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被父母逼問的蘇惟

    老蘇反應了一會兒,突然問媳婦兒:“真有這么個說法兒嗎?”

    “你看我沒事閑的逗你干啥,我給小惟買戒指她當時就不戴那手上,說等結婚時才能戴,不然別人以為她結婚了,該不追求她了。”

    一聽媳婦兒這話,老蘇頓時眼睛都亮了:“等從她奶家回來,你好好問問她,我這個當爹的不好問這話。”

    這時老蘇媳婦兒就想到了那群婆家人,警告老蘇道:“上她奶家你別瞎說啊,這事兒還不確實呢,你等著落實了再說。要不就你那倆妹子那嘴,好好的事兒都能給說黃了。”

    “行了行了,說孩子事兒呢,你扯上她倆干啥。”

    要換平時,老蘇這態度他媳婦兒準急,那就得沒完沒了的鬧騰上兩天。可現在念在他這病,媳婦兒也沒再說啥。

    定好飯店,蘇惟又去給爺爺奶奶買了禮物,這才開車回家接父母。這有一年沒開過車了,她又興奮又緊張。

    老蘇下來就要坐到副駕駛,被媳婦兒一把拉回來道:“你可別坐那,到時又嘮叨一道兒,整的孩子開個車還緊張。”

    結果老蘇被媳婦兒硬塞進后座,媳婦兒卻坐到副駕駛上,就留老蘇一人在后邊生氣。

    老蘇媳婦兒是個急性子,這一路上就想問蘇惟是不是有男朋友的事,結果怕影響閨女開車也沒問出來,差點沒把她憋死。

    一家三口到老太太家時,老蘇的兄弟姐妹們都拖家帶口的早到了。進屋就聽老蘇大妹妹抱怨著:“大嫂,你可真穩得住。咋地呀,這是小惟在北京發大財了,你當上闊太太了咋地,這個能抻,都這個點兒了還不做飯,啥時候能吃上。”

    蘇惟聽著就有氣,可再怎么著姑姑也是長輩,她一個做晚輩的不好說啥。

    蘇惟拎著東西放到奶奶屋里,老太太迎上來扯著她的手問:“啥時候回來的小惟呀?”

    “昨天,奶奶你最近咋樣?”

    “還那樣,沒啥大事還整天不是這疼就是那疼。”

    跟奶奶這嘮著,那邊表姐妹們也湊了過來,眼睛特別好使的三表姐扯住蘇惟的手就問:“哎呀,小惟這是有對象了啊,都戴上鉆戒了。”

    老蘇媳婦兒在一邊兒聽著趕緊過來:“啥對象啊,那是她自己買了戴著玩的。老三你那對象處咋樣了,啥時候結婚吶?”

    蘇惟頓時佩服起老媽來,兩句話就把大家伙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三表姐身上了。

    三表姐這會兒可不懼這個,就怕別人不問呢。揚著一雙白胖的手,新做的指甲上還帶著亮閃閃的鉆,白金戒指明晃晃的。故做不在意的說道:“這不正裝修呢嗎,他爸包水暖工程抵賬給的樓,裝修完得放上幾個月。他媽說也就年底吧,差不多元旦前后。”

    奶奶聽到這話就說道:“是得趕頭年兒把事兒辦了,要不來年沒春可是個寡婦年。”

    蘇惟一聽就懵了,扯著奶奶就問:“奶奶,啥叫沒春吶?”

    老人就愿意給小輩講這些老規矩、老說道,聽蘇惟這么問老太太就講開了:“沒春就是趕頭年打春,下一年又趕在年后打春,這一年里不就沒打春的日子了嗎。小惟呀,奶奶跟你說,要是真有對象的話就趕緊頭年把婚結了,這寡婦年可不能結婚。”

    老蘇媳婦兒聽這話不僅看向蘇惟,蘇惟呵呵傻笑著也不搭話。這可就讓老蘇媳婦兒心里就更篤定了,閨女這絕對是有譜了。

    老蘇正在外屋跟兄弟和妹夫們說話,老蘇媳婦兒怕親戚們再打聽起沒完,就趕緊招呼著:“小惟定好飯店了,今兒個咱們出去吃。媽,你衣裳呢,我給你找出來。”

    “我自個兒找,你們不知道我穿啥。”老太太說著就自個兒翻箱子找衣服去了。

    幾個孫媳婦兒這會兒都上前來獻殷勤,大伙七手八腳的就把老太太打扮利索,一大群人這就下了樓。

    好不容易吃完這頓飯,都下午三點多了。幾個叔叔姑夫的喝的走路直打晃,兩個孫媳婦兒扶著老太太上樓。

    老蘇媳婦兒著急回家盤問蘇惟,就推說還有事兒要辦,一家三口樓也沒上就直接走了。

    可算是到了家,老蘇媳婦也不顧累了這一天,換了拖鞋就把蘇惟扯過來按到沙發上。老兩口跟審犯人似的坐到蘇惟對面,老蘇同志還特意冷下臉來,其實他心里早就樂開花了。

    他可是知道自個兒閨女心氣兒高,一般的小伙子都看不上眼兒,這回她相中的,那肯定差不了。

    這當爹的也不好開口問這事,就坐一邊裝門神,老蘇媳婦兒就問道:“小惟呀,你跟媽說實話,你是不是處對象了?”

