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只有兩個人的婚禮

    南在勛恢復了南氏二少爺的身份,蘇惟這邊在經濟上也就得到了保障,然而她還是偷偷幫jon畫圖賺著外快。

    南在勛阻止過她,她表面上答應了,可背地里還在做。她知道南在勛太不容易了,家族產業被李允恩搶走那么多,如今他的壓力該是比誰都大。

    蘇惟還想著要不要跟jon合伙做點生意,盡量幫幫南在勛。

    還沒等她付諸行動,南在勛就回來跟她商量:“小惟,我打算重新注冊品牌,再由你來畫圖我們重新做時裝公司。”

    “啊?那五百張圖都被李允恩搶注了,我哪里還有本事再畫出來呀?”

    “你畫的都是韓劇里的,你有沒有想過你可以跟著美劇來畫,我打算主推北美和歐洲市場。這個市場可比國內市場大多了,國內的李氏愿意做就讓他們做吧。”

    蘇惟有些不確定的點了點頭,趕緊拿出電腦來找。南在勛又提示道:“就算這里沒有的也可以,你記憶中那些過了時的,都可以畫出來。你不是也說了嗎,現在復古風大行其道。”

    “哦,那我試試吧。”

    南在勛又提醒蘇惟:“這次再畫出圖來,除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要給看,記住了嗎?”

    “我知道,這次可長記性了,連jon也休想知道這件事。”

    “嗯,那你休息幾天再開始做就行,到時還可以把你以前畫的那些包和鞋子,還有帽子飾品什么的一起做,我要出一個統一的品牌。”

    “還有兩個多月咱倆就過生日了,我準備親手烤個蛋糕。”

    聽到這個南在勛一驚,還有兩個多月兩人一起過生日,也就是說還有一個多月就到了蘇惟去年來的日子。

    他希望蘇惟突破時間漩渦的關鍵點就在9月3號凌晨3點,可又害怕她一去不回。

    南在勛看了下手表,現在是下午兩點,他拿起車鑰匙對蘇惟道:“我有事要進城一趟,你晚上別做飯了,我帶東西回來。”

    “行,你路上一定小心,寧可晚點回來也別著急開車,記得我在家一直會惦記你。”

    蘇惟起身送南在勛下樓,這次他走的很急,甚至平時都會擁抱一下蘇惟,這次都很敷衍的只在她唇上親了一下就走了。

    蘇惟上樓之后就把房間門鎖上,然后拿出紙筆開始畫稿。依照南在勛的說法,她把這幾年在北京工作見過有印象的時裝準備都畫出來。

    特別是那些曾經的網絡暴款,以及一些小眾店鋪的原創設計。

    這要得益于她曾經工作過那個小工作室的老板,那是個極時尚的女人。恨不得一個月的衣服都不重樣,而且你很難看到她跟誰撞衫。

    在畫這些時蘇惟時而停下筆發呆,她總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么,可發了一會呆又自動屏蔽掉。這就是她慣于的鴕鳥精神,很多事她不想知道,不想發現不好的那一面。就自動關閉那根神經,只讓自己看到想看到的,相信表面的一切。

    南在勛在晚上八點多才回來,帶回來在酒店點的餐,還有一個奶油生日蛋糕。

    蘇惟詫異的問:“你買蛋糕做什么?是jon生日嗎?”

    是啊,她跟南在勛同一天生日,然而今天并不是,這里第三個人就是jon了,當然不算李允恩留下的兩個干活的人。

    南在勛把東西放進房間:“我才懶得知道他生日呢,你在這兒等我,樓下還有東西沒拿上來。”

    “哦”

    走到門口的南在勛又回頭說道:“晚餐別讓jon參加,讓他自己一邊吃去。”

    蘇惟笑了:“好,咱不帶他。”

    這時jon正好推門進來,聽到這話就氣鼓鼓的瞪著南在勛。然而對方也瞪了回來:“我們兩個單獨的晚餐,你最好識趣一點。”

    “誰稀罕”說完jon轉身就走,多一個字都沒再說。

    南在勛想了想又轉回來,在衣柜里拿了條裙子給蘇惟:“你去洗澡把這個換上。”

