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我叫南執與

    他說的是韓語,這讓老蘇不由得愣住了,回頭扯了下蘇惟的衣袖說:“小惟,他說的不是中國話。”

    而接下來老蘇更愣住了,就聽自己閨女也正用外國話跟那人交談。

    蘇惟說:“我打你父親,是因為你的父親南在勛背叛了我,難道不該打嗎?”

    黑西裝的男人詫異的瞪大眼睛,注視了蘇惟好一會兒才像找回自己的聲音,他這會兒卻是怒氣消了不少,很和氣的說道:“這位小姐你怕是弄錯了,我父親不是南在勛。而是南在勛的哥哥,叫南在赫。你說背叛你的人,應該是我二叔。”

    蘇惟覺得自己的心突然就從剛剛的憋悶,一下子就開出花來了。臉上的笑容甚至都收不住,連忙問道:“那,你二叔呢?”

    輪椅上的老人這會兒也用一種極其復雜的眼神看著蘇惟,之后就被兒子帶出了這間屋子。

    在出去前南在勛的侄子跟蘇惟很客氣的說道:“麻煩您在這里等一下。”

    “好好”蘇惟覺得他應該是去找南在勛了。

    這里的保安也退了出去,沒一會兒就送上茶點來,態度也恭敬異常。

    老蘇一頭霧水,喝了口茶還是一頭霧水,抬頭問蘇惟:“小惟,這到底是咋回事兒啊?你啥時候學的外國話?他們到底是追究還是不追究了?”

    蘇惟握住老蘇的手笑著說道:“爸,這樣啊,我先送你回去,他們去找在勛了,我找到他就回家。”

    老蘇還是不放心把閨女一個人扔在這兒,可無奈蘇惟硬是把他帶到走廊里,又從進來那道門出去。

    蘇惟把車鑰匙給了老蘇:“爸,核磁你今天先別做了,你先開車回家,在家等我很快回來。”

    蘇惟覺得特別對不起老蘇同志,可這會兒也不容她耽誤,必須趁著能找到南在勛時趕緊去找到他。

    老蘇攔不住蘇惟,只好看著她又出了那道門。老蘇自己去做了核磁,然后就開車回家了。

    蘇惟出了那道門又站在酒店一樓走廊里,她開心極了。現在竟然可以這么自由的來去,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南在勛了。

    又回到那間屋子,茶點還放在桌子上,茶水還是那么熱。蘇惟站在窗口看著院子里,風吹進來感覺那么舒服。

    又是一個多小時左右,南在勛的侄子穿著一身黑衣裝又回來了。他進門時朝蘇惟點頭笑笑,蘇惟也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進門后這人往一邊讓了讓,蘇惟就見到年輕的南在勛也穿著一身黑色西裝走進來。

    蘇惟興奮的叫了聲:“在勛”

    卻見他非常客氣而禮貌的朝蘇惟點點頭:“你好,蘇惟小姐是嗎?”

    “在勛你怎么了?”蘇惟的笑容僵在臉上,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卻對她笑的那么疏離。

    蘇惟踟躕不敢上前,就聽對方非常客氣的說道:“麻煩蘇小姐借一步說話。”

    他說的是地道的中文,發音相當標準。蘇惟驚訝非常,跟著他走出房間。

    在他的帶領下,兩人到了蘇惟最熟悉的201室。

    進門后看著熟悉卻顯得陳舊的家具,蘇惟覺得太親切了。然而面對對方的客氣疏離,她只能安靜的坐到沙發上。

    對方坐到她對面時,蘇惟抬頭打量著他。是南在勛,卻是氣質上變了很多。由于對她的客氣,讓他氣質冷硬許多。

    蘇惟打量他時,他也打量著蘇惟。兩人眼神對視時都笑了笑,就聽他說道:“你好,我想我有必要自我介紹一下。”

    蘇惟愣怔著,呆呆的看著他。

    他又笑了笑:“南在勛是我父親,我叫南執與。”

    蘇惟覺得自己應該是有心理準備的,她老早就懷疑南在勛跟她不在同一個時代,可真的把這件事如此直白的告訴她,還是讓她不想接受。

    見蘇惟不吭聲,南執與接著說道:“不過我不是我父親的親生兒子,我是他在五十歲時領養的。確切的說,應該是我養母領養的我。”

    聽到這話蘇惟終于開口了:“你養母是誰,李允恩嗎?”

