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蘇惟到底在哪?

    “醫生,快叫醫生來。”南在勛按了床頭的呼叫鈴,住在不遠處的護理人員就趕緊去叫醫生。

    跟醫生同來的還有一邊穿衣服一邊跑進來的南執與:“爸,怎么了,你哪兒不舒服?”

    南執與是最害怕的一個,因為他知道父親的日子不多了。

    南在勛抬手制止他上前,并同時跟醫生說著蘇惟的狀況。而此時蘇惟已經痛的額頭大顆汗珠往下滾,手不敢碰胸前傷口只能攥緊了床單。

    醫生只看了一眼就說道:“傷口沒及時處理已經腐爛”然后他就看到了蘇惟滿頭的汗珠子,很驚訝的問道:“傷口這樣她難道沒發燒嗎?”

    “立即給她處理傷口,盡量麻醉別讓她痛苦。”南在勛交待一句就走出臥室。

    南執與上前問道:“怎么了?”

    南在勛朝他動了動手指,兩人走出客房。

    在無人的走廊上南在勛壓低聲音道:“我懷疑是這個時期的她被找到了,并且這傷就是在這個時期受的,你現在立即過去找到那邊的她,盡快送醫。”

    “好,我這就過去。”南執與一邊答應著就一邊跑走了,回房間換了衣服并帶上了該帶的防衛物品。

    他到了一樓走廊那扇門那里,推門走了出去。

    南執與出現在蘇惟的房間時,只看到滿地的狼藉,還有床單和地板上的血跡。他蹲身下去用手指沾過,血跡還沒完全干。

    客廳里有些亂,沙發邊的花盆碎裂,蘇惟父母的房間里沒有人,但看上去并沒有打斗痕跡。

    防盜門關著,南執與從鞋柜抽屜里拿出備用鑰匙放進口袋,推門出去時樓道里有夜歸的鄰居。

    一個喝的醉醺醺的中年人,瞇著眼睛看了南執與一眼,也沒看清什么就扶著樓梯扶手晃悠著上樓。

    南執與一路跑下樓,老蘇同志的車沒停在樓下,如今他真是不知道該去哪里找他們。

    蘇惟家正樓下就是一間小超市,后門正對著院子。南執與進去打聽了物業公司的監控室,而正在準備關門的超市老板娘,兩眼閃著小心心的盯著他很熱心的道:“那個不好找,沒法跟你說。這樣吧,我帶你過去。”

    “那就太感謝了,給您添麻煩了。”

    南執與態度很禮貌,老板娘就搭話道:“你這么晚去監控室干啥呀,是你家丟東西了嗎?”

    南執與平時最討厭有人打聽,這會兒卻突然想到什么便問道:“你這店門外的監控能用嗎?”

    “能用,你要看我開電腦給你。”

    老板娘一邊說著話就把電腦打開,坐下后拍拍身邊的椅子道:“你過來看吧。”

    “謝謝,麻煩您幫我找最近一個小時之內的就行。”南執與并沒坐過去,而是隔著椅子站在老板娘旁邊眼睛盯著顯示器。

    老板娘找到后回頭道:“你過來看吧”說著她就起身把椅子讓給了南執與。

    南執與在認真的查看著這一小時內的監控,而老板娘就在他身后不知不覺的往前蹭著,再蹭著,結果就貼上他的后背。

    南執與突然感覺到后背熱乎乎,而且這感覺惡心著他了。冷冷的回頭道:“麻煩您站遠一些,我有潔癖。”

    老板娘尷尬的往后退了退,南執與用最快的速度查看完,起身問道:“物業公司監控室在哪個方向?”

