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李允恩的產業

    蘇惟笑著打開已經開鎖的大門問:“你怎么來了,jon。”

    jon一臉的怨念:“你這個沒良心的,他不在時就留我,他回來就趕我走。”

    蘇惟笑嘻嘻的倒茶給他,jon連坐都沒坐,只接過茶喝了兩口就往自己住過的房間去了。

    蘇惟跟過來問:“你是來取東西的嗎?”

    “不然呢?我說要留下你得愿意算啊。”

    蘇惟干干的笑著,還動手幫jon收拾著東西。好一會兒jon才肯理她:“南在勛呢,怎么不在?”

    “去賺錢了,我倆要一起做生意。”

    “就是你畫的那些圖吧,我看你剛才就在畫。”

    “嗯,我畫出時裝來,他去找人加工。沒辦法啊,日子總還是要過的。”

    jon拎上自己簡單的行李,大件什么的都沒拿走。向蘇惟伸出手來道:“那我就祝你們事業成功了。”

    蘇惟也伸出手來跟他握了下:“借你吉言,路上開車小心。”

    jon白了蘇惟一眼:“恐怕你的南在勛不高興,連客氣一下都不肯,我還能賴著你呀!”

    蘇惟只嘿嘿的干笑著,也不去辯解,畢竟她真是那個意思。

    看著蘇惟并沒送自己出來,jon也習慣了她從不走出那棟樓,又返回來跟她說:“我昨天遇到李允恩了,她說南在勛的父母切斷了他所有經濟來源,包括之前的存款都被凍結了,你們還好嗎?”

    “還好啊,吃得飽也穿得暖,還在努力賺錢,我覺得很好。”

    “希望他也會一直覺得很好吧,好了,我走了,祝你們幸福、好運。”

    “謝謝”

    是啊,南在勛也會一直覺得很好嗎?他可從小就是養尊處優的大少爺。突然跟著蘇惟落魄成這樣,誰能保證他將來不后悔呢?

    蘇惟不愿意去想,想多了心會很疼。

    南在勛回來的很快,還帶回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兒。興奮的給蘇惟介紹:“小惟,這是我家服裝廠里退休的老師傅,他做成衣裁剪很在行。”

    老師傅跟蘇惟溝通了很多,從選料到尺碼,再到裁剪和縫制,總之加工這一塊南在勛都交給老師傅負責。而銷售由他親自上陣,老師傅很看好兩人的這番小事業。

    老師傅走時沒用南在勛送,自己搭公交車回去的。

    南在勛一邊看著蘇惟上午新畫出來的圖,一邊跟她聊著生意上的事:“小惟,我打算明年在城里開一家時裝店。只賣你設計的時裝,每個款式最多出三到四件,每個尺碼一件。”

    蘇惟點點頭,繼續在畫圖:“其實那些獨品,就是一款只有一件的店生意也可以做,以后可以再開一間。”

    “這個創意好,不過就是你會太累了,設計一次只能出一件,就要不停的設計。以后再說吧,先做普通的店就可以。”

    第一批樣衣出來時,蘇惟跟南在勛欣喜的看著,并讓蘇惟試穿。

    還沒換下來,就聽走廊里有腳步聲,南在勛出去看了眼就臉色陰沉。

    蘇惟在屋里問他:“誰來了?”

    “我出去一下,你先別出來。”

    蘇惟這會兒已經走到門口,正好看見了不遠不近站在那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一直刁難他們兩人的,南在勛的母親。

    跟在她身后的是李允恩,蘇惟轉身就回了屋。再沒心情試衣服,真不知道這兩個人的出現,又將會把她和南在勛的生活推到哪一步。

    約有三十分鐘南在勛才回來,可回來后他就一直悶悶不樂。蘇惟也不敢去問,只能坐在他身邊陪著。

    南在勛看向蘇惟的眼神,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這讓蘇惟心里特別難受,他是要走了吧,不得不回到父母和李允恩身邊了吧?

