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姓南的,我跟你勢不兩立

    蘇惟帶南執與在城區轉了很長時間,去了她從小讀過的所有學校,還有她住過的所有房子。這都是南執與執意要去的,蘇惟拗不過也只能由著他。

    回去時蘇惟堅持讓南執與睡床,他卻十分固執,硬把蘇惟推進臥室。

    躺在床上蘇惟想,南在勛能教育出這么好的兒子來,應該是個非常合格的父親了。只可惜,他那么希望她能給他生個孩子,她卻沒做到。

    想到這兒蘇惟起床,找出中藥丸來吃下。那是她之前買好打算帶走的,后來跟南在勛一起回來時又帶回來。

    這回看來要一直帶在身上了,都不知道今天在這兒明天又會在哪兒。

    早起老蘇同志又要去早市,睡在沙發上的南執與興奮的跳起來:“叔叔,我能跟你一起去嗎?”

    老蘇一聽就開心了,這么好的女婿帶出去多有面子。立刻答應了,還回屋把媳婦兒叫起來:“走走走,在勛要跟我去早市,你也一起去吧。”

    老蘇實在是個悶人,又特別想炫耀一下,就只能把性子爽快的媳婦兒帶上了。

    他回屋叫媳婦兒這會兒,南執與也敲開了蘇惟的門:“叔叔要去早市,我想跟他去。”

    蘇惟正睡的迷糊,聽這祖宗不光晚上折騰人,大清早的又來精神了,就沒好氣的白他一眼:“去什么去,好好睡你覺去,跟老頭兒湊什么熱鬧。”

    這話正被老蘇聽去,當時就火了,過來把蘇惟扯出來:“快點兒的,你也收拾收拾,咱們早餐直接在樓下吃一口。”

    南執與她敢惹,老蘇同志蘇惟就不敢惹了,不情不愿的進屋收拾,出來洗漱完就見南執與笑呵呵的等在門口。蘇惟清夢被擾這一肚子火沒處撒,一眼一眼的剜著南執與。他非但不生氣,還好笑的戳戳蘇惟的頭,小聲在她耳邊說:“我爸就說你起床氣很大,還真是這樣。”

    蘇惟氣哼哼的瞪他一眼:“這才哪到哪,我還沒殺人呢。”

    南執與笑嘻嘻的牽住她的手:“別生氣了,快走吧,叔叔跟阿姨都下樓了。”

    “什么叔叔阿姨的,我跟你爸結婚了,按輩份你怎么也要叫外公外婆。”

    南執與不接她的話,直接把人拖出門外,回身鎖了門。蘇惟盯著他手里的鑰匙嘴角直抽抽,這老蘇同志兩口子簡直了,這才哪么一會兒的功夫,就把家門鑰匙都給這小子了。

    鎖完門南執與就把鑰匙往口袋里一收,牽著蘇惟的手下樓。蘇惟不肯被他牽,他還很不滿意呢:“你不牽住我的手,萬一我不知道跑哪去了怎么辦,你就不怕到時找到我爸了,他跟你要兒子?”

    “行行行,算你狠。”

    反正只要他把他爹搬出來,蘇惟就只能妥協。

    兩人出了單元門時,老蘇媳婦兒正跟樓下的鄰居熱情的聊天,見到南執與出來就招手:“在勛吶,來過來,這是三樓你喬嬸。”

    南執與很有禮貌的過去打招呼:“喬嬸早。”

    “哎,早早,這孩子長的可真標致。”

    老蘇媳婦兒又以十分謙虛的態度炫耀了一番,這話里話外都是自個兒這個女婿有多好。

    老蘇不吭聲,可誰都能看出來他連皺紋都開了不少。

    從家到早市只有兩條街,這一路上啊,老蘇媳婦兒就沒斷了跟人搭話。人家問:“嫂子去早市啊?”

    “嗯,去早市,這不是小惟對象來了嗎,帶他去早市轉轉。”說著話就要把南執與扯到人前來。

    南執與就叔叔阿姨的叫了一路,蘇惟幸災樂禍的在一旁看著。

    到了早市可把南執與好奇壞了,指著一個攤位說:“小惟那個聞著好香,我想吃那個。”

    蘇惟啪一下打他手上:“一個油炸糕有什么好吃的,那油都不知道用多長時間沒換了。”

    南執與委屈的扁著嘴,轉身就跟老蘇媳婦兒說:“阿姨,咱們早餐能吃油炸糕嗎?”

