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這場婚姻只有你一個人不幸嗎

    南執與就在這里聯絡了在美國的伯父,結果那邊聯系不上,手機關機,其他通訊方式也都沒有回復。

    南在勛有些急了:“怕是你伯父這會兒已經被控制了,執與啊,可能需要你去趟美國了。”

    南執與這回可為難了:“爸,您知道我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時間線里的,怕是我走的太遠會無意中就回到我的時間線。”

    這到的確是個應該考慮的問題,三人正想不出對策時南執與的手機提示郵件。

    他打開來掃了一眼立刻滿面怒容,南在勛問道:“怎么了?”

    “伯父的愛人出了事,具體什么情況還不知道,但伯父為了救他才把股份轉讓給了威爾森家。”

    南在勛點了點頭,面色相當冷沉。蘇惟又著急又尷尬,簡直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一樣,一點忙也幫不上,甚至連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

    南執與沒再離開,后院那個也就暫時被隔離了。他憤怒的在健身房里拼命健身,又去游戲室里玩個昏天黑地,然后就趴在床上生悶氣。

    可他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生誰的氣,那邊那位是他自己,只不過是未來的自己。

    李允恩下了最后通牒,限蘇惟跟南執與一周內結婚,不然南氏的股份如今通過威爾森家,已經大半掌控在她手里。以后的南氏,南在勛將不再有任何決策權。而南李兩家表面上是一體的,之后就會由李氏集團慢慢的蠶食南氏。終將南在勛留給蘇惟的,都將變成一紙空白。而那也是南氏三代人的心血,縱然南在勛輸得起,可他不能什么都不留給蘇惟和南執與。

    對蘇惟說出這樣的話,南在勛心情復雜又難過,而蘇惟見他坐在自己面前這一副樣子,心頭也有種不好的預感。她不敢開口去問,南在勛也好久才艱難的說出來,他擁她入懷,在她唇上親了一下,嗓音有些沙啞的說道:“小惟,我不想說為了什么,只想你能答應嫁給執與。”

    蘇惟的心猛的下沉,好像重的她整個人都要支撐不住一樣,還被他抱在懷里,卻要自己去嫁給別人。

    可她終于還是答應了:“好,我嫁。”

    獨自坐在餐廳靠窗位子的南執與此刻心里也不那么好受,他知道父親去跟蘇惟說什么。而此刻他竟然有一絲竊喜,可又很快被罪惡感代替。

    那是父親最愛的女人啊,如今自己是做了多可惡、多卑鄙的事?!父親說讓他準備一下,三天后迎娶蘇惟。而且父親要求他,必須給蘇惟一個盛大的婚禮。

    那是南在勛欠蘇惟的,如今他讓自己兒子替他去還。

    南執與說:“要給她盛大的婚禮,婚紗都來不及訂制。”

    “她有婚紗,是最好的。”

    是啊,南在勛早為蘇惟準備好了,這些年來,每一年他都盼著她能回來,都會為她準備一件最好的婚紗。

    如今她就要穿上他準備的婚紗了,然后去嫁給他的兒子。

    南在勛進城了,蘇惟一個人坐在露臺上。南執與過來放一杯熱巧克力在她面前,坐到她對面問:“對于婚禮你有什么要求,盡可以說出來,我都會盡最大努力辦到。”

    蘇惟輕笑一聲,嘴角帶著一絲嘲諷:“我要求跟我結婚的人是南在勛,這個你也能辦到嗎?”

    南執與嘆氣不語,蘇惟也再不說話,兩人就這么默默的在露臺上直坐到天黑。

    南執與起身道:“有蚊子了,回去吧。”

    蘇惟看向遠方:“我等他回來。”

    凌晨時南執與的房門被敲響,他披上睡衣出來開門,見蘇惟眼睛紅紅的站在門口嚇了一跳:“你怎么了?”

    蘇惟現在脆弱極了,也許是看到了南執與那張與南在勛七八分,或者八九分相似的臉,讓她突然就堅持不住哭了出來。

    南執與趕忙把人拉進屋來,安置到沙發上又給她倒了杯熱水,坐到她對面看著她不停的抹著眼睛,問道:“怎么了,能跟我說說嗎?”

