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南在勛那個該死的兒子

    “我不知道要找多久,但只要一天沒找到我就找一天,一輩子沒找到,我這輩子就都用來找他。”

    蘇惟的話震撼到了南執與,他的視線越過蘇惟看向那間臥室,那是他的父親南在勛住了50年的房間。

    他就在那里等著他最愛的女人,等了足足48年,把自己從青春等到老去,直到死那天都在盼望著她能到來。

    南執與再沒跟蘇惟胡鬧,把東西收好放進背包說:“我先回去睡覺了,我們明天一早啟程。”

    “早點睡吧,不過等不到明天早上,我們凌晨3點準時出發。”

    南執與笑了:“你們倆都這么執著,非要堅持這個時間。”

    兩點半南執與已經到了蘇惟的房間,看到她也已經準備好。兩人都背著大雙肩包,里面裝著兩人隨身必用的東西和一些衣物。

    蘇惟說:“開始我們的旅程吧。”

    南執與把手伸出來,跟蘇惟握在一起,兩人牽著手走出201室的房門。

    再打開門回來,結果兩人都看到了這個房間還是他們出去時的樣子,這讓人沮喪極了。

    蘇惟看了下時間說:“還有二十多分鐘呢,再等等吧。”

    “正好我讓樓下做了早餐,先吃了再走吧,不然怕到那邊再遇到什么事吃不上飯。”

    蘇惟嫌棄的白了南執與一眼:“一天天的,就知道吃。”

    南執與也不反駁,出門看著正有人送早餐過來,就招呼蘇惟抓緊吃了。

    兩人吃完南執與收拾的,把餐具都放到托盤上放到門外地上。回身就見蘇惟拖著他的大背包過來:“快點走,馬上三點了。”

    兩人又一次邁出房門,可退回來時發現還是那個樣子。蘇惟站在門口低著頭生氣,抬腳就踢到門框上。還好門邊的餐具已經被服務員收走,不然她這一腳踢出去就都得踢飛了。

    南執與把她拉進屋來,兩人又一次走出去回來,結果這次南執與都氣的把背包甩到地上,回身坐到沙發上就不動了。

    蘇惟坐到他對面:“怎么搞的啊?”

    南執與咬了咬下唇半天沒吭聲,突然起身問蘇惟:“紅酒你能喝點嗎?”

    “拿來吧,我現在很需要喝點酒,不然想殺人。”

    南執與甩掉外衣推門出去,蘇惟重重的躺倒在沙發上。這時就聽南執與又開門進來,朝蘇惟招著手喊:“你快過來看。”

    蘇惟支起身子問:“看什么呀?”

    “快來快來”南執與的表情興奮極了,蘇惟就從沙發上爬起來跑到門口。

    順著南執與的視線蘇惟驚呆了:“這怎么回事?”

    南執與的眼神亮極了,興奮的抓住蘇惟的肩說:“我們剛才其實成功了。”

    蘇惟看著門口放著的那個托盤,里面的餐具還是之前的樣子,她興奮的跳了起來,結果就撞到了南執與故意放在她頭頂的手上。

    打開他的手把人拖進來:“快點,再試一次。”

    “不喝酒了?”

    “不喝不喝,別耽誤時間了。”

    兩人又一次背上背包,跨出201室的門。轉身時南執與提醒蘇惟:“清空你的大腦什么也別想,避免又穿回去。”

    蘇惟重重的點了點頭,兩人牽著手進屋。

    這時就聽到臥室里有人在說話,南執與退后了一步道:“我不能進去,怎么聽著那說話的像是我自己呢?”

    “那你先等在門外,等我確定了你再進來。”

    蘇惟特意大開著門,讓南執與站在走廊里等她。她把背包放到沙發邊的地毯上,輕輕走到臥室門口,推開門時見室內兩個人都看向她。

    一個坐在床邊的年輕人驚訝的看著蘇惟那張臉,而躺在床上的白發老者朝她笑著伸出手:“小惟,你回來啦?”

