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等你有了十億,哭一次給我一億

    南執與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他從28歲起遇到了一個姑娘,一直到現在都深愛著她。”

    “哇,好感人的樣子,你能給我說說嗎?”

    南執與嘴角直抽抽,只問蘇惟:“今天幾號了?”

    “8月25號”

    南執與才知道他又不是同一天到達,而距離9月3號越來越近了。

    沒送蘇惟上樓,南執與就開車走了,他選擇住在酒店里。

    次日帶蘇惟去醫院復查,葉舒雯也請假過來。兩個姑娘約了一起吃飯,南執與跟去結了賬并沒一起吃。

    見他走了,葉舒雯悄悄跟蘇惟說:“南先生人不錯啊,年紀跟你相當,人還特別紳士,你這回可是撿到寶了,抓緊收了吧。”

    蘇惟嘆著氣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想他各方面都好,對我也很好。可我就是提不起興致來,要是虛榮的時候就會覺得很有面子,踏實下來就覺得別扭。完全沒有你跟徐喬那種感覺,他走我不會惦記,他在我也興奮不到哪里去。”

    “你們兩個或許是相處的時間太少了,趁他不回國,你就多跟他在一起相處,互相了解一下。”

    蘇惟賴唧唧的癱到椅子上,哼唧著:“可我連了解他的欲望都沒有啊,最多是關心他吃沒吃,冷還是熱。再多就沒有了的,我都搞不清自己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勸你了,凡事還是跟著自己的心走吧。行了,不說這些事了,看你還有什么想吃的,今天讓你吃個夠。”

    葉舒雯說著就把菜單遞了過來,蘇惟接過去掃了兩眼就放到一邊:“還是你點吧,他剛才點這些都是我愛吃的了。”

    葉舒雯笑著擺擺手:“算了,我跟你口味也差不多。不過不得不說啊,南先生人還真不錯呢,對你的一切了如指掌。”

    “可我總覺得他跟我一樣,也像是中間隔著什么,就是那種不怎么實在,可又覺得他對我在某種程度上是出于真心,可無關愛情。”

    葉舒雯笑了起來:“你們倆可真怪,我都不明白既然都這樣,可為什么還都分不開似的呢。”

    “我哪知道啊,我就感覺他像是怕我跑了似的,根本不是什么愛情。”

    兩人還沒吃完,南執與又來接蘇惟,也不進來,就把車停在門外。葉舒雯看得直咂舌:“我說蘇惟,這難道還不是愛情嗎?”

    蘇惟朝葉舒雯身后呶呶嘴:“你身后那只才是愛情。”

    葉舒雯笑著回頭,就見徐喬已經進來,見到她對方就笑著:“媳婦兒,吃完了嗎?”

    蘇惟起身拎起包:“我走還不行嗎,真是的,就吃個飯也能追來。”

    徐喬揚揚眉毛:“不送了啊”

    蘇惟回頭就白了他一眼,葉舒雯笑著起身說道:“不用你送啊,南先生都等在外面有一會兒了。”

    蘇惟哼唧著:“不過是個盯梢的,行了,我走了。”

    她頭也不回的走了,徐喬問葉舒雯:“她什么意思?怎么叫盯梢的?”

    葉舒雯把蘇惟的感受跟徐喬說了,徐喬面色深沉。上車后他說道:“媳婦兒,我先送你回家,我隊里還有點事兒。”

    “行,其實我自己打車也行。”

    “我先送你再回隊里就行。”

    送完葉舒雯回到刑警隊的徐喬喊來劉欣宇:“南執與又來了,蘇惟的案子還得查下去,我總懷疑這個南執與有其他目的。”

    劉欣宇撓了撓頭:“徐教,我是真分析不出他有什么目的,按說沒什么交集啊。”

    “查蘇惟在北京時的事,他們倆是在北京認識的。”

    劉欣宇接到命令就跑走了,徐喬則回到辦公室又把南執與的資料調出來研究著。

    而蘇惟在上了南執與的車后就久久的盯著他,盯的南執與膽戰心驚。強裝鎮定的問道:“這么看著我干嘛?”

