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李允恩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了

    大餐廳里音樂環繞,這里也沒什么真正的賓客,都是在酒店里冒充各個店主的服務人員。

    南在勛轉個身面對著蘇惟,紳士的朝她伸出手:“可以邀請你唱支歌嗎?我用鋼琴給你伴奏。”

    蘇惟滿心滿眼都是南在勛,這一刻在她眼里,南在勛是28歲時的樣子。就是那個又蘇又萌,又帥氣黏人的小哥哥,彈著吉他眼睛卻一刻都沒離開過蘇惟。

    兩人深情對視,南執與卻在一旁嘟噥著:“就讓你再勾引我爸幾天,早晚我把你趕出去。”

    他的聲音很輕,本以為不會有人聽到,可看到父親突然冷厲的視線看向他時,南執與立刻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東張西望著就走了。

    遠遠的拿杯酒喝著,不時的趁父親不注意就要給蘇惟幾個白眼。看到父親坐在鋼琴前優雅的樣子,再看看那個矮的不像話的蘇惟,南執與就替父親不值。就算是自己的父親已經七十多歲了,可還是讓他覺得蘇惟配不上父親。

    他知道這兩人相識在父親28歲的時候,那時兩人年紀相當,這更讓南執與覺得不值。父親多優秀又帥的男人,怎么就看上這么矮小又其貌不揚的死女人了呢?

    可當蘇惟的歌聲響起時,南執與就忘記了自己剛剛的所有情緒。她和父親簡直太般配了,就是這樣的畫面,如果父親是28歲,那就是愛情。不,現在也是愛情。啊,愛情的樣子好像很美好,很好吃似的呢?

    而且這個叫蘇惟的女人,在父親面前是那么柔軟,一顰一笑不做作,滿滿的愛意,藏都藏不住。時而會調皮,時而又溫柔,這讓人有一種錯覺,她在南在勛面前,有時像是他的女兒,有時又像是他的母親。這就是愛人的樣子吧?愛上了一個人,你所有美好的一面就都會展現在他面前。

    啊,他們又換樂器了,南執與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老爸是會彈吉他的,而且彈的那么好。

    蘇惟像個可愛的小姑娘一樣,就坐在南在勛身邊唱著歌。這副畫面太美好,南執與突然覺得胸口好堵得慌,像是被什么噎到了。

    是啊,吃了一晚上狗糧,南執與都撐的要暴走了。

    礙于父親的嚴厲,他卻不敢做什么,只能趴在桌子上不時的看上那兩人一眼。

    好氣哦,好想戀愛怎么辦?

    那邊的兩人又去吃東西了,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南執與拿著叉子用力的戳著盤子里的食物,哼,愛情的酸臭味可真惡心。

    “執與,不許浪費食物。”突然父親嚴厲的聲音就在他身邊響起,嚇的南執與連看都沒敢看一眼,趕緊躬身點了下頭就把盤子里被他戳爛的東西猛往嘴里塞。

    塞著塞著他突然委屈的,賴唧唧的回頭跟南在勛說:“爸,這菜里有洋蔥。”

    南在勛無奈的嘆著氣:“有洋蔥你還拿回來,快吐了去。”

    “哦”

    蘇惟無語的看著這兩父子的互動:“在勛,你兒子都26了,你不能再像對待小孩子一樣對他了,他會拒絕成長的。”

    南在勛訕訕的笑笑:“他從小缺失的太多,我就寵了點,以后不會了。”

    他也是感覺到了兒子在跟蘇惟爭寵,他心里也不舒服。這個從小沒有親生父母的孩子,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李允恩收養。可放在身邊都不到一天,這孩子就被送到他這里來。

    之后李允恩不聞不問,直到孩子上小學了她才無意中遇到一次。要不是南在勛去接兒子放學,李允恩甚至都不知道這就是她名下的那個養子。

    在南執與心里,從小到大的親人就只有一個父親。如今父親卻有了心愛的人,他心里的孤單和突然失去的安全感,讓他特別敵視蘇惟。

    父親身邊的應該是他,父親最寵最包容的也應該是他,可現在父親竟然為了這個女人而教訓他。南執與難過極了,可又無法表達。他是男孩子,應該說早就是個成年男人了,不能再戀著父親的溫暖,應該學會獨立,也不能再害怕孤單。

    雖然是答應了蘇惟的話,可南在勛還是親自去拿了一份食物給南執與。這一屋子的人,也僅有他一個人了解兒子愛吃什么,又堅決不吃什么。

    啊,蘇惟懊惱極了,這什么感覺啊這是,怎么這么別扭。明明南執與跟她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現在怎么讓她有一種老來得子的感覺?!

