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要去看雪嗎

    無所事事的蘇惟擺弄著紙箱里的東西,南在勛去洗了水果來遞給她。

    “謝謝”蘇惟見到久違的水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雖然自家條件也很一般,可自小父母就沒讓她受過委屈。

    就算是在北京那幾年,她也不會讓自己吃不飽、吃不好。可自從來到這里,連吃飽都很困難,水果更是一次都沒碰過。

    她笑咪咪的啃了一口蘋果,然后點點頭:“嗯,真甜。”

    他只笑看著她并沒說話,心里卻是異常憤怒。見她很快吃光一個蘋果,眼睛還盯著盤子里的,南在勛溫聲說道:“這些給你拿回去吃,不要一次吃太多了。”

    “好,你人真好。”

    南在勛在蘇惟對面坐著,就那么用溫和的眼神看著她:“跟我說說你的事吧,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

    蘇惟抬頭看他一眼,又低下了頭。是的,她不知道怎么說,也不確定是否要告訴他真相。

    可南在勛很有耐心,就那么等著,不催也不放棄。

    長的帥的男人都是要被寵著的,都是他想做什么你都要答應的,還有,就是他想知道什么你都必須要告訴他的。

    是吧,南在勛就是這種帥到極致的男人。所以了,蘇惟還是沒抵擋住他溫柔而沉默的攻勢,終于還是主動說出了她所知道的一切。

    而這一切讓南在勛震驚非常,不得不說他懷疑了,懷疑了蘇惟說出的話,甚至懷疑了蘇惟這個人。

    支線的蘇惟為什么跟主線上的她遭遇會相差這么多呢?我想想,也許就是遭遇改變了一個人的心境。縱使你是同一個人,當遭遇不同時,你也會變得不一樣。

    主線上的蘇惟一直被南在勛愛著、寵著,她不用讓自己成長成陰郁的姑娘。而支線上的蘇惟不同,她得到過,然而她得到的現在回頭想想,都讓她感覺那是偷了主線蘇惟的。

    生而為盲人并不會十分痛苦,因為他生來就適應這個只有不同聲音,卻沒有不同顏色的世界。可你若是見識過這個世界的五彩斑斕,再讓你在無休止的黑暗中無望的度過漫長一生,還能讓自己的心境不受影響的人,堪稱偉人,也許該歸到神的級別。

    可蘇惟不是,她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姑娘。她快26歲還嫁不出去,相親相成剩女還婚姻無望。然而遇到了幾近完美的南在勛,簡直讓她歡喜的無暇再去想其它。失去南在勛時她還不滿27歲,然而他卻用一生的時間來等她,只等她一個人。

    一個向來普通的姑娘,遇到一個優秀如南在勛一樣的男人,并且被他愛著,可能就會一生都值得炫耀也值得回味。

    而南在勛那么執著,一生只為了等她一個人的到來。這讓蘇惟的內心承受不住,承受不住不去愛他。

    可支線上的蘇惟不同啊,她竊取了主線上那個自己的愛人。如今又來到28歲的南在勛身邊,因為她的種種經歷而無法像主線上兩人相遇時那么美好。

    因為她的卑微,愛上就會讓人卑微,所以她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對待他。所以嗎,所以讓他防備?

    我們都想想自己,你若是蘇惟會如何?而我是個向來愛上就會不顧一切的人,我會在我愛的人面前卑微。如張愛玲所說,遇到你讓我低到塵埃里去,而心是歡喜的,在那塵埃里開出花來。

    他的一個表情,他的一個舉動,蘇惟都歡喜好久。可以在每一個寒冷孤單的夜里,溫暖著她,撫慰著她。

    可現在他懷疑她了,就因為她迫不及待的要把一切告訴他。

    蘇惟不知如何是好,嚅嚅了好久才想出一個或許可行的辦法,她又變得那么卑微了,對他說道:“你要是不相信,等我能走出這里了,你跟我去那個時間線見見他們。你就知道你我在他們說的那個主線上,是怎么相愛至深的。”