    蘇惟抬起頭時眼睛更紅了:“他沒回來,我打了他電話他也不接,后來還關機了。”

    南執與不知道自己現在什么心情了,有點想罵娘,還有點無地自容。他起身道:“你等下我去換衣服,帶你去找他。”

    蘇惟一聽就不再哭了,跳起來就往衛生間跑:“我去洗個臉。”

    到了衛生間門口又停下,折回來往外跑:“我回去洗,再化個妝,不然太難看了。”

    蘇惟從201室出來時,南執與指間夾著一根煙倚墻站在她門口。他一件煙灰色襯衫,搭了一條卡其色褲子,極帥氣的外表和身材,卻因為指間的煙和臉上的莫名情緒而顯得異常落漠。

    蘇惟忽略一切不去問他,只對他笑笑說:“走吧,我們去找他吧。”

    南執與把煙頭按滅在垃圾桶上,扔掉煙蒂后牽過蘇惟的手,他什么也沒說,因為真的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兩人又邁進201室的門,南執與回頭跟蘇惟說:“這是我在公司的辦公室,之前是我爸的。”

    整整一層只他一個人用,兩人走遍這里也沒見到南在勛的影子。

    南執與又帶蘇惟回到他在城里的家,進門后南執與就搖搖頭說:“他應該沒回來過。”

    可兩人還是在這個家每個房間都找了一遍,最后南執與說:“他要是想躲,沒人找得到他。”

    蘇惟也知道,可她就是不死心,找不到他簡單讓她的心就像空了一樣,而那空的一塊地方又疼的難忍。

    直到天亮蘇惟也不肯放棄,本來南在勛可能去的地方就不多,他們就反復的在這幾處找著。

    天將正午南執與才強行把她帶了回去,強迫她吃點東西去睡覺。

    南在勛一直沒有回來,可蘇惟又覺得他回來過。因為她感覺到了,他曾在她身邊出現過。

    “婚禮會直播,怕你父母看到嗎?”南執與站在蘇惟身后,她還坐在露臺上望著車道遠處發著呆。

    蘇惟嘲諷的輕笑:“這會兒的我還在家里才對,都不知道有個南在勛,當然也不知道有你。如果這消息傳到中國,怕只是會被當做同名的人吧。”

    “對你的身份一切都沒對外公布,名字也只放出一個英文名,確保不引起你家人的注意就是。”

    “你安排吧。”

    “下午就開始準備了,我會派人過去找你。”

    說完南執與就走了,去檢查婚禮場地。蘇惟起身回屋,等著那些幫她做護膚,做各種保養和設計的人。

    打開衣柜想換件舒服的衣服,蘇惟卻愣住了,隨后轉身往出跑。找到南執與時她說不上是氣還是急:“你爸回來過,他的東西都帶走了。”

    南執與嘆了口氣,突然就笑了,可笑的任誰看著都不大舒服,他說:“那些是我收拾走的,你們過去了知道嗎?”

    “你憑什么拿走他的東西,我答應跟你結婚是因為要救南氏,可我沒答應你讓他成為過去。”蘇惟的眼睛里好像冒著火。

    南執與再也忍不下去,也怒道:“這是一場離不了的婚姻,比我父母當年的還要難。你除了接受,還有別的選擇嗎?”

    “跟你父母當年不一樣,那時在勛愛的是我,而你母親并不愛他。”

    南執與冷笑,抓住蘇惟的手腕說道:“你根本不明白,在那場婚姻里不愛的是我爸一個人。而我在現在這場婚姻里,都不確定自己對你是一種什么感情。實話我喜歡你,可沒喜歡到要娶你為妻的程度。我只是喜歡和你待在一起,跟你斗嘴都很快樂。我不知道愛情開始時是什么樣子,但我有點懷疑我對你不是愛情。那么你還認為這場婚姻中,只有你一個人是不幸的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