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蘇惟的一場邂逅

    南執與到病房時,老蘇同志已經回去了。蘇惟吃過飯正在老媽的攙扶下在病房里走著,南執與進來就要扶她。

    蘇惟指著床頭柜上的飯盒說:“我媽給你帶飯了,你要沒吃就吃點吧。”

    南執與其實吃過了,但還是不想讓她失望就說:“那你先休息一下,等我吃過飯扶你走一會兒。”

    老蘇媳婦兒滿意的喲,是怎么看南執與怎么順眼,甚至還跟蘇惟悄聲說:“這孩子的嘴和耳朵跟你長的多像,這就是夫妻像吧。”

    蘇惟嘴角直抽,哪兒就長的像了,兩人除了頭發都是黑的,明明就一點像的地方都沒有。

    她還怕南執與聽到就拖著老媽說:“媽,陪我去下衛生間。”

    結果兩人在衛生間磨蹭一會兒出來時,南執與飯都吃完了。過來扶過蘇惟問:“走多久了,要不要上床歇著?”

    “沒多久,你進屋時剛下來。”

    “那就再走一會兒,我帶你去走廊里。”

    蘇惟穿著藍白條的病號服,這寬大顯得她更嬌小,手術后本就直不起腰。而南執與足有185高,扶著蘇惟就要遷就她的身高彎下腰來。

    這一路可以說南執與不比蘇惟這個病患輕松多少,但他一句怨言都沒有。

    值班護士跟蘇惟打招呼:“出病房了?”

    “嗯,出來走走,多見見人。”蘇惟笑著打過招呼就繼續走著。

    護士瞥了南執與一眼,臉頰就出現兩朵可疑的紅暈:“你男朋友對你可真好,從你進icu時就一直守著。咱們全院醫護都知道,他那些天都睡在icu門外。”

    蘇惟自然是不知道這件事,扭頭看向南執與時眼神復雜,她都說不明白跟他是什么樣的感情。

    她頓住腳步護士以為她累了,就特別特別熱心的招呼:“來,進來坐這兒歇會兒。”

    蘇惟想想就讓南執與扶她過去,坐下后跟他說:“麻煩你去幫我拿杯熱水來,我有點渴。”

    南執與走后蘇惟悄悄問護士:“我在icu時他真的一直守在門外?”

    護士想起這事就直咂嘴:“說實話,我當護士也有幾年了,從來沒見過你男朋友那樣的人。就算是結了婚的,女的一進醫院男的恐怕就要跑了。可你說他怎么做到的,當時在icu門外就一個睡袋,除了上廁所和買藥存錢,就從來沒離開過。吃飯都是點外賣,有時就吃泡面,咱院好多護士都去看過。當時他都成咱們院的風景了,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你呢。”

    “哦”蘇惟這才明白,為什么她的病房總會來很多護士。

    護士逮到機會趕緊又問:“看簽字你男朋友姓南,這個姓可不多見啊,他是漢族嗎?”

    蘇惟笑笑回道:“他是韓國人,只是在中國時間久了,中文說的好。”

    護士更加星星眼了:“哇,你可真幸運,韓國歐巴哦。他做什么工作的,是明星嗎?”

    憑南執與的長相,的確夠格做明星了,蘇惟看著遠遠的走過來的南執與,也覺得自己真幸運,就回道:“不是,他是接了他父親的班,在家族企業做副總。國內不一定知道,是首爾的南氏集團。”

    護士頓時更加興奮了,就好像南執與是她男朋友一樣:“我知道啊,就是開發區那家韓國工廠啊,我嫂子就在那邊上班。原來是那家集團的大老板啊,你們是在開發區認識的嗎?”

    說到兩人的相識過程蘇惟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時南執與把溫水遞過來給她:“我晾好了不燙,喝吧。”

    蘇惟接過去喝了一口朝南執與甜甜的笑笑,可這一笑讓南執與的心一下子驚到了。

    這不對呀,這怎么感覺這眼神里太多他不想看到的情緒呢!