    南在勛終于還是沒有其他辦法,點點頭道:“好”

    蘇惟慌亂的收拾著茶幾上的東西,南在勛起身道:“我去讓他們把午餐送到這邊來,我們就不用去餐廳了。”

    蘇惟騰的站起來:“我,我去做吧,我會做飯。”她又那樣一直低著頭不敢看他:“我想給你再做頓飯。”

    “也好,我帶你過去。”

    蘇惟很用心的做了四個菜,還有廚房大嬸做的大醬湯。可吃飯的時候她發現,南在勛多數在喝湯吃些泡菜。對蘇惟用心炒的四個菜,他只嘗試幾口就不再動筷。

    蘇惟覺得自己這朵剛要開的花兒又自閉了,為什么他不喜歡自己做的菜了呢?之前遇到40歲的南在勛,可是非常喜歡她的菜。

    她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試探著問南在勛:“你不喜歡中餐嗎?”

    南在勛笑笑:“沒有啊,只是不太習慣,慢慢習慣就好了。”

    呃,他曾在九十年代的中國生活過一年,怎么會不習慣中餐?

    燉菜南在勛不愛吃,炒菜他也不怎么愛,對煎烤食品情有獨鐘,但一定要配上湯和泡菜。

    中國菜他接受得了糖醋類的,這個讓蘇惟很意外,畢竟男人愛吃甜食的極少。

    而南在勛最接受不了就是菜里放很多醬油,看上去黑乎乎的讓他覺得不健康,心理也過不去。

    這就是民族飲食差距,我國有很多地區喜歡把菜做的濃油赤醬,滋味厚重。如果不喜歡這樣的可以選注重食材原味的粵菜或者精細的淮揚菜。然而,蘇惟并不怎么會這兩個菜系,之后又嘗試了一次,發現南在勛還是興致缺缺。

    再吃飯時他就問:“你想吃中餐是不是?”

    蘇惟趕緊搖了搖頭:“其實我很喜歡韓餐。”

    “哦,其實你想吃中餐也沒關系,我吃韓餐就好。”

    蘇惟覺得真要自閉了,40歲的南在勛可是極喜歡中餐的,一天里至少有一頓飯要吃中餐。可自己遇到的這一個,這是怎么了?兩人好像有很多事情不能步調一致,就連吃飯這件事都很折磨人。

    之前聽南執與跟她說過的,南在勛是個極粘人,而且只粘蘇惟一個人的男人。可她遇到的這個不是的,不會粘她,也不會像主線上的那個南在勛一樣,那么蘇、那么萌。時常會讓人覺得他很冷漠,對所有人和事都淡淡的,這也包括蘇惟。

    終究自己不是她嗎?蘇惟想的是主線蘇惟遇到的一切,對比起來自己就像個小丑。

    在南在勛住了一個星期后,蘇惟還是小心翼翼的問他:“你不要回家去嗎?”

    “嗯”他只淡淡的應了這一聲,就繼續在沙發上看他的雜志。

    這時蘇惟的房間跟隔壁通開,一部分做生活用,一部分是工作區域。有南在勛一直在,她再沒被刁難過。在某一方面可以說,她過的很舒心。可唯獨南在勛這件事,自從那天得到他的激吻之后,再無任何發展。

    蘇惟每天工作時,南在勛也在工作。他有時會去城里,也會帶一些工作回來,但晚上都是留在這邊住。

    蘇惟更加不懂,他不回家,他新婚的妻子也不來找,這兩個人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婚姻關系?!

    晨起蘇惟就看見外面下了厚厚的一層雪,她趴在窗口看得好心傷。多想出去走在雪地里,哪怕不能堆個雪人就是踩在雪上走一會兒也好。

    南在勛在她身后不遠處,輕聲問她:“要去露臺上看雪嗎?”

    “好啊”蘇惟歡快的轉身就準備跟他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