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南執與的身世只有她知道

    這里南在勛又轉回來,拍拍眼里含淚的兒子:“沒什么可傷心的,再幫我安排一次跳傘,去吧。”

    南執與默默的點了點頭,徑直去車庫取車。

    南在勛進來時,蘇惟站在窗口,直到他從背后抱住她時,她才回了下頭問:“你生我氣了?”

    “沒有,我讓執與去安排放映廳,你去換下衣服,我帶你去看電影。”

    門被輕叩了兩聲,南在勛回頭:“進來吧。”

    南執與進來后看向蘇惟的眼神略有些怨念,蘇惟不解卻也沒理他。南在勛蹙了下眉頭道:“要是沒什么事,你就去安排我交待的吧。”

    “爸,看電影和吃飯我都能安排,但直升機和跳傘還是算了吧,蘇惟受不了那個,不信你問她。”

    南在勛臉上的不悅更甚:“我比你要了解她。”

    蘇惟聞言卻是一驚,見南執與眼神里對她的怨念更深,還是回瞪了他一眼,之后才跟南在勛說道:“我體質有些虛,有時候還暈車呢,直升機肯定不行。跳傘那感覺想想都恐怖,我可不去。你要非拖我去做那些,我就離家出走。”

    她盡量讓自己的語調聽上去輕松,南在勛的眼中卻還是閃過憂傷。這是蘇惟最受不了的,可她再寵他,再縱容他,也不包括這些刺激的事。畢竟他不是當年28歲的南在勛,而是76歲,還有不到三個月就走到他的生命終點了。

    蘇惟回身緊緊摟著南在勛的腰,把臉貼在他胸口上說道:“在勛,我從來都不是那種喜歡刺激的人,我就想跟你在一起平平淡淡的過日子。每天睜開眼睛就能看到你,一整天不管你去哪兒都跟在你身邊,這樣我就覺得很幸福了。”

    南執與默默的退出去,而南在勛久久的沉默著。

    他們越是小心的對待他,就越讓他心里難過。曾經在最好的年紀遇到她,再見時她還是那個她,而自己卻已到暮年。也許剩下的日子該用天來算了,以后這個世界上留她一個人要怎么活?

    南在勛的內心從沒有這么不理智過,他在痛恨自己為什么生的那么早,為什么就不能與她年紀相當,一起攜手走下去,直到他白了頭發那天,她也正好年華老去。

    這場電影終于也沒去看,就在南在勛開車帶蘇惟要去約會時,他們最不愿見到的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李允恩微笑端莊的站在車前,朝車里的蘇惟招著手:“蘇惟姐姐你回來啦?怎么不去找我玩呢?”

    如今的李允恩再不是那個18歲的小姑娘,她已經66歲了。她保養的很好,看上去也就四十多歲的樣子,況且從沒生育過,身材也就保持的相當好。

    南在勛很惱火,落下車窗冷聲道:“讓開”

    李允恩并沒有讓開,還是那么端莊的笑著,見到年輕的蘇惟讓她許是感覺自己也回到了當年一樣,甚至有些俏皮:“蘇惟姐姐,我可是特意來看你的,你干嘛不理我呀?!”

    蘇惟覺得這女人簡直是個魔鬼,兩人之間經歷了那么多,她竟然直到今日還能若無其事的叫她一聲“姐姐”。況且真實的年齡,她可是比蘇惟大了40歲,這姐姐她也叫得出口。

    雙方這樣僵持著,南執與看到就匆忙跑了出來,上前跟李允恩打了聲招呼:“媽,你怎么過來了?”

