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怕來不及了

    一臉委屈的南執與看了他爹一眼,然后繼續指揮蘇惟:“爸你別聽她跟你瞎說,她這人你可不知道,她把我欺負的,她父母都看不過去了。還好有他們給我撐腰,不然我都不知道被她欺負成什么樣了。”

    蘇惟氣的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指著南執與的手都直哆嗦:“你這個顛倒黑白的混蛋,就會當面一套背后一套,還跟你爸告狀,你問問他,說我欺負你他信不信?”

    南在勛在一邊閑閑的看著兩人斗嘴也不插話,就見南執與委屈巴巴的,就像個被拋棄的孩子一樣從沙發上站起來,拎上自己的東西就往外走。

    “爸,我先回去了,沒事兒,不能因為我影響你倆感情。我都懂,就是心里不舒服。”

    雖說明知道他是裝的,可南在勛的心還是被觸動了,回身把手搭在兒子肩上,語重心長的說道:“兒子,爸不會因為任何人委屈你。小惟也不會做出那么可惡的事,你們倆都是爸最愛的人。一個是我最愛的兒子,一個是我最愛的女人。你們好好相處,等爸不在那天,還要你來幫爸照顧她。”

    南執與知道自己鬧過了,聽著父親說的話,就難免想起父親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了。他連忙笑笑說:“我逗你玩兒還當真啊,爸你這是她一來就不正常了。真是的,行了,我自個兒找地方玩去了。”

    蘇惟不想打擾父子倆的真情表露,這會兒憋著氣也沒吭聲。等南執與一走她就不讓了,回頭就質問南在勛:“你跟你兒子都瞎說些啥呀,我用得著他照顧嗎?我告訴你南在勛,以后你再敢說這樣的話,我,我……”

    她“我”了半天,也沒說出來自己到底要把他怎么樣。

    南在勛卻扯出一個壞笑:“你就吃了我是不是?好吧,我又敗給你了,你吃了我吧。”

    “啊?”蘇惟有些懵了,南在勛可是還有三個月就76歲整了,還能那樣嗎?

    南在勛卻是沒顧她的驚訝,扯著人就往衛生間去:“你先去洗澡,不要拒絕我,我可是整整忍了48年。”

    他還是沒跟她一起洗澡,這是當年他最喜歡做的事,如今卻害怕被她看見自己滿身歲月的痕跡。

    在床上他始終不肯開燈,蘇惟尊重他,也不想他太傷心了。

    事后他說:“我身上都是老人的腐敗味,很難聞是吧?”

    她把頭扎進他懷里,在他胸口親吻:“不是,就是你特有的味道,我永遠都貪戀。”

    其實跟正常的76歲老年人比,南在勛完全不像。他這些年一直刻意的健身鍛煉,保持身材的同時也想讓自己盡量多活些年,只為了再多幾年等她的時間。

    蘇惟問:“95年兩國就建交了,你怎么不去看我?”

    “我去了呀,可你都不認識我。就連你媽媽抱著你出去,我都看見了。那時你好小,在你媽媽懷里還對我笑呢。”

    他沒說的是,看見女兒跟一個大叔笑,蘇惟媽媽很禮貌的教著小蘇惟跟大叔打招呼。五歲的蘇惟奶聲奶氣的跟55歲的南在勛說了聲:“伯伯好”

    南在勛的笑僵在臉上,之后就再不敢讓她看到自己。而以當時各人的真實年輪論起來,蘇惟叫南在勛爺爺也不為過。只是他一直保持讓自己比同齡人年輕一些,才讓55歲的他看上去也就像40歲。

    蘇惟上小學那天,南在勛就跟送孩子上學的家長們一起,站在校門口看著她走進去。她害怕極了,南在勛恨不得把她抱回來,不讓她去上學了。

    她升入初中了,報道那天南在勛還是在校門口。她開朗極了,一點也不怕生。她12歲,南在勛已經62歲。

    她高中考入重點校,南在勛開心極了。他投資在她家鄉開發區辦廠,有更多時間過來這邊。

    甚至他把跟蘇惟同年的兒子帶過來,南執與看著父親總盯著的那個小姑娘問:“爸,她是你私生女啊?”

    南在勛搖了搖頭,南執與不再問。

    蘇惟高考時南在勛也在,一直在考場外陪到她結束考試。她去大學報道時他跟她乘同一趟火車,就坐在她側對面的位置上,而她卻根本不認識他。

    她大學幾年一直有男生追求她,南在勛都暗中給破壞掉了。而那時他已經70歲了,再也不敢出現在她面前,甚至連擦肩而過他都不敢。

    這些事南在勛都沒告訴蘇惟,而她知道的時候,是南執與告訴她的。而她的家鄉,南執與之前也去過,只是到后來的后來才告訴她。

    “在勛,我開車帶你出去玩兒啊,讓你見識一下我的車技。”蘇惟在沙發上,頭枕著南在勛的腿,仰頭跟他說。

    “爸,你可別讓她開車,就她那車技純屬蓄意謀殺。”南執與坐在兩人對面說道。

    南在勛寵溺的用手指梳理著蘇惟的頭發,笑著說:“我相信你的車技,后院有你的專屬車庫,都是你喜歡的甲殼蟲。”

    “我不要坐后排,不許開甲殼蟲。”南執與又在搶話。

    蘇惟白他一眼,哼了一聲:“哪涼快哪待著去,怎么哪哪兒都有你呢!”

    南執與又毫無節操的跟他老爹告狀:“爸,你看她,我就是想多跟你待會兒,她就總趕我走。”

    蘇惟躺在沙發上就抱住了南在勛的大腿:“在勛,你兒子該斷奶了,直接踢出去就行。”

    南在勛笑著牽過蘇惟的手:“陪你出去走走。”

    南執與聞言就立馬從沙發上起來,蘇惟惡狠狠的瞪著他:“不許跟著。”

    兩人在酒店外邊散步,南執與就找了一處坐那望天。

    南在勛看著遠處的兒子,眼神意味不明,又低頭看了眼頭一直靠在他胳膊上的蘇惟。

    “小惟,跟我說實話,我到底還有多少時間?”

    蘇惟的身子僵了一下,但很快就裝做一副嗔怪的模樣白了南在勛一眼:“我哪兒知道你還有多少時間,別總瞎想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到這個時間段來的,要不是你在這里,我早就走了。”

    這話半真半假,不過她遮掩的情緒卻瞞不過南在勛,他輕笑一聲轉身面對著蘇惟:“經過等待的這40多年,我早就不像你想的那么脆弱了。我希望我想知道的事,是由你來告訴我,而不是其他人。”

    蘇惟嗔怒道:“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疑神疑鬼了,我騙你有必要嗎?”

    說完她轉身就往回走,實在是沒辦法面對這樣的南在勛。他太敏感也太聰明,蘇惟不確定自己能騙他多久,索性只有逃避。

    南在勛沒有追上來,一個人在院子里站了好久。直到南執與過來:“爸,你一個人站這兒做什么?你們倆吵架啦?”

    南在勛淡淡的笑笑:“沒有,我舍不得跟她吵架。你去把電影院騰出一間放映廳,還有江南那間西餐廳今天不對外,我要帶她去那吃飯。”

    南執與愣怔的看著父親,好一會兒才問道:“還要我安排其他事嗎?”

    “準備直升機,我來開。”

    “爸,我知道您想給她最好的,可直升機這件事還是考慮一下再說吧。”

    南在勛搖了搖頭,眼里是掩不住的憂傷:“我怕來不及了。”

    看著父親不再挺直的背影,南執與突然轉過頭去不再看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