    “我回來了,在勛。”

    她撲到床邊把臉埋進他的手里,他另一只手撫摸著她的頭,輕聲哄著:“乖別哭,別哭啊。”

    好一會兒蘇惟才抬起頭來,抹了把眼睛回頭跟現在站在床邊的年輕人說:“南執與,未來的你就在門外走廊里。我覺得你們兩個還是不要見面的好,怕是會發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看上去有些稚嫩的南執與慌亂的點了點頭,回頭跟南在勛說:“爸,那我先走了,等方便時再回來。”

    “去吧,好好照顧自己,公司的事別太累了。”

    “嗯,放心吧爸,你有事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看著這么乖巧的南執與,蘇惟有些不適應,隨即就想到了要報仇。起身攔住他的去路,一副長輩的樣子說道:“我是你爸爸的妻子,你是不是應該管我叫阿姨或者是繼母?”

    南執與有些尷尬,回頭向父親求助,南在勛則笑咪咪的看著蘇惟。這一刻的她像個狐假虎威的小狐貍,看那滿眼的狡黠,肯定是在未來的執與那吃了虧。南在勛選擇默不做聲,南執與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老爹。

    曾經最寵他的老爹這滿眼的寵溺都給了面前這個小女人,而自己就像是被爹扔出去的破玩具一樣,用來取悅他的女人。

    南執與想趁蘇惟不注意跑出去,可這女人也太靈活了,那一又眼睛滴溜溜的盯在他身上。

    還在那威脅著:“快叫啊,不叫阿姨就叫后媽,快點的。”

    見南執與閉緊嘴巴,一副死也不開口的樣子,蘇惟回頭就跟南在勛撒嬌:“在勛,你看你兒子啊,他不尊重我。”

    南在勛很沒底限的朝兒子說:“執與啊,你就叫一聲吧,叫阿姨就行。”

    南執與氣的沒脾氣,呼哧呼哧的嘴角直抽抽:“爸,你不是說她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嗎,我叫不出口。”

    “輩分關年齡什么事,讓你叫你就叫,哪那么多廢話。你要不想叫也行,跪下給我磕頭我就不讓你叫阿姨了。”

    南執與氣的一張俊臉漲個通紅:“你,你欺負人。”

    “我就欺負你了怎么著?”

    南執與也火了,指著蘇惟跟南在勛說:“爸,我不同意你娶她。”

    蘇惟握住南在勛的手,得意的昂著小腦袋瓜子:“你的反對無效,我們在你爸28歲那年就結婚了,嗯哼,南執與小朋友,快磕頭吧。”

    說完這句話蘇惟突然想起來回頭問南在勛:“你今年多少歲了,在勛?”

    這個問題讓南在勛眼神都黯淡下去,聲音很輕的說道:“76了”

    蘇惟心情相當復雜,這么說沒有多少時間他就要永遠的走了。

    趁著兩人說話的空當,南執與悄悄的溜到門口,打開門時才回頭說了句:“爸,我先走了啊,你千萬別娶這個女人。”

    蘇惟正在傷心,聞言就跳了起來,指著南執與吼道:“姓南的你給我等著,早晚我讓你跪到我腳下。”

    “做夢吧你,可惡的女人。”

    說完南執與就開門跑了,而蘇惟也明知道追不上他。

    南在勛躺在床上,看著炸毛的蘇惟笑出聲來,牽過她的手問:“你那邊幾月份吶,怎么穿這么多?”

    “啊?你不說我都忘了,哎呀,好熱。”蘇惟甩掉身上的外套,又把毛衣也脫下去,打開衣柜找到夏天的衣服換上。

    回頭問南在勛:“這會兒幾月份吶,怎么這么熱?”

    “六月份,正是夏天能不熱嗎!”

    蘇惟換完衣服就往出走:“你等一會兒,我把你那個該死的兒子叫進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