    李允恩很慈愛,但態度看上去又很疏離的握住南執與的手說道:“執與啊,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嗎。這事兒媽媽說等你長大些就告訴你,今天本來是想說的,可媽媽遇到了老朋友,她好像是有點怪媽媽呢。那就再等等吧,媽媽心情好時一定告訴你。”

    李允恩說這話時不知道自己面對的不是現在的南執與,而是跟她經歷過一次母子爭產大戰的南執與。

    就見南執與朝她笑笑說道:“媽,其實那個知不知道都無所謂的,難道知道了我就不是南執與了嗎?既然你來了,跟我進去吃過飯再走吧。”

    說著他就扶著李允恩,手上卻是使了力氣要把她帶走。

    南在勛的眼神里現在都有幾分陰狠,蘇惟趕緊打開車門下車:“執與啊,帶你媽媽去餐廳吧,我去跟她敘敘舊。”

    蘇惟是看出來了,南在勛父子倆其實都很想知道南執與的身世,可無奈只有李允恩一人知道。她今天用這件事來要挾蘇惟,想必是有什么對她來說更重要的事吧。

    南在勛朝下車的蘇惟冷聲道:“上車,你跟她沒什么舊好敘的。”

    蘇惟回身把身子探進車里,在南在勛的唇上重重的親了一下:“在勛乖哦,我就跟她說幾句話,反正電影院是你家開的,什么時候去看不行呢。”

    南在勛糾正道:“不是我家,而是我們家,那都是你名下的產業。”

    “好好好,是我說錯話了,是我們家的。那你還這么任性,說關閉一個廳就關閉一個廳,不知道我財迷嗎,趕緊賣票放人。”

    南執與默不作聲,狠狠的瞪著李允恩。蘇惟關了車門回身看著仍然站在車前的母子倆,笑笑說道:“走吧,對于你來說也是有快五十年沒見了,應該有很多話想說的吧。”

    直到看著蘇惟進了大門,李允恩才由南執與扶著跟了上去。南在勛氣的下車重重的摔上車門,大步越過她,斥了南執與一句:“你還不進去,在這磨蹭什么?”

    南執與隨即就放開了扶著李允恩的手,跟上南在勛的腳步。

    幾人在餐廳靠窗位置一一落座,本是兩排座椅,蘇惟跟南在勛牽著手坐在一處,南執與自己拖過一把椅子坐在一旁,而李允恩就一個人坐在蘇惟和南在勛對面。

    有人送咖啡上來,李允恩很優雅的品了一口,點頭道:“這里的咖啡還是那個味道,幾十年沒變過。”

    而蘇惟面前放的是一杯熱巧克力,因為她喝咖啡會心慌,所以南在勛絕不允許她喝。

    蘇惟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看著李允恩說道:“說吧,你想讓我用什么換執與的身世?”

    李允恩微微一笑:“你還是那么聰明,其實也沒什么,我這人向來不貪心。況且籌碼也絕對夠份量,不僅是執與身世這點小事。”

    南在勛立刻被她的話激怒了:“你別太過分,執與的身世他自己可以去調查。其他事你也休想拿出來要挾誰,我們沒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

    “是嗎?”李允恩輕笑出聲,看向蘇惟道:“那她如今還是當年的樣子你做何解釋?如果這事公之于眾,你覺得會不會引起轟動?那時可就不是你一個南氏保護得了的了,嗯,這一天天也很無趣,到真想有點熱鬧看看。”

    “媽,你至于要把事做這么絕嗎?難道非得眾判親離你才高興?”南執與的火氣不比南在勛小。

    蘇惟這會冷笑著:“李允恩你不覺得自己可悲嗎?就因為你愛上一個不愛你的人,你就要用一輩子來折磨別人,有意思嗎?”

    李允恩卻是完全不被激怒,笑著揚了揚眉毛:“有沒有意思我說了算,我覺得很有意思呀。”

    蘇惟笑著搖了搖頭:“你覺得這里的三個人,誰會被你要挾?”

    南在勛好像猜出蘇惟要干什么了,趕緊制止道:“小惟,不要跟她多說,我們走吧。”

    “我覺得你不應該帶她出去,不然你后悔那天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李允恩就是那么不慌不忙,而她的態度卻讓三人都快要氣炸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