    蘇惟起身走開,南在勛追上來抱住她低聲道:“小惟對不起,我母親要趕我們離開,她要重新裝修讓酒店營業。后來李允恩出資買下酒店了,她允許我們還住在這里,但我心里不舒服,覺得跟你一起住在她的地方特別委屈你。”

    蘇惟長出了一口氣,可還是覺得胸口特別悶,她盡量讓自己說出的話輕松些:“那我們就努力點賺錢,到時把這家酒店買下來。”

    南在勛的聲音悶悶的:“好,我會努力。”

    蘇惟轉過身來,抱緊了他的腰:“我跟你一起努力,我們不會一直這么一無所有的。”

    蘇惟每個晚上都在畫圖,而白天她靜不下心來。整間酒店都在裝修,整天都有工人在干活。

    好在通了電,也開始供暖,兩人搬回他們最習慣也最喜歡的201室。

    做出三十多款時裝時,南在勛就興奮的回來跟蘇惟說:“小惟,我在城里租了一間店面。地方不大,可足夠我們開時裝店用了。”

    蘇惟又開心又想哭:“可惜我都走不出去,不然我們一起去經營多好。”

    “不用我們自己去,我請了老師傅的孫女,她幫著看店。你就專心設計好了,哪有設計師親自看店的。”

    這句話成功轉移了蘇惟的注意力,立刻就開始盤問南在勛:“老師傅的孫女多大了?長的漂亮嗎?有男朋友沒有?”

    “20歲,已經結婚都生了一個孩子了。家里生活不太好,她也是出來賺些錢貼補家用。人漂不漂亮我也不知道,我都沒見過。你要是想見見,我明天讓她過來。”

    “行,那明天讓她過來吧。”兩人第一個女員工,蘇惟可不放心只讓南在勛一個人去接觸。

    別看他現在一無所有,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南氏二少爺,可就憑那張臉,那個身材,那個蘇蘇萌萌的樣子,蘇惟這心都放不下,永遠都放不下。

    李允恩又來了,坐在201室的沙發上跟南在勛談著他們之間的事。李允恩說:“我們不能離婚,那會影響到兩個家族的合作,對誰都不好。但你們的事我不會管,你們也放心在這兒住著。就當是我對這場你不情愿的婚姻,一點力所能及的補償吧。”

    她的話讓南在勛跟蘇惟都有些無地自容,這場婚姻的受害者又豈止南在勛一人。

    末了他也只能說一句:“我非常抱歉,但我還是離不開蘇惟,對不起。”

    李允恩笑了,很大方的說道:“別跟我說對不起了,你我之間誰也沒對不起誰,不過是生在這種家庭不得已而已。行了,就這樣吧,說清楚了我也該走了。以后有什么事,盡管給我打電話。”

    兩人送她到門口,本來蘇惟是不想跟過來的,可南在勛一直牽著她的手不肯放開。

    門窗安起來很慢,都一個星期也沒安上幾個,工人很犯愁。這大冬天的,就算是安上了到春天也要拆下來重新安。經李允恩允許,暫時都用磚砌死,室內保持供暖供水和供電就可以了。

    完工后工人們都撤走了,蘇惟也終于恢復了白天畫圖的習慣。屋子里暖洋洋的,就坐在南窗戶處,她整天都開心極了。

    這些天店里生意都很忙,南在勛每天要去收錢。早出晚歸他也很開心,蘇惟不讓他騎摩托車,一是不安全再就是太冷了。他每天搭公交車去,晚上又搭公交車回來。

    怕再被父母凍結,收的錢也不敢存進銀行,每天都帶回來給蘇惟。

    他帶著蘇惟給準備好的飯盒,午飯時老師傅的孫女會幫他熱一下。蘇惟送他到門口,揮手跟他說著再見。南在勛回頭喊著:“快回去,風太大了,小心著涼。”

    蘇惟笑著退回來,南在勛又返回來叮囑著:“我看著你,把門鎖好,別進來什么人。我回來時自己有鑰匙,你不用出來等著。”

    當著他的面把門鎖好,直到看著蘇惟往回走南在勛才走了。

    蘇惟一整天都不會下樓來,就在他們的房間里畫圖。午飯也是用一個煤油爐子熱一點剩飯剩菜吃,晚飯才會好好的做,等南在勛回來一起吃。

    她舍不得時間睡午覺,覺得南在勛頂風冒雪的去賺錢,她卻在家里睡覺也太對不起他了。

    困了就用涼水洗把臉,不畫衣服時就畫些鞋子、靴子,有時也畫幾款包。

    實在太累了,蘇惟趴在桌子上就睡了過去。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被濃煙嗆醒。

    慌忙跑出房間,整個走廊里都是煙。跑到窗口去看,能看到樓下的火苗從門縫里往出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