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長的帥的都容易被原諒

    接下來兩人又商量了一套說辭,能讓蘇惟的父母相信,并且放蘇惟走。

    南執與打了個電話,兩個多小時后就有人送了東西過來。他跟蘇惟說:“這是我去你家要帶的禮物,你看看還缺什么?”

    “你不用帶什么,我父母應該也不會收。”

    “我會讓他們收下的,你的拒絕我不接受。”

    兩人出現在蘇惟家門外,老蘇媳婦兒來開的門,見到蘇惟就埋怨著:“你這孩子怎么回事,讓你帶你爸去看病,你半道跑哪去了?”

    “阿姨,都怪我,半道把小惟帶走了,明天我帶叔叔去醫院。”

    南執與面帶笑容,態度十分親切。

    老蘇媳婦兒愣了一瞬,隨即就拉下了臉:“你不是走了嗎,都不要我們小惟了又來干啥?”

    “阿姨,我當時是有急事不得不離開。這回家里的事都處理好了,就來接小惟跟我回韓國去。”

    “你愛接誰接誰,我們小惟跟你折騰不起。”說著老蘇媳婦兒就推了南執與一把,把蘇惟拉進屋重重的把門關上。

    蘇惟要出去被老媽攔著,只好就在門口跟老媽解釋道:“媽,他當時真的是有急事。他家的產業被人趁他不在時搶了,他當時急得連招呼都忘了打就趕緊回去了。也是來接他的人就在樓下,不然他也不會那么急著走。”

    “就算是這樣,那回國一個多月也不聯系你,還不是心不誠,你可別讓他耽誤著了。媽寧可你晚點結婚,也不能跟這種不負責任的人耗著。”

    “媽,不是他不聯系我,是他回家之后行動就被控制了。確切的說不是回家之后,是出了咱家這個門就被人控制了。直到現在他成功解決了所有的事,才又能來找我。”

    老蘇媳婦兒聽得一愣一愣的:“他們啥人家呀,咋這么多事兒,聽著跟電視劇似的呢?”

    “他家是韓國很大的家族,企業做的特別特別大。而他是他父母唯一的孩子,也是唯一的繼承人。所以了,算計他的人多了去了,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

    “這樣啊,哎呀,那是媽錯怪他了嗎?”

    “那可不,你可是真錯怪他了。”

    這回老媽也不攔著了,蘇惟趕緊把等在門外的南執與放進來,偷偷的朝他比了他剪刀手。

    南執與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才多一會兒啊,蘇惟的媽媽也太容易被說服了。看來自己老爸當年在這兒留下的印象應該不錯,如今自己算是受益人了。

    兩人到的時候就已經是晚上七點左右了,南執與進門跟老蘇夫妻倆聊了一會兒,沒覺得怎么樣就九點多了。

    蘇惟催著父母去睡覺,老蘇夫妻倆對視一眼,然后由老蘇同志開口道:“小惟呀,你去酒店給在勛開間房吧,咱家這條件怕他住不習慣。”

    蘇惟哪敢放南執與出去,怕他萬一不知道穿越到哪去了就麻煩了。便跟老蘇說道:“讓他住我屋就行,我睡沙發。”

    是的,蘇惟家條件真的很一般,家里的臥室僅夠自家人用,多一間客房都沒有。

    這就是她跟南在勛的差距,通過跟南執與的談話,蘇惟知道了南在勛出生于1940年。那可是比自己爺爺也沒小幾歲,而他在當時的生活就已經是蘇惟家近50年后還無法企及的。

    再看如今的南執與呢,這個跟蘇惟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年輕人。他擁有著他們國內幾乎最頂級的家族支持,做為家族唯一繼承人,他從小經歷的一切都是蘇惟無法了解的。

    在來到蘇惟家里時,南執與良好的修養讓他沒對這個家有任何輕視,反倒是處處好奇,卻又隱忍不去窺視。

    看來他的養父母真的給了他最良好的教育,才讓他有這么好的修養,而他跟蘇惟是同齡人,這不免就讓蘇惟在他面前有些自慚形穢。

    “你睡臥室吧,自然應該男人睡沙發才對。”南執與說著就自己往沙發上一躺,試了下長度。當然比南在勛略矮那么一點的他,睡在沙發上還是有點憋屈的。

    蘇惟去收拾好臥室,拿上自己的枕頭和被子出來說:“我比較短,睡沙發更合適,你去臥室吧。”

    南執與聞言笑了起來:“我父親當時跟我說時我就覺得有意思,你還真就這么說的。”

    蘇惟不解道:“我怎么說了?”

