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這里還有一個自己

    南執與聳了聳肩:“那我就說說你和蘇惟之間的事吧,你們是在你28歲那年認識的。當然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而別人不知道的是,你跟她第一面是在一樓廚房門內,你們同時進門而差點把她撞倒。你在那天第一次吃到了她做的燙面油餅和蘇泊湯,而她說要包養你,你同意了,我說的沒錯吧?”

    南在勛面無表情的看著南執與,聽著他繼續說下去。

    而南執與把他跟蘇惟相守那一年,所有不為人知的事都細數一遍,包括蘇惟消失后南在勛的生活。

    聽完這些南在勛還是面無表情,沉思良久問道:“她胸口的傷是怎么回事?”

    “那您得答應我不要沖動,現在時間線亂的都快理不清,您再出手,怕是會改變未來很多事,我們在那邊都沒辦法處理。”

    南在勛點了點頭,南執與才把蘇惟受傷的經過和原因跟他講了一遍。

    南在勛猛的起身,南執與嚇的趕緊過來抓住他手臂:“爸,你千萬別沖動,任何時間線里都不能再出事了,改變太多未來真的沒辦法控制了。”

    南在勛攥緊的拳頭重重的砸在桌子上,一字字的說道:“一切恢復原樣,讓她的疤消失。”

    “我這就去辦,但爸您得答應我,讓我把蘇惟帶走。必須讓那個時間的她,通過正常順序到您28歲那年,不然很可能您的一生都將改變,而她也是。”

    南在勛內心激烈的斗爭了許久,艱難的開口道:“多給我幾天時間,我等了她十一年了。”

    南執與也很為難:“要不,再給你們三天時間?”

    本以為南在勛會不同意,卻見他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小惟,你要走了是嗎?”

    聽到南在勛好聽的嗓音此刻全是憂傷的調子,蘇惟的心疼極了。于她而言還沒有深刻的體會到愛情的滋味,卻不知未來的自己卻經歷了那么一場抵死的愛情。

    她撲進他懷里,止不住的就哭了起來:“在勛哥,我也不想的,你是我這輩子第一個愛上的男人,我不想離開你。可執與說不行的,說這樣會亂了,會改變很多事情,我沒辦法,真的沒辦法。”

    “我留了你三天,之后你就聽他的話,在9月3號那天跟他進那道門,我在28歲那年等你。”

    “好,我去找你。”

    而此刻的南執與恐慌到了極點,根據科學家推測,他們幾人都屬于突破了自己的平行線。而且科學家認為,一旦突破你自己的平行線,你將永遠迷失在平行宇宙中。

    之后將在無數個平行宇宙中跳躍,而再也無法回到你最開始的世界線。為了不讓平行世界坍縮,你將要不斷的消滅掉每一個自己。

    這將是每個人內心都無法承受的現實,而他們目前正因為不同世界線的蘇惟,在做著一件極其危險的事。

    這個理論他剛剛跟南在勛說過,南在勛也極其恐慌。最初搞亂世界線的人是蘇惟,他知道自己完全無法承受去殺死每個世界線里的她。

    而這件事據南執與說,將成為他們未來必須做的,沒的選擇。

    南執與不知道世界坍縮將會成為什么樣子,是不是像被球型閃電擊中的人或物體一樣。存在,卻無法被人所感知。那將比永久的消失還要讓人懼怕,會不會存在永久的孤獨感?

    這太讓人恐懼,讓人恐慌,到了極致的地步。

    這三日里于南在勛和蘇惟來說,就是即將分離的抵死纏綿,而南執與則一次也不與他們相見。

    帶蘇惟離開時他不敢回頭看南在勛一眼,實在是他眼里的悲傷有灼人心肺的能力。

    在南執與推開一樓走廊那扇門的時候,蘇惟還是不顧一切的掙脫他的手,轉身撲進了南在勛懷里。

    兩人什么也沒說,久久的擁吻著。南執與仍然不敢回頭,也沒有催過一句。

    最終是南在勛狠下心來,把蘇惟的手交到南執與手里:“去吧小惟,我會一直等你。”

    她的淚模糊了眼睛,看不清前方的路,也看不清背后的他。她不停的點著頭,跟隨南執與邁出了那道門。

    兩人站在夜晚的黃土操場上,南執與再也支撐不住,重重的跪了下去。

    前方教室門外兩個身影,那是當時的他跟蘇惟。

    理智告訴他,要殺掉前方的自己跟蘇惟,可情感上他做不到。蘇惟茫然的看著那兩個身影,她不知道這算什么,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黃土操場上的夜風揚起灰塵,蘇惟迷了眼睛不停的揉著。南執與突然起身抓住她的手,帶著她轉身就跑。

    可跑出去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辦,該去哪兒。如果不去殺了這里的自己跟蘇惟,那四十歲的南在勛將再一次迎接蘇惟的到來。

    他帶著蘇惟回到了他的主時間線上,可在那里他還是沒辦法安定下來。

    蘇惟問:“現在是2017年,我跟你到了一年后,可這個時間里的我在哪里?”

    南執與沮喪的看著她:“這個時間的你在上一年,而那時我爸76歲,你正陪著他。”

    “那就是說這個時間線里沒有我,所以我可以待在這里的是嗎?”

    南執與點了點頭,卻又說道:“但這個時間線里我爸已經過世一年了,你將再也見不到他。”

    “那不行,我要去找他。”

    南執與點了點頭:“走吧,這件事現在我也不知道怎么辦了,是要去找他。”

    兩人找到76歲的南在勛時,他正一個人坐在露臺上。

    “爸,我不知道怎么辦了,我帶蘇惟回到了她的時間線,可那里的她正在去您四十歲那年的路上。”

    南在勛看著這個蘇惟,他笑了笑問道:“你還能認出我嗎?我是南在勛。”

    蘇惟點了點頭:“能,你還是你。”

    “你該去我28歲那年,而不是來這里找我。”

    “我知道,可我無處可去,哪里都好像有我。”

    南在勛點了點頭,起身道:“讓執與安排你住進后院的別墅吧,那里會有另一個執與經常過去。”

    聽到這話南執與的心像是被重擊了一般,頓時感覺頭也暈沉沉的不清醒。

    他怎么忘了,這里還有一個自己。

    而此刻的南在勛更不知如何是好,把剛到來的那個蘇惟安置在后院,他心里始終覺得是冷落了她。

    可心理上又有一道坎過不去,那就是對于他來說,主線上的那個蘇惟就在身邊。

    隨著南執與打破更多的時間線,出現的蘇惟就越來越多。這讓南在勛困惑不已,到底該以何種心態對待每一個到他身邊來的蘇惟?

    而同時到來的還有一件更棘手的事,那就是南在勛的時間到了。在八月末送他進了醫院,主線上的蘇惟和南執與陪護在側。

    第一天是緊張的,到了第二天所有人就適應了一些。而到2號那天早上,南在勛就直接入住了儀器最多也最先進的icu。

    南執與又一次守在icu門外,只是這次陪在他身邊的還有蘇惟。蘇惟緊張極了,整整一天吃不下睡不著,就那么望著icu的大門發呆。

    凌晨了,就連南執與都緊張起來,手心里全是汗。可他不能說出來,因為蘇惟已經默默的哭了幾回。

    凌晨一點鐘,icu大門打開。蘇惟跟南執與騰的一下站起來,就見蘇惟撲過去問:“在勛,你怎么出來了?”

    南在勛擁住她,在她后背輕輕的拍了兩下,溫聲道:“我還有幾句話要跟執與說,說完了就回去。”

    蘇惟眼巴巴的看著兩父子走遠,消失在拐角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