    他在超市的監控范圍內并沒發現蘇家人,老板娘有了剛才的尷尬這會兒態度也不怎么好,抬手隨便一指道:“就那邊,你要是不買東西就趕緊走吧,我家要關門了。”

    “謝謝”雖然心中不快,南執與還是禮貌道謝。出門就順著老板娘指的方向去找,結果把小區轉了個遍也沒找到。

    這會兒已經晚上十一點多,小區里一個人影都沒有。他跑完這一圈只好打電話報警,警察來的到快,五分鐘就已經出現在南執與面前。

    詢問了情況便帶他一起去了物業監控室,這時南執與簡直要氣炸了。因為這監控室就在蘇惟家二樓,而超市老板娘給他指的方向恰好相反。

    監控根據南執與估計的大概時間查看,竟然依然沒看到蘇家人的身影。甚至老蘇的車都沒出現在視頻里過,這讓警察都覺得很詫異。

    南執與帶警察到蘇家查看了現場,才不被懷疑是報假案。

    帶隊而來的是管區派出所值班的教導員,他當即對一個屬下道:“你去繼續查看監控,我報刑警支援。”

    報完刑警后教導員回身打量著南執與問道:“你是蘇家什么人?”

    南執與知道自己能說什么,又不能說什么,便說道:“蘇家女兒是我女朋友,我來找她時發現的家里情況。”

    “你什么時候來的?”

    這點南執與就不好回答了,畢竟樓下正有人在盯著監控,而他是直接出現在蘇惟房間的。

    他大概的在腦子里過了一遍,便開口道:“大概一個多小時前,當時我也沒看時間。我有家門鑰匙自己開門進來的,之后發現情況就下樓了。”

    教導員又詢問了他在樓下的情況,便冷著臉點了點頭不再問他。

    而南執與這番說辭之所以教導員沒再追問,是因為他在監控里看到了一輛搬家公司的車進來,而那時正好擋住了監控探頭對某個角度的拍攝。

    等待刑警的時間到是不長,蘇家的門敞開著,當一個跟南執與身高不相上下,五官深邃,帥氣無匹,又面容冷硬的年輕人進來時,派出所教導員上前握手打招呼:“徐教,怎么你帶隊來的。”

    “值班”

    很簡短的兩個字,徐教導員就看向南執與問:“你是蘇家什么人?”

    “蘇惟是我女朋友”

    徐教冷冷的打量著南執與,伸出手道:“身份證”

    南執與遞出去后徐教眉頭微蹙:“韓國人?”

    “是,韓國首爾人,名字南執與,工作是南氏集團副會長,會長是我父親。”

    徐教把身份證捏在手里并沒還給他,跟身邊人說道:“把他帶回隊里配合調查。”

    聽到這話南執與急了:“我是報案人,你不去辦案控制我干什么?”

    徐教冷冷的勾起唇角:“我從來不知道蘇惟有個韓國男朋友,你要真了解蘇惟,該知道她有個很要好的同學叫葉舒雯。不巧,葉舒雯是我老婆,就在昨天蘇惟還來我家吃過飯,吐槽父母逼她相親。現在,我有理由懷疑你了嗎?”

    南執與簡直了是,哪里知道蘇惟什么同學啊,竟然同學老公還是個警察,這還不算,她竟然昨天去這警察家吃飯。

    “你關我多久無所謂,但你不能耽誤找蘇惟,我來時看到她房間里有血,我也有理由懷疑她現在情況危急。”

    徐教冷冷的瞥他一眼:“刑警已經在辦案,請你配合。”

    是的,徐教導員名叫徐喬,是省廳下基層鍛煉的優秀偵察員,在來的路上就了解了情況,并且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相應的部署。

    南執與被帶回刑警隊,這一夜他注定無法合眼,而且一直有人就在旁邊盯著他,連自己推門出去的可能性都沒有。

    天將亮時門被推開,顯然也是一夜沒睡的徐喬走了進來,他看向南執與的眼神依然很冷,聲音也很冷:“開發區的韓國企業是南氏的?”

    “是,當時是我父親建的。”

    “那你怎么解釋我們在南氏倉庫里找到重傷的蘇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