    “你不說高矮,而用長短來形容人的身高,我父親就覺得特別有意思,他跟我說時我也覺得很有意思。”

    蘇惟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我媽這么說習慣了,我就也這么說了。”

    南在勛接過她拿出來的枕頭和被子放在沙發上,回身問道:“我可以出去走走嗎?我還沒來過這邊。”

    “那你等我穿件外衣,你自己出去我怕你不知道走哪兒去了。”

    蘇惟穿了件羽絨服出來,同時手里又拎著一件遞給南執與:“這是你爸爸放在這兒的,你跟他身材差不多應該能穿。”

    南執與接過來穿在身上,看了眼蘇惟身上那件。這個蘇惟是一點辦法沒有,當時跟南在勛一起回來,兩人帶了幾套情侶裝,現在跟南執與一起穿的羽絨服就是其中一套。

    “他比你高,但你比他壯些,穿上還挺合身的。”

    南執與抬了抬胳膊,稱贊道:“這款式真不像是那么多年以前的,而且穿著很舒服。”

    蘇惟淡淡了笑了,這對于她來說當然不是近五十年的衣服,這可是她前幾個月設計出來,南在勛找人加工的。

    兩人出門后南執與說:“我比我爸矮一點,他188,我185。”

    他言談中完全不把南在勛當做養父,而時刻都在潛意識中就當他是親生父親。

    下樓蘇惟拿出車鑰匙,南執與略有驚訝:“你會開車?”

    “剛上大學那會兒學的。”

    “這個到是沒聽我爸說過。”

    蘇惟笑了,打開車門坐到駕駛位,等南執與上來她便說道:“我跟在勛在一起時都出不了那棟樓,會不會在那里都無所謂。”

    “我爸說他特別佩服你,足足被關在那里一年多,竟然從沒見你煩躁過。”

    蘇惟熟練的發動車子往小區外駛去:“煩躁能有用的話,我那時肯定做一個全世界最煩躁的人。”

    “你真的很聰明,也很理智。我爸跟我說這些的時候,我就特別佩服你了,就像他一樣。”

    蘇惟不想讓他繼續這個話題,就問道:“你媽媽還好嗎?”

    南執與想了想,長嘆了口氣道:“用平常人的眼光來看她無疑是活的非常好也非常成功的,權利把持了半輩子,財產事業日益壯大。也許只有我知道她并不開心,原因我不說你也能明白。我爸說最初我媽一直強調不愛他,可后來他知道我媽是愛他的。”

    蘇惟笑了,不過笑的滿面嘲諷:“她的愛還真是讓人消受不起,把男人往死路上逼的女人除了她我還真沒見識過旁人。”

    “這一點我無權評價,畢竟她養了我那么多年。不過我可以負責任的說,她做出的一切也怪不了她。我自從被她收養就很少去李家,就是我的外祖父家里。那個家族真是讓人無法接近,他們對權利和財富的執著簡直堪稱恐怖,我媽就是受了外祖的影響。”

    “你奶奶還健在嗎?”

    “不在了,她去世挺早的,我都沒見過。我爺爺我到是見過,可也是聽我爸說我見過,我自己是一點印象沒有。爺爺去世時,我才兩歲不到。”

    “李允恩那么專注權利和財富,你小時候是保姆帶大的吧?”

    “她事業的確很忙,我是我爸帶大的。在上學之前我都一直跟他住在那家酒店里,后來上學了我就要進城住。只有周末才能回去,不過每次都是我爸開車接送我。有時候我不想住在城里,他就每天開上四個小時車,早晚接送我。”

    “他一直很喜歡孩子,可惜沒有過自己親生的,不過看你成長成這個樣子,我想他一定很喜歡你,有你也足夠了。”

    “這一點我非常感謝他,從來沒讓我感受到自己不是他親生的孩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