    南執與點了點頭:“對,而且我是我養母一手帶大的。由于她跟我父親離婚的事一直沒對外界公布,而我母親也終生沒再嫁,我就還是跟我父親姓南。”

    蘇惟點了點頭,追問道:“你父親現在在哪兒?”

    南執與面色稍黯,沉聲道:“我父親去世一年了,今天是他的祭日。”

    “怎么會?你是騙我的對不對,是你母親讓你這么跟我說的對不對?我只不過離開他一個月,他不可能會去世一年,都是你們騙我的。”

    蘇惟說著就哭了起來,一邊哭著還搖頭說著:“不會的,在勛不會死,他不會扔下我。”

    “蘇小姐,請你冷靜一下。”

    蘇惟強迫自己聽他說下去,她可以不說話,但眼淚她卻止不住。

    “蘇小姐,我父親去世時76歲,是突發心臟病,那天是2016年9月3號,時間是凌晨3點。”

    “你胡說,這完全不可能。我來的日子就是那一天,也是那個時間。他明明好好的活著,那時他才28歲。”

    南執與起身從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剛要打開又放了回去:“我父親說你有腸胃炎不能喝啤酒,那我怎么做能讓你冷靜一些呢?”

    蘇惟伸開兩手做著下壓的動作,就好像這樣就能壓下她心里的情緒一樣。

    她艱難的開口:“我盡量保持冷靜,你說吧。”

    南執與又坐到她對面,看她在努力克制著不僅嘆了口氣:“你和我父親的事我都知道,我跟他感情非常好。他說有一天你會來找他,他還讓我勸你好好生活。”

    南在勛當時跟養子說這些事時,南執與特別驚訝,甚至覺得父親可能是老糊涂了,或者是一個人在這邊住的太久,有些妄想癥吧。

    父親說他在這里遇到了一個跟自己兒子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姑娘,然后他們相愛了。并且在沒有人祝福的情況下,他娶了她。

    可婚后僅僅一個月,他們就永遠的分開。南在勛從瘋狂到消沉,最后平靜的在這棟樓里一個人住了48年。

    他終生沒有再娶,始終堅信著蘇惟有一天會回來找他。直到他臨死那天養子來看他時,他還拿照片給養子看:“你看看,小惟多好。南氏時裝公司就是因為她創辦的,她是第一任設計師。”

    南執與有些相信父親的話了,父親那臺留了48年的筆記本電腦早就不能用了。那里面的東西被他幾次拷貝出來,一直到現在都沒流失過一點。

    給養子看照片時,南在勛是幸福也是自豪的。他一直在說:“小惟很愛我,我也很愛她。”

    聽著南執與的話,蘇惟又一次痛哭失聲:“我真的很愛他,我也早就想過我們倆不同時代,可沒想到我再來時他都不在了。”

    “我父親說你有一半南氏印章?”

    蘇惟從脖子上摘下那枚印章遞給南執與,南執與拿出另一半來點了點頭:“我父親在南氏的肌份大部份留給你了,我現在算做是代你管理南氏。”

    蘇惟搖著頭:“人都沒了我要那些股份有什么用,你留著吧。”

    南執與突然笑了:“他太了解你了,我父親當時就說你不會要這些股份,但我還是會給。我是父親教養長大的,不會做那種卑鄙的事。”

    蘇惟固執的拒絕道:“我說不要就不要,而且不想再因為這些事跟你母親不停的糾纏。這些股份是你留著還是給你母親我不管,我要見見在勛,帶我去見他。”

    南執與遲疑道:“可你能走出這里嗎?我父親說你是走不出這棟樓的。”

    “他在時我是走不出去,太諷刺了,他不在了,我竟然出入自由。”

    “好,那我帶你去見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