    “這么隆重做什么?”蘇惟問的時候心里有些小悸動,想著不是要求婚吧。可隨即她被自己的想法打擊了,求哪門子婚呀,他一個已婚的男人。

    悶悶不樂的去洗澡了,換上衣服后又化了個淡妝才出來。南在勛也隨后進去洗了個澡,出來后也換了套衣服。

    餐桌就是蘇惟的書桌,上面被南在勛鋪了桌布,就在窗下。桌子上有蠟燭,很漂亮的銀燭臺。

    蘇惟感嘆,好浪漫啊,還有燭光晚餐。而桌子上的菜品沒有牛排,因為那個折騰時間太長也不好吃,蘇惟還不吃冷的。樓下的大嬸幫忙熱了南在勛帶回來的幾道菜,這會兒正好剛上桌。

    南在勛穿著很合體的西褲,配一件煙灰色的合體襯衫,蘇惟穿的是條純白色連衣裙。

    走出衛生間的南在勛眼神灼熱的看著蘇惟,打開房門從外面拿進來一束白色玫瑰花,單膝跪在蘇惟面前說:“小惟,我給不了你法律上的名分。但我愿意跟你在這里長相廝守,不離不棄直至生命盡頭。就在今天,嫁給我好嗎?做我真正的妻子,我心里的愛人。”

    蘇惟以為求婚被感動哭都是些矯情的姑娘,全是表演出來的眼淚,可這一刻她自己卻淚流滿面。接過南在勛手里的花,剛拿在手里,左手就被他握住,一枚很漂亮的鉆石戒指戴在她無名指上。

    他低頭在她手背上親吻,抬頭看向她時問道:“你是愿意的是嗎?”

    蘇惟不停的點著頭,重重的點著頭:“我愿意,我愿意嫁給你,在勛,我愛你,真的好愛好愛。”

    他起身擁吻她,胸膛起伏的對她說:“小惟我也愛你,見到你第一眼時就愛上了你,還會愛一輩子。”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說著蘇惟就轉身跑走,南在勛詫異的看著她的背影,不知道她這是要做什么。

    沒一會兒就見蘇惟拿著手機跑出來:“在勛,我要拍照,陪我拍照。”

    南在勛接過手機遺憾道:“可惜今天時間太緊,沒給你準備婚紗。不過等生日那天,我一定讓你穿上婚紗,我也穿上禮服。”

    蘇惟的眼淚又不聽話的掉下來,又重重的點著頭:“嗯嗯,我還要穿你們的傳統禮服,等以后我們有了孩子,也要穿那樣的禮服。”

    “好,我們要生一兒一女,兒子像我,女兒像你,那肯定很美好。”

    暢想是美好的,可南在勛的心卻一直在疼,很疼很疼。他好像已經預知了蘇惟的離開一樣,就像她走了就不會再回來,這讓他的心疼的甚至胸口都堵住了。

    晚飯還沒吃多少,南在勛就突然放下筷子,抱起蘇惟就往臥室走。一直想要撲倒南在勛的蘇惟,這會兒卻慫的不像話。她怕了,好怕好怕。

    南在勛今天太火熱,像是燙到了她一般。蘇惟覺得自己過去想的太簡單了,有些事真的到來時是極其恐怖的。

    可她的恐懼里還有著向往和甜蜜,南在勛抱緊了她說:“小惟,若是你懷孕了,卻意外離開再回不來。記得想辦法把孩子送回來,不管誰在管理南氏,都會接受我們的孩子。你一定要記住,不要獨自承擔什么,我會為你安排好一切。”

    “你說什么呢?我聽著有點害怕。”

    南在勛的眼睛紅了,蘇惟看到他眼中有水光閃爍,他又在說著:“記住我說的話,無論什么情況下,你只要來韓國,找到南氏,就會有人照料你。你和孩子的一切都有人管,不管我到時還在不在。別問我為什么,記住就好。記住,一定要來。”

    蘇惟緊張極了:“記住了,我會的,我會來找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