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是你的酒店不放我走

    司機師傅很健談,這一路蘇惟沒怎么說話,就他一個人說個不停。到了老五中大門外司機問:“用等你嗎?”

    蘇惟把行李箱拖下來:“不用了,我不知道待多久,會耽誤你拉活兒。”

    “得嘞,那我就不等您了。”

    司機師傅收了錢便去市醫院門口等客了,蘇惟繞了一圈才從一處豁開的大墻進了院子。

    站在平房教室門前,蘇惟抬頭看看天,烏云壓頂。轉頭看看大墻,有的經不住歲月的勁風,已經快要坍塌。那是她的少女時代啊,就那樣坐在墻頭吃著冰棍,看著滿操場的荷爾蒙。

    黃土操場上的風差點迷了蘇惟的眼睛,她又抬頭看了眼天,突然高喊著:“我到底應該去哪里,南在勛你能不能告訴我?”

    是的,我們開篇時就見到一個蘇惟站在這里,而她的決定心不衣錦不還鄉。

    而如今的蘇惟,她沒有了任何遠大志向,除了想找到南在勛,真的別無所求。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在雨落下那一刻沒撐開傘,而是鬼使神差的又去推開了那扇破舊的教室門。

    當一只耗子擦著腳邊跑過去時,蘇惟笑了。她現在簡直喜歡死那只耗子了,就怕它不來。

    昏暗的燈光,長長的走廊,大大的門廳。上到二樓蘇惟就坐到大廳的沙發上,看著對面墻上的時鐘發呆。

    她感覺到了,發現了,這里跟她遇到南在勛時不一樣。所以她不知道南在勛在不在這里,也不知道他是否住在201室客房里。

    這一路走過來經過很多房間,偶能聽到一些房間里的動靜,這都昭示著這里并不像她曾去過的那邊一樣,這里不是南在勛一個人在住。

    接近凌晨三點蘇惟拖起行李箱下樓,她知道廚房在哪兒,要去找點吃的。

    在推門進去的剎那她被撞了個趔趄,同時被那人一把撈起,她抬頭就看到了那張年輕而俊美異常的臉。

    剛要脫口而出的名字被她生生憋了回去,在南在勛打量她時,她伸出手道:“你好,我叫蘇惟。”

    他猶豫了一下便也伸出手來,用蹩腳的中文說道:“你好,我叫南在勛。”

    蘇惟有些緊張,刻意想抓住的心讓她不能不緊張。斟酌著開口道:“我餓了過來找吃的,你也餓嗎?要不要一起?”

    南在勛面色很淡,繞過蘇惟打開冰箱拿了點東西,就在蘇惟的注視下做了個三明治放在碟子里,又熱了杯牛奶之后才說道:“我有這個就行,你是哪個房間的客人,叫客房服務員給你準備就好。廚房不允許客人進入,希望你下次不要擅自進來。”

    態度冷淡的南在勛出了廚房,連頭都沒回過一次,獨留蘇惟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蘇惟只給自己熱了一杯牛奶,隨便從冰箱里拿出一片面包。吃過之后她在想著給自己找一處住處,可對于整間酒店她最熟悉的就只有201室和后院的別墅。