    蘇惟卻沒看出來南執與的情緒,對他眨眨眼道:“我跟護士姐姐說咱倆相遇的事呢,你要是不介意就留下來聽,要是介意就先回病房去。”

    南執與強行控制自己沒哆嗦起來,攥了攥拳頭有點無措呢,然后趕緊轉身:“我出去吸煙,回來正好接你。”

    他逃似的走了,護士笑著調侃:“他還挺靦腆,快跟我說說你倆怎么認識的?”

    說到這個蘇惟就先笑了起來,之后才說:“我都覺得不可思議,當時我在北京工作,周末時跟同事去故宮。同事有一個一直在直播,另一個就一直拍照,后來我就自己先走了……”

    當時蘇惟在永壽宮里閃逛,那里都變成了展覽廳,展示的是一些當代名家的書法作品。蘇惟不怎么喜歡書法,因為她也不懂啊。這里也沒什么人停留,她就意思意思轉了一圈,結果當時這里就還有一個游客。

    這個游客一直在看展品,而且一直走在蘇惟身后。蘇惟出了永壽宮時他也正好出來,順著宮道蘇惟就往儲秀宮去。對那里她還是比較有興趣的,畢竟是慈禧太后住過的地方。

    到了儲秀宮門口蘇惟覺得累,也是那天的鞋子不太合腳,她就蹲在宮門對面的墻跟兒底下歇著。

    結果那個跟她一起到這邊的游客,看了看蘇惟,又往宮門里看了一眼,猶豫一下就蹲在了蘇惟身邊。

    蘇惟很詫異的看他一眼,他很禮貌的跟蘇惟點點頭笑了笑。蘇惟也只好笑著點點頭,就繼續跟那兒蹲著。

    結果蹲了有五分鐘左右,那人看蘇惟還不起來就問:“要這樣蹲多久才讓進去?”

    蘇惟當時一愣,之后就狂笑起來,看著那人問:“你是以為進這宮門要先蹲一會兒嗎?”

    那人指指還蹲在那的蘇惟說:“難道不是嗎?”

    蘇惟笑著站起來:“我是走累了才蹲一會兒,你怎么跟不是中國人一樣呢?”

    “嗯,我是韓國人,只是從小來中國比較多中文說的好。”

    那人已經很無措,臉也紅了起來。蘇惟不再笑他:“你可真厲害,中文可是這個世界上最難學的語言了。走吧,能進了。”

    “你好,我叫南執與,來自韓國首爾。”

    見他伸出手來,蘇惟也伸手跟他握了一下:“我叫蘇惟,來自中國北方的一個小縣城,你不一定知道。”

    “謝謝你允許我跟你一起走,我真是第一次來這里,什么都不懂。”

    “沒關系,我正好現在也一個人了,一起走吧。”

    就這樣,兩人一起把故宮逛了個遍,出了玄武門還去了一趟景山公園,在山頂俯瞰紫禁城時南執與感嘆中華建筑的偉大。

    蘇惟則覺得非常自豪,畢竟這是自己的祖國,她也覺得真的很偉大。

    兩人下山時南執與問:“你看過天安門升旗嗎?”

    “我來北京兩年了,還真沒看過呢。”

    南執與興奮的邀請:“那我們明早一起看升旗好不好?”

    “好吧,不過我住的遠,不知你住在哪兒?”

    “你加我微信吧,我也有微信的,等我回酒店把位置發給你。”

    兩人就這樣互加了微信,蘇惟回到四合院里跟同事合租的單間時,南執與就發來了位置。

    蘇惟乍舌,這老外可真有錢,住那么貴的酒店。她也發了自己的位置給南執與,對方馬上回她消息。兩人又聊了好一會兒,南執與是個溫暖的人。

    當晚蘇惟心里有點小悸動,幻想著這場美麗又搞笑的邂逅,凌晨還沒睡著,就那么偷偷在被窩里笑。

    早起鬧鈴響蘇惟都沒醒,直到室友來敲門:“蘇惟,你鬧鈴響三次了。”

    蘇惟這才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拿起手機一看,南執與微信發了好幾條消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