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他一個人等待的煎熬

    老蘇醒時蘇惟正睡著,下午老蘇就被挪回了普通病房。蘇惟在醫院又照顧了七天,一家人才出院回家。

    又在家里整整照顧老蘇一個月,蘇惟才跟父母道別,說是要回北京去了。

    老蘇兩口子一直叮囑著,早點把對象帶回來,看著要是行今年就把婚結了。

    蘇惟答應了,可自己心里隱約覺得,南在勛永久不會見到自己父母。

    她再次回到南在勛身邊時,還是那個晚上,他還安穩的睡在床上。蘇惟拿起走時放在枕邊的睡衣,去衛生間洗了個澡,換上睡覺回來就鉆進南在勛懷里。

    這種感覺好踏實,讓她恨不得再也不離開。

    平時早上蘇惟都在南在勛懷里醒來,今天醒時他卻不在。蘇惟朝外屋喊了兩聲:“在勛,你在外面嗎?”

    他聞聲進來:“醒啦?起來吃早餐吧。”

    在她唇上親了一下,他就轉身出去了。蘇惟又在床上賴了一會兒,嗯,這張床太舒服了,簡直不想起來。

    蘇惟臉上的笑收都收不住,翻了個身,看向熟悉的一切。

    結果看見床頭柜上放著一摞書,她有點愣怔。拿過一本來翻開,從里面掉出一張明信片。那是黃昏海邊沙灘上的一輛腳踏車,車輪位置被粘掉一塊,露出底下粗糙的白色底子。

    蘇惟驚恐的翻過明信片背面,那后面寫著一個名字,她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置信。

    “在勛,在勛,你快過來一下。”

    南在勛進來時臉上帶著笑,看了一眼蘇惟手中的書和明信片問:“怎么了?”

    蘇惟把明信片遞給他看:“這太不可思議了,這是我放在家里的東西,怎么突然出現在這邊了?”

    南在勛接過去看著明信片背面簽著蘇惟的名字,笑笑說:“我帶回來的。”

    “什么?什么叫你帶回來的?”

    南在勛又拿過床頭柜上另一本書,翻開了同樣有一張明信片夾在里面,也簽了蘇惟的名字。他還是那么笑著說道:“你離開的這一個多月里,我無數次的想要去到你那邊。就在9月3號凌晨3點的時候,我從樓下走廊里那道門到了你家。當時你媽媽正在收拾你留在家里的東西,拿到樓下要賣掉。她說她女兒要出嫁了,是個相當不錯的小伙子。她要把你留在家里的東西收拾收拾,好好收拾出一間房來,留給你的男朋友住。”

    一聽這話,蘇惟趕緊跟愛吃醋的南在勛解釋:“我媽說的人就是你,我回去跟他們說了我倆的事。”

    南在勛抬手揉了揉蘇惟的頭,笑著說:“我知道啊,你媽媽還很熱情的給我看了照片。”

    “啊?都給你看照片了,她竟然沒認出你來?”

    “你那手機拍出來的照片過度美化,要不是知道,我自己都認不出來。行了,快起來吃飯吧。”

    蘇惟拿過手機翻看著,一邊問南在勛:“你的照片有過度美化嗎?我怎么覺得是一樣的啊?”

    南在勛也看了一眼,然后很傲驕的說道:“照片比我本人差遠了。”

    “好吧,你長的好看,你說的都對。”

    看來南在勛對自己的岳母印象非常好,吃著飯也不忘跟蘇惟說自己在她家那邊的事:“小惟,你媽媽真是個和氣的人。聽說我喜歡你那些書,她一分錢不跟我要就都給我了。”

    蘇惟突然的眼睛就模糊了,吸了吸鼻子悶悶的說:“在勛,你瘦了。”

    南在勛摸摸臉:“有嗎?”

    他沒再繼續說下去,怕自己忍不住告訴她,在她消失這一個多月里他的瘋狂嚇到了很多人。

    那種等待,那種煎熬,他自己經歷過就好了,不想讓她也知道那種感覺。南在勛覺得,自己這輩子再也經受不住一次,再有一次他肯定會瘋掉。

    突然的早起她就消失了,睡衣被好好的放在枕邊,這代表著她是主動走的。

    甚至連聲再見都沒跟他說,可他恨不起來。他知道蘇惟有多愛他,就像他有多愛蘇惟一樣。

    他瘋狂的找遍每一個房間,在她來時那道門不停的出出進進。jon看不下去來勸過他,可他跟jon狠狠的打了一架。

    jon走了,李允恩又來了。

    南在勛跟她說:“蘇惟走了,再也不會回來。這間酒店你要留就留吧,我要跟你離婚。”

    李允恩是真的害怕了:“不,在勛哥我們不能離婚,我以前都是騙你的,我其實很愛你。這間酒店我不要了,現在就轉到你名下。”

    南在勛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就聽李允恩又說:“南氏的產業都還給你,但那個時裝品牌我沒辦法,那個也不歸我管。”

    南在勛一直不說話,李允恩立刻打了個電話讓人辦妥酒店產權。但她還是留了個心眼兒,并沒把南氏產業還給南在勛。

    南在勛則堅持說:“南氏產業你留著吧,我不在乎那些。現在這家酒店又是我的了,請你出去,回頭我去找你辦理離婚。”

    李家的人找到南在勛父母,最后兩家商議,離婚可以,但對外不能公布,因為南李兩家的聯姻對李家幫助很大。一旦對外公布,這個后果是李家承受不住的。李家威脅南在勛:“你要是敢不信守承諾,私自公布離婚的事,我們保證讓南氏破產,你父母也別想再待在軍隊里。”

    而李允恩也堅持不能公布,因為她很喜歡南太太這個稱呼,或許她是覺得這個稱呼能讓她跟南在勛還有一絲聯系。

    “啊,終于能喘口氣了,終于酒店又回到你手里了。”

    南在勛笑笑:“是啊,又是我們的了。這回你回來了,我明天就找人來重新裝修,恢復你剛來時的樣子。”

    被困在酒店里一年多的蘇惟,所有見到她的人都覺得這是個開朗又沉穩的姑娘。任誰被這么關了一年,怕也是會瘋的。就連監獄里的犯人,每天還有放風的時間。可她呢,對外界最多的接觸就是在二樓的露臺上。所以,她喜歡在雨雪天氣站在那里,覺得自己還沒被這個世界遺棄。

    這會兒的蘇惟牽起南在勛的手就往出跑:“快跟我去試試,看我這回走不走得出去。”

    南在勛有些猶豫,可看著她開心的樣子他不忍阻止。就讓她走出去吧,總不能一輩子都把她關在這間酒店里。

    下樓時南在勛問:“小惟,你這次回來還走嗎?”

    “暫時不走了,我好像打破了那個時間漩渦,不是連你都能到我家去了嗎。”

    兩人說著話就到了大門口,蘇惟滿心歡喜的走在前面就推開了大門。

    南在勛往前一步,跟她同時邁出大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