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曬狗的南執與

    她趕緊洗漱,準備在出租車上化妝。剛出門就聽有人喊她:“蘇惟”,她定睛一看,驚訝道:“你怎么來了?”

    “我開車過來接你,不然你一個人打車不安全。”

    南執與很紳士的打開副駕駛車門,蘇惟有些受寵若驚,平生第一次有這種待遇,跟看韓劇一樣。

    而且身邊就是一個韓國大帥哥,笑時候是那么好看。她不僅偷偷的看了他幾眼,而他感覺到后就時常把笑掛唇邊。

    兩人到了天安門附近,南執與要去找停車場,蘇惟說:“你不熟悉這邊,我知道停車的地方,去大劇院吧,那邊比較近,然后一起走回來。”

    “也好”可蘇惟并搞不清路線,末了還是導航到了大劇院。

    兩人在路燈下隨著人流到了廣場,那里已經圍了幾層的人,南執與說:“一會要是看不見,你坐我肩膀上。”

    蘇惟傻了好一會兒,才紅著臉擺手:“不用不用,我沒那么渴望看見,就在這里湊個熱鬧。再說我有的是機會,你能看到就好。”

    南執與只笑笑,然后就回身看向身后一些賣自拍桿的說道:“不如我們也買個自拍桿吧。”

    “好啊,我去買”蘇惟覺得剛剛的對話讓她有些無措,正好借機逃跑一會。

    剛邁出兩步,結果手腕就被人抓住:“我陪你去,別一會兒人多找不到了。”

    蘇惟就這樣被他抓著手腕去買了自拍桿,然后南執與就說:“存一下電話號碼吧,萬一走散了還能打電話聯絡。”

    蘇惟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樣,總之是南執與說什么她就聽什么。

    升旗那一刻很震撼人心,可蘇惟幾乎都在陪南執與拍照。而他的手,一直搭在她肩上。

    看完升旗南執與問:“北京還有什么好玩兒的地方嗎?”

    “外地人來都愛去南鑼鼓巷,不過別買那里的東西,旅游區都一個樣,這你應該能理解。”

    “行,那就去那里看看。”

    兩人取了車就直奔南鑼鼓巷,熱鬧的商業街沒走多一會兒,蘇惟就推薦南執與往里走,去逛逛胡同。

    午飯又去門框鹵煮吃的飯,南執與特別鐘愛炸醬面和炸灌腸,跟蘇惟口味非常契合。

    一個下午又去了恭王府,蘇惟又給他簡要介紹了一下和珅,因為那里最初就是和珅的府邸。

    而后罩樓則在民國時是著名京劇大師梅蘭芳的家,兩人還坐了一回人力車。蘇惟是一個勁的乍舌了,這老外可真有銀子,那車她可從來舍不得坐。

    總之這一天蘇惟帶著南執與,而他帶著錢,就這么逛到晚上十點多才送蘇惟回去。

    次日一早蘇惟上班,匆忙跑出來時就看見南執與又開車等在小區大門外。

    “蘇惟,我送你上班吧,反正沒人帶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玩。”

    到了午飯時間,他又出現了,請她吃過午飯之后兩人聊到蘇惟上班他就消失。晚上又來接下班,請吃晚飯。

    就這樣一個星期兩人就確立了戀愛關系,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南執與家里有事回了韓國。

    而之后他再沒出現過。

    南執與走了,蘇惟那被全工作室羨慕的戀情也宣告結束,因為他再也沒回來過。

    這次蘇惟都很納悶他怎么會來到她的家鄉,還在她住院期間一直守著。

    出了icu后蘇惟問過:“當年你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就再也沒回來,現在怎么又來找我?”

    “當年是我家里出了些事,我回去之后就一直不自由。后來終于順利接手集團事務,就忙到現在才能來找你。”

    南執與心累的很,好像每天都在不停的說謊,還怕以后沒法圓上。

    蘇惟在護士站坐到南執與吸煙回來,被他扶回病房時總不時看他一眼。

    南執與心里好苦,那個過去不靠譜的自己都跑去北京干了什么啊,就不能跟蘇惟當普通朋友相處嗎?

    而過去的那個南執與,在回到韓國后就偷笑。好你個蘇惟,讓你沒事兒欺負我,我看你還嫁不嫁我老爸了。

    在南在勛身邊的蘇惟,也是一點點增加了那些記憶。剛能下床她就去了南執與的別墅,要不是力氣不夠,她差點打死南執與。

    南在勛心里緊張又別扭,可蘇惟卻在心里把新增加的這段記憶屏蔽起來,因為她知道那是什么。

    這邊的蘇惟出院后南執與就回了韓國,因為老蘇同志實在接受不了他。

    他走前跟蘇惟約定,一定要在9月3號那天見面,兩人一起去看她初中母校。

    蘇惟很不理解,他為什么對自己母校那么執著,南執與解釋說:“我們開發區的負責人說那邊要拆遷了,怕你以后再看不到。”

    “哦,那真得去看看。”

    南執與回來之后就自己找南在勛認錯:“爸,我不知道過去的自己會那么不靠譜,實在沒辦法我一直在那邊騙著蘇惟。這事兒等9月3號把她送到您28歲那年,您跟她說清楚吧。但你們兩人的記憶都會有所改變,我沒辦法,但還是要承認這是我的錯。”

    南在勛淡淡笑著:“沒事,你也歇歇吧,這些日子累壞了。”

    兩個南執與在同一時間線內其實是挺麻煩一件事,跟蘇惟一起來的那位就不再去處理公司事務,他覺得應該讓現在的自己去鍛煉。

    其實,他現在也想揍那個自己一頓,可根據他這些年來查閱的資料來看,他還真揍不著。兩個自己見面,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了。

    他整天就在這邊的酒店里混,蘇惟跟南在勛又總嫌棄他,這不,蘇惟這會兒正瞪著南執與:“我說你能不能離我們遠點,怎么走哪兒都能碰上你。”

    “不好意思,我也不想遇到你,只比你的心情更加強烈。”

    話是這么說,可他還是坐到了蘇惟對面,而南在勛就坐在蘇惟身邊。

    “爸,你明天入院檢查一下身體吧,提前防范。”

    南在勛贊同的點了點頭:“行,你安排吧。”

    蘇惟這會兒也信心滿滿的:“我的事都改變了,你的事也一定沒問題,我有預感這次可以的。”

    南在勛笑著:“我相信你的預感。”

    蘇惟堅定的眼神都亮閃閃的:“我還預感你至少活到一百歲,我們還能至少在一起三十年。啊呀,那時候我就五十多歲了,你不會嫌棄我吧?”

    南在勛笑意溫暖,扭著她的手說:“我那時都一百歲了,你不嫌棄我才好。”

    “我應該去往早些年找到你,你的記憶就不會一直孤單了那么久。”

    “怎么都好,我現在就很滿足。”

    南執與這次沒用人趕,氣哼哼的起身就走。拿了罐可樂去院子里曬狗了,呃,曬單身狗。

    真要了命了,整天的秀恩愛,這狗糧吃的好心塞。自從有了蘇惟,老爸從來都是要么用他辦事,要么就怕他滾的慢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