸于盡好了。”

    南執與倒抽一口涼氣:“你是想殺了那個你?”

    蘇惟冷笑著反問:“用我親自動手嗎?不是說我跟她見面這個世界就會坍縮的嗎?那就見面好了,讓這個世界都毀滅吧,誰也得不到最好玩了。”

    “變態,你簡直不可理喻。”南執與扛起蘇惟就走,回到jon原來住的那個房間。

    可進屋后他還是覺得不夠穩妥,這個女人現在瘋了,而且最不可救藥的是她有穿越每一道門的本事,這該如何是好?

    不得已去求助南在勛,蘇惟聽到后咬牙切齒的道:“把她給我鎖起來。”

    南在勛跟南執與對視一眼,兩人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逃避,都想讓另一個來下決定。

    蘇惟看兩人一眼,冷笑著:“你們倆想逃避責任是不是?”

    倆人一起搖頭,蘇惟指著南執與命令道:“你去,把她固定在那個房間里,不允許她接近任何一道門。”

    南在勛嘀咕道:“她好像不知道自己有任意穿越一道門的能力,從沒見她那么做過。”

    南執與猛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南在勛:“她是不知道還是根本不能?”

    南在勛搖了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就是知道她從來沒這么做過。”

    南執與又問:“那你能不能?”

    南在勛點了點頭:“我能啊。”

    南執與看向蘇惟,發現她也正看著自己,兩人視線撞上又都趕緊躲開。

    南在勛見兩人情緒微妙,但起身道:“我給你們看就知道了。”

    他從臥室門進去,然后從正門進來,蘇惟終于松了一口氣,南執與也同樣如此。

    南在勛再次坐下后說道:“我猜那個蘇惟應該是不能,不然她當時完全不至于吃那么多苦,連飯都吃不上。”

    南執與騰的一下站起來:“還是別猜了,我去試試就知道了。”

    可南執與走后蘇惟又有些后悔,問南在勛道:“萬一之前她只是不知道,這么一試不是會驚到她嗎?”

    “這到也是,可不確定一下我總還是不放心。真怕她再來一次今天的事,我怕——”南在勛心虛的看著蘇惟:“我怕會因為她而失去你。”

    南執與到了蘇惟房間,她正躺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南執與說:“我爸叫你過去一趟,他想單獨跟你談談。”

    蘇惟瞥了南執與一眼,緩緩的起身也沒說一句話。

    南執與走在前面說:“別經過走廊了,另一個你在那兒。你如果還想見到我爸的話,就直接從這道門出去到我爸房間。”

    “要怎么做?”蘇惟冷冷的問道。

    南執與眼神閃爍一下,回身道:“開門時就想著我爸房間就行,其余的都不要想。”

    蘇惟點了點頭:“你的意思是說,我就當這道門是他房間的門對吧?”

    “對,就是這樣的,你試試吧。”

    “好”

    蘇惟站在門口集中精神只想著南在勛的房間,而這跟她上一次站在黃土操場上時不同,那時沒有具象的空間供她去想。這會兒她想起來完全是她跟南在勛在那個房間里的事,沒一會兒她就推門邁步出去。

    南執與隨后跟出去時,發現蘇惟就站在門口,他問道:“怎么?不行嗎?”

    蘇惟沒回答他,轉身回了屋,又一次邁步出來,可她還是站在那兒。

    接下來她就一次次的嘗試,甚至都忘記了去看一下走廊里有沒有主線蘇惟在那。

    南執與走到201室門外時,回頭還看見支線蘇惟在不停的出來進去。

    “原來她真沒這個能力,可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之前她受了傷都會影響到蘇惟嗎?她們還會共有記憶!”南在勛不解的問道。

    南執與搖了搖頭:“我也想不明白,現在除了她那張臉還有點像蘇惟,性格包括衣著打扮都不像啊。”

    南在勛點了點頭:“我也發現了,而且她還自己剪了頭發,總是喜歡讓頭發遮住半邊臉,讓人看不清她的眼神和表情。”

    幾人正說著話,就聽走廊里很吵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在砸什么。南執與開門出去后回身說:“她在砸門,用椅子砸。”

    “我去,這女人瘋了,她拿玻璃割自己呢。”南執與說著就往出跑,要去制止支線蘇惟。

    這可不得了,她受了傷蘇惟這邊也不好受。南在勛也跟著跑出門,到那間房門口時支線蘇惟陰惻惻的看著他:“一樣都是蘇惟,就因為她是主線,她就可以得到你的一切。而我就是根草,被你說拋棄就拋棄,好吧,那就一起死吧。”

    她手握一條尖玻璃就往喉嚨猛扎下去,南在勛不顧一切的抓住那條玻璃,血順著手掌往下流,可他一點都沒覺得疼。

    南執與跟上來抓住蘇惟的手腕,兩人合力搶下那條玻璃,她自己的手也劃破了,白花花的肉從傷口翻出來,看著讓人直想吐。

    南執與一手抓著她手腕,一手抱住她的腰朝南在勛喊著:“醫生,快去叫醫生,她這樣蘇惟也會受傷。”

    南在勛跑回自己房間去打電話,因為整間酒店里的客房只有他房間里的可以往外面打。

    他手上的血還在往下淌,進屋時把蘇惟嚇壞了,跑過來一把抓住他的手:“怎么了這是?你先別亂動,我去找藥箱幫你處理傷口。”

    南在勛愣愣的看著她,用沒受傷的那只手抓過她的手來反復看著,蘇惟不解的問:“你看什么?快放開我,我去找藥箱啊。”

    “你怎么沒受傷?都沒留一點疤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