    “行行行,等阿姨去買啊。”

    “不用,我去買就行。”說著南執與回身朝蘇惟伸出手:“給錢,我要去給阿姨買油炸糕。”

    蘇惟氣啦啦的掏出幾十塊零錢塞給他,就見南執與樂巔巔的跑去買了幾個油炸糕回來。

    說好的帶回去早餐吃的呢?還燙嘴呢就被南執與吃掉一個。又看到下一個攤位時說:“那個看上去很好吃,我去買。”

    沒一會兒,醬香餅又買回來了。

    這一路他都這樣,見這個買點那個也買點,結果本來打算好的去個大點的店吃早餐,變成了一家人人手一杯豆漿,一路走著就把早餐給解決了。

    路上蘇惟買了些水果,到家沖了點檸檬蜂蜜水。遞給南執與時還兇巴巴的瞪著他:“你說你這一早上都吃了些什么呀,趕緊喝點檸檬水。”

    南執與接過檸檬水喝掉,放下杯子時一臉委屈:“你怎么就這么煩我,回頭我一定告訴我爸。”

    蘇惟氣結,真是沒治了,他總知道什么辦法能治得了她。

    “行了行了,我不說你了,送你回去給我辦個盡量長期的居留手續,我這邊正常渠道過去。”

    “就不能讓我再多留一天嗎?我這才剛住一晚。”

    “不行,這事兒你跟誰說都沒用,我急著去找他。”

    南執與扁著嘴,蘇惟氣結的在他胸口戳了兩下:“能不能不學你爸的樣子。”

    “我是他帶大的,從小就學會了,改不了。”

    “好好好,你都有理行了吧。”

    “那你今天帶我去哪兒玩?”

    “玩兒什么玩兒,好好在家待著。”

    “那我就回頭告訴我爸。”

    “倒霉孩子,你再拿你爸嚇唬我,就給我滾回韓國去。”

    “不要,你趕緊帶我出去玩兒。”

    末了蘇惟還是受不了他的糾纏,跟老蘇同志要了車鑰匙,帶著南執與出去足足轉了一天。

    晚上回家后把蘇惟累的,稀里糊涂洗了個澡,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南執與卻很有精神的正跟老蘇同志在那胡扯,天南海北的扯到十點來鐘。

    這把老蘇同志稀罕的呀,這女婿好啊,這性格多好。

    結果早起蘇惟偷偷掐南執與胳膊時,就被老蘇從身后拍了她的頭一巴掌:“你這孩子我不說你,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呢。怎么還賽臉呢,整天欺負在勛,你還有完沒完了。”

    南執與在一旁裝著委屈,還故做大度的替蘇惟說情。這個腹黑的,蘇惟氣的真想暴踢他一頓。

    他一邊攔著老蘇同志一邊兒說:“叔叔我沒事兒的,蘇惟罵我打我我都不介意。真沒事兒,你快別說她了。她也就對我一個人這樣,對別人可從來不會,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么會怪她。您看我這胳膊,就青了一點兒,過幾天就好了。”

    說著他還挽起袖子把被蘇惟掐過的地方給老蘇看,蘇惟簡直不敢置信了。自個兒啥時候掐那么重了,明明是這小子自個兒偷著又下了黑手,回頭就栽她頭上來。

    結果蘇惟被老蘇夫妻倆教育了一大早上,南執與就在一邊裝無辜,還裝做很心疼蘇惟的樣子勸著夫妻倆。

    好不容易老兩口放過蘇惟了,就剩倆人在客廳時蘇惟咬牙切齒的指著南執與:“姓南的,你給我等著。”

    就見南執與微微一笑,蘇惟就覺得哪里不對呢,他笑的像只狼一樣。

    還沒想明白南執與為啥那么笑,蘇惟后腦勺上又狠狠的挨了一巴掌。老蘇媳婦兒不知道啥時候出來的,正站她身后叉腰瞪著她。

    “這日子沒法兒過了,姓南的你等著,我跟你勢不兩立。”

    南執與是當著老蘇夫妻倆的面分外乖巧,總是故做被欺負又很隱忍的模樣。

    蘇惟慢慢的也學聰明了,待到父母都出門去了,她站在臥室門口朝南執與招招手:“你過來一下,這有你爸的東西等你走時帶回去。”

    南執與跟著就過來了,蘇惟抓住他的手腕帶他進了臥室。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