    201室顯然是南在勛在住,所以她也只能考慮后院別墅了。

    可讓蘇惟崩潰的是,她根本離不開這棟二層樓,就像在南在勛四十歲那年,她遇到他時一樣。

    索性這里入住的客人不多,蘇惟就找了間空房住下。

    蘇惟不會韓語,連點餐都做不到。她知道這里是1968年,可能還出于朝鮮戰爭之后的敏感期,況且中韓兩國還沒建交,她并不敢貿然以中文同人交流。

    每天只能在半夜沒人時去廚房偷吃,去了201室幾次都沒看到南在勛入住的痕跡。

    蘇惟懊惱極了,為什么遇到28歲的南在勛他會那么冷淡,而40歲的他會對自己那么熱情。

    南執與說過,主線上的南在勛在28歲遇見蘇惟時是一見鐘情。之后兩個人就一起住在201室,而南在勛為了蘇惟背叛家庭,背叛婚姻。

    可如今自己遇到的這一個,眼神里一點溫度都沒有,走的那么干脆,就好像未曾遇到過她一樣。

    就在蘇惟懊惱又離不開的時候,南在勛又回來了。他回來是接待一些政府方面的客人,陪了一天的客晚上又回他的201室住。

    蘇惟遠遠的看著他,那個清俊的男子不喜歡她。就連眼神從她身上略過時,他都只是帶有一絲反感和煩躁。

    蘇惟躲回自己偷住的房間,不敢出現在南在勛面前。她太害怕看見他那種幾乎等同于嫌惡的眼神了,那讓她的心很痛。

    又到深夜時她推開廚房的門走進去,突然燈亮了。站在門旁的南在勛低頭看著她,蘇惟也抬頭看著他。

    片刻之后蘇惟轉身欲走,南在勛抓住她的手腕把人帶回來,聲音里帶著冷漠問道:“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在我的酒店里?”

    蘇惟自嘲般的笑笑:“我跟你說過了,我叫蘇惟。不是我一定要在你的酒店里,是你的酒店把我帶來,又不肯放我走。”

    南在勛蹙著眉頭,審視了蘇惟好一會兒才又問道:“什么叫我的酒店把你帶來,又不肯放你走呢?”

    “想知道嗎?”

    南在勛只目不轉睛的盯著蘇惟,并未給出任何回答,情緒上還是那么冷漠。

    “那你跟我過來就知道了,不然我說什么你也未必相信。”

    蘇惟掙了掙,南在勛卻沒放開她。于是她朝門外指了指,南在勛點了下頭,兩人就一起出了廚房。

    到酒店大門口蘇惟回頭看著南在勛說:“我走不出這道門,這就是我說的你的酒店不肯放我走的原因。”

    南在勛并沒什么反應,蘇惟便帶著他一起出了那道大門。當兩人一起出現在走廊那道門里的時候,南在勛若有所悟。但看他的神情還是懷疑的成份居多,蘇惟便聳聳肩:“你可以認為我是故意不想出那個門,那你試試把我扔出去好了,我將感激不盡。”

    南在勛并沒真的那么做,而是帶著蘇惟又出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的。他也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相信她了,只是帶她一起去廚房找吃的。

    蘇惟說:“每天吃冷的,既然你這個老板在,我今天想自己做頓飯,也會請你吃。”

    南在勛點了點頭,便坐在料理臺邊等著。

    蘇惟做飯時想了想,盡量的找到蘇泊湯的食材,又烙了幾張燙面油餅。

    顯然對她的廚藝南在勛是肯定的,只是吃的時候很穩重,也并不跟蘇惟講話。

    飯后蘇惟收拾好南在勛起身問她:“你這些天住在哪里?”

    “你隔壁的203室,那里一直沒有客人。”

    南在勛點了點頭:“明天這里客人會住滿,你可能就沒有地方住了。”

    蘇惟苦笑:“那我就去餐廳里。”

    “跟我走吧,我給你安排住處。”

    蘇惟看著熟悉的201室,她指了指沙發說:“我睡沙發就行,謝謝你。”

    “你睡臥室。”

    南在勛的話不容質疑,他一直極冷,讓蘇惟甚至有些懼怕他。

    早起時蘇惟走出臥室,就見南在勛坐在沙發上,而他面前的茶幾上放著早餐。見蘇惟出來他就冷冷的說了句:“趕緊洗漱吃早餐。”

    蘇惟在洗漱時想,這個南在勛雖然態度一直很冷,但照顧起人來跟四十歲時的他是一樣的。

    飯后蘇惟收拾了餐具,南在勛瞥她一眼道:“放在門外地板上就行,午飯我會讓人送來,你有什么不吃的現在告訴我。”

    “我不吃洋蔥,其他的都吃。”

    他沒再說什么,又去洗了手出來就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