    蘇惟想了想,說道:“我怎么就在咱們兩個之間感覺不到雯雯和徐喬那種感情呢,你有嗎?”

    南執與眼神躲閃,好一會兒才問道:“那你的意思是要跟我分手嗎?”

    蘇惟茫然的搖了搖頭:“我都不覺得我們兩個算是交往過,更多的感覺到像是朋友,或者是親人吧。”

    南執與暗自出了口氣,這心算是放了下來:“你要是這么感覺,那咱們兩個就當最好的朋友相處吧,我也感覺那樣更舒服。”

    聞言蘇惟也松了口氣,立馬輕松起來:“唉,總算是舒服了,之前的感覺也太別扭了。行,就這么定了,咱倆就是最好的朋友。”

    如此放下,兩人相處竟然格外輕松起來。南執與甚至也不想送蘇惟回家了,直接把車開到電影院:“走,咱倆看場電影慶祝一下。”

    “行,爆米花我要大桶的。”

    “大桶的,然后看過電影你要是不累,咱倆去電玩城玩一會兒。”

    “行行行,我要去玩密室逃脫。”

    “就這么定了”

    倆人歡快的下車,這一路說說笑笑比之前開心也輕松多了。

    兩人在等候區候場時,蘇惟突然跟南執與說:“我今天的感覺有點莫名其妙,總覺得這個場景我以前經歷過。”

    南執與也不覺得什么,就回道:“科學的解釋這叫記憶錯位,就是你把短期記憶存放到了長期記憶里,就會覺得某個剛剛發生的場景非常熟悉。”

    “哦,或許吧。”

    蘇惟還是覺得有些說不清的感覺,伸手抓爆米花時卻又嚇了一跳,抽出手來就在南執與手背上打了一下:“嚇死我了,你不能等我拿完你再拿嗎。”

    “我等了好半天了,好不容易抽個你手不在里頭的空,誰知道你這么快又來抓。”

    結果兩人因為吃爆米花又打了一會嘴仗,這就開始入場了。蘇惟把兩杯飲料都交給南執與拿著,自己則緊緊的抱著大桶爆米花。

    一場電影看的歡快,出來時南執與催著蘇惟:“你到是快點走啊,一會電玩城都關門了。”

    “去什么電玩城,不是說好了去玩暗室逃脫嗎。”

    “好,那明天你陪我去電玩城。”

    “反正都是你花錢,明天就明天。”

    南執與偷瞄蘇惟一眼,問道:“如果你突然有了花也花不完的錢,你會想要做什么?”

    蘇惟很認真的想了想說道:“那我就先裝滿一屋子錢,自個兒在那錢堆里樂上一天再說。”

    南執與咧咧嘴:“哼,不哭就行了。”

    “哭什么,有那么多錢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哭的。”

    南執與眼珠子一轉,就說道:“那等你以后有了那么多錢,你要是再哭一次,就把你的財產給我十分之一,你敢不敢?”

    “那得說個數啊,不能我就一萬塊時,哭了你也拿走一千吧。”

    “十億,呃,美金,就以這個為準好了,我不貪心,你哭一次給我一億美金。”

    蘇惟哈哈笑著,小手一揮:“行,先等我有了十億美金的,肯定哭一次給你一億。”

    本來兩人都要上電梯了,南執與突然抓住蘇惟的手腕就往回走。跟賣票的小姐姐借了紙筆來,非常鄭重的寫了合約讓蘇惟簽字。

    蘇惟從包里拿出口紅來,還特意附送他一個手印。

    看著南執與把那游戲一般的合約,非常仔細的收起來,蘇惟笑嘻嘻的說道:“等我有了這么多錢的時候,吃喝玩樂都我請。”

    “說話算話”

    “那是當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