    蘇惟低頭想了好一會兒,直到老蘇都急的差點直接問了,她才開口道:“是處了一個,不過還不確定能不能成呢,等確定了再說吧。”

    這口一開老蘇媳婦兒可就收不住了,立馬問:“家是哪兒的啊?父母干啥的?家庭條件啥樣?這孩子多大了?”

    這一連串的問題,全是蘇惟不好回答的,末了她拿出手機來,翻出南在勛的照片給老蘇媳婦兒看。

    “媽,他比我大兩歲,家里條件比咱家好點兒。”

    老蘇媳婦兒回手就把老花鏡戴上了,老蘇也趕緊抓過眼鏡戴上。倆人一瞅這南在勛的長相,老蘇媳婦兒頓時樂的合不攏嘴了:“老蘇你瞅瞅,這孩子長的多好看。”

    老蘇卻是皺了眉頭:“這孩子瞅著家庭條件能不錯,可不像就比咱家好一點兒的,小惟呀,你說這樣的小伙子他為啥要找你呀?”

    蘇惟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爸你啥意思呀,我咋了我?”

    老蘇把手機搶到手里,又翻了幾張照片,指給媳婦兒看:“老婆子你瞅瞅,這孩子都多高了,人家父母能同意小惟嗎?”

    老蘇媳婦兒看著那張南在勛站在窗邊的照片,也不由得搖了搖頭,擔憂的問蘇惟:“小惟呀,這孩子多高啊?”

    “一米八八”

    “啊?”老蘇媳婦兒驚訝出聲,老蘇也嘆氣搖著頭:“你倆整整差了30公分,這也太不般配了。”

    蘇惟氣的上手就搶回手機:“你們到底是誰爹媽呀,有這么嫌棄自個兒閨女的嗎?他都沒嫌棄過我,真不知道你們到底咋想的。”

    “有你倆在一起的照片嗎,給媽看看。”

    蘇惟氣呼呼的看了老媽一眼,翻出倆人結婚那天的合照來給老媽看。老蘇媳婦兒看自個兒閨女哭紅眼睛的樣子,立刻就著起急來:“小惟這照相時候你哭啥呀?是不是他欺負你了?”

    老蘇一看也趕緊說:“人家要是想分手你可別硬賴著呀,咱家可不是那種訛人的人家。”

    蘇惟氣的呼哧呼哧的:“你倆都說些啥呢,這是他跟我求婚時拍的,就是那天給我戴上的戒指。”

    老蘇兩口子更傻了,呆愣的對視一眼,老蘇媳婦兒問蘇惟:“你倆這才處幾天吶,就求婚了?”

    面對這個問題蘇惟只能撒了個謊:“我之前在北京時我倆就認識,那時就處過一段,后來我不是被我爸硬拖回來了嗎。這回我一回去他就又來找我了,然后就跟我求婚,我就答應他先處一段。”

    “那他這一年就沒再處一個?”老蘇媳婦兒覺得今天簡直了,自己好像不認識眼前這個閨女一樣。

    “沒有,他28了,就處過我一個,你們還有啥不滿意的?”

    蘇惟要搶回自己手機,可老蘇這會兒突然手欠了,一張張的翻著她手機里的照片兒給媳婦兒看。

    蘇惟想想太私密的都存電腦里了,就任由倆人翻著。

    老蘇是越看越滿意,不由得也咧嘴笑了起來,老蘇媳婦兒就更不用提了,甚至還說:“老蘇你還別說啊,這咋越瞅跟咱小惟越般配呢,這孩子真好,我瞅著順眼。”

    老蘇點了點頭,跟蘇惟說:“回頭你讓他來一趟,我跟你媽當面看看這孩子。”

    蘇惟這又得接著撒謊:“他不是中國人,趁著國慶假期回國了。”

    “啊?”老蘇媳婦兒頓時又驚呆了。

    老蘇這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他是哪國的?”

    “韓國”

    這下蘇惟算是捅了馬蜂窩,老蘇兩口子恨不得要查南在勛的三代。蘇惟實在編不下去了,就搶回手機鉆進臥室,把門一鎖朝外喊著:“我要睡覺了,你倆的審問到此為止,再問我就離家出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