    特喵的還不敢教訓,就怕那小子又賴唧唧的,然后他爹就心疼了。自己怎么就像是那惡毒的后母,白雪公主里的后媽一樣,簡直都快正義感爆棚,把自己消滅掉了。

    在晚宴結束時,三人一起往樓上走,蘇惟盡量慈愛的對南執與說:“執與啊,喜歡中餐嗎?明天我給你做好不好?”

    南執與剛想說不喜歡,可對上父親眼神中的警告他立馬改口:“喜歡,我從小就喜歡中餐。”

    南在勛滿意的笑了,又叮囑蘇惟道:“他除了洋蔥幾乎不戒口,只要不放洋蔥就行。”

    “不會放洋蔥的,我也不吃你忘了嗎?”

    南在勛點了點頭,突然就想到了當年蘇惟跟jon一起,參加南李兩家家宴的事,他笑著說:“我也快五十年不吃洋蔥了”

    “今天晚宴上的菜都是我考慮不周,忘了告訴他們不要放洋蔥了。”蘇惟說著的時候還歉意的看了南執與一眼。

    南執與卻絲毫不領情,別過頭去不看她。

    走這一路南在勛就跟蘇惟回憶起了當年的事,蘇惟就想起來問道:“jon后來怎么樣了,又來過嗎?”

    “沒有,你走后他就來了一次,得知你走了就回了美國,之后一直沒他的消息。”

    南在勛卻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住腳步回身問南執與:“對南氏發難的美國企業,法人叫什么?”

    “frank 是威爾森家族的人。”

    南在勛輕咬下唇,幾不可見的搖了搖頭,蘇惟見他這樣就問了一句:“怎么了?”

    “我原本猜想可能是jon,可他并不是威爾森家族的。”

    次日,南執與不再來蘇惟和南在勛面前晃,而是自己去了后院的別墅。

    南在勛正陪蘇惟在大餐廳里喝茶,就見同蘇惟來的那個南執與匆忙而來,過來沒等坐下就給自己倒杯茶先灌了進去,放下杯子才坐下說道:“爸,當年奶奶在南氏的股份為什么到了威爾森家族手里?”

    南在勛蹙緊了眉頭,嘆道:“她的股份本來是給了你伯父,看來威爾森家族如今是在你伯父身上下手了。”

    南執與氣惱道:“那看來伯父手里那些也是個問題,如今應該還不算到關鍵時候吧。”

    南在勛點了點頭,隨即說道:“聯系你伯父,讓他回國再說。”

    南執與起身道:“現在南氏股票在被大量收購,這是一場硬仗。”

    “你最好先去見見威爾森掌舵人,他不可能無目的發難。”

    “好,那我先走了爸。”

    南執與還沒等走到門口,餐廳的門就被人從外面推開。

    李允恩手里拿著筆記本電腦,朝南執與笑著點了點頭,就走到南在勛身邊坐下。

    把電腦打開推到他面前:“執與跟蘇惟的婚事商量怎么樣了?”

    南在勛看著電腦屏幕,李允恩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南氏的股票今天還是一樣,有多少吞多少。還有,他們的股東有誰想拋售的,全收了。”

    掛斷電話她看向對她怒目而視的南執與,非常溫和慈祥的笑著說道:“執與啊,媽媽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南氏未來只能是你一個人的,多一個人都不行。”

    南在勛冷笑:“你高興的太早了吧!”

    李允恩收起電腦起身道:“高興總是好事,早晚又有什么關系。”

    她走了,南執與一拳砸到桌子上,蘇惟默不作聲,她實在是沒什么辦法幫這父子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