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對Jon毫無保留的蘇惟

    他這話一出口,蘇惟不僅是尷尬了,而是很難堪。她起身就往外走,卻沒想到李允恩在她身后說道:“蘇惟姐姐,在勛哥從來不是我的人,他愛你,他是你的人。”

    清脆而散漫的掌聲響起,jon起身跟在蘇惟身后往外走。

    在jon的房間里,他拿了罐汽水遞給蘇惟。蘇惟坐在沙發上,翻看著他的那幾本舊雜志。

    翻了一會兒抬頭問道:“你喜歡收集舊雜志嗎?”

    jon喝了口汽水,慵懶的歪在沙發上,說道:“出國后沒有新的看,就隨便帶了幾本,你喜歡就都拿去吧。”

    “這都將近五十年的雜志了,你能隨便就帶來,看來你家里這種古董雜志應該不少。我就隨便翻翻就行,可不敢都給你拿走,這種都太有收藏價值了。”

    jon垂眸久久不語,蘇惟翻了一會兒雜志也不是太感興趣,就放下問道:“你之前說找我來有事,什么事啊?”

    jon抬起頭,先是喝光了那罐汽水,才開口道:“我打算在韓國住下去,做點生意。你愿意跟我合伙嗎?我們一起發財。”

    蘇惟笑了:“算了吧,我可沒有生意頭腦,不然也不會在北京漂了好幾年,最后一事無成被我爸抓回家。”

    jon也笑了,又問道:“你當時在北京做哪一行了?”

    “室內設計,我當時大學里學的就是這個。不過我做的都不怎么好,也留不到大公司,都在小地方做,也沒什么生意。最多是接接舊房改造的單子,就是那種預算特別少的,麻煩的要命。”

    jon點了點頭:“你當時在北京一個月能賺多少?”

    蘇惟自嘲的笑著說道:“北漂在北京的地位就極低了,我又是北漂里的底層。剛畢業那會兒做助理天天跑工地,累的要死一個月才開三千塊錢。做到第三年,也才開到五千多,什么也不夠干的。跟一群人合租,住那種像集體宿舍一樣的房子。擠地鐵上班,中午沒有工作餐都舍不得吃什么。那日子,想想真不是人過的。”

    “五千多不少了,北京消費很高嗎?”

    說到這個蘇惟直咧嘴:“消費要分怎么說,大城市就是這樣,消費選擇性特別多。你要奢侈隨你奢侈都像沒什么上限一樣,你要真是個窮人,底層其實也不是活不下去。”

    jon聽的非常認真,對中國這個他沒去過的國家,好像充滿了好奇心。蘇惟就打開了話匣子,差點把改革開放近四十年,都跟他說了個遍。什么北京的房價啊,特別是天價的四合院啊。還有國產電子產品的飛速發展,網絡銷售平臺的發達程度,特別是讓外國人驚嘆的,極其便捷的電子貨幣支付。

    整整一個下午,蘇惟都在滔滔不絕的說著中國這近四十年,翻天覆地的變化。

    jon的眼中散發著光彩,不時的也會問上兩句。

    到蘇惟終于不再講了,他叮囑道:“這里的人比較排斥中國人,你不要跟別人再講這些,避免遭受人身攻擊。想說話的時候就來找我,我很愿意聽你說的這些事。”

    蘇惟找到一個人愿意聽自己說話十分開心,當即爽快的答應。

    晚飯時兩人又一起吃的,蘇惟是直接從jon的房間過去的。兩人走到樓梯處時,蘇惟看到自己住的203室房門口,放著一只大紙箱。

    jon見她盯著那只紙箱看,就說道:“是南太太放那的吧,你要不要現在拿進去?”

    蘇惟點點頭,就過去把東西抱進房里。她收李允恩的東西其實很不舒服,可人家的好意還是那么輕松的態度,她退回去也不合適。

    晚飯再沒見到李允恩,酒店里又好像沒有其他住客,整間餐廳里就蘇惟跟jon兩個客人。

    jon不怎么講自己的事,多數時間都由著蘇惟一個人講話。蘇惟今天開心極了,起碼是沒回自己房間之前是開心的。

    jon很紳士,飯后陪蘇惟在露臺上站了一會兒。他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女孩喜歡站在這吹冷風,邀請她出去散步又不去。

    直到送她回了房間,jon才回去。

    次日一早是李允恩把早餐送到房間來的,并且跟蘇惟一起用餐。她看著蘇惟剛換上的毛衣感嘆道:“蘇惟姐姐,你的衣服都很漂亮,可惜我只能穿媽媽挑選的這些衣服,像個老古董一樣。”

    蘇惟不由得打量了她一眼,然后說道:“你們韓劇里也不缺好看的衣服,為什么你們這樣的貴族女孩反倒不穿呢?”

    李允恩愣了一下,表情里的不解一閃而逝,邊吃邊問蘇惟:“蘇惟姐姐,你喜歡設計時裝嗎?”

    蘇惟突然就想起了跟南在勛初遇的日子,沉浸其中好一會兒她搖了搖頭:“我沒那個天賦,也不愛好時裝設計。”

    李允恩的失望很明顯,嘆了口氣道:“還想讓姐姐幫我設計一些呢,真是可惜了。”

    蘇惟笑笑沒再說什么,她只為南在勛做這件事。想到這兒她有點愣住了,自己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這件事只為南在勛,那件事也只為南在勛,好像自己活著的意義也僅是為一個南在勛似的。

    可這種感覺又是那么美好,除了眼前的李允恩以外,南在勛的一切都讓她覺得那么美好而甜蜜。

    早餐剛吃完,jon就來了。人還沒進來就嚷嚷著:“小惟,外面下雪了,你要出去玩嗎?”

    蘇惟有些失落,她多希望睬著雪散散步啊,可她連這間酒店的大門都出不去。

    “不去了,天冷我就犯懶,就想在房間里待著。”

    jon進來坐到蘇惟對面,李允恩則坐在側面的小沙發里。

    蘇惟也不知道為什么,南在勛不允許她把手機在任何人面前拿出來。現在的她只能坐在沙發上發呆,就連她現在住的這個房間里都沒有電視機。

    況且就算是有電視機她也未必看得進去,畢竟韓語還沒學好呢。

    想到這兒她便扭頭問李允恩:“你能再教我韓語嗎?”

    “好啊”同樣無聊發呆的李允恩,立刻歡快的答應了。

    兩個女孩說著韓語,無聊的jon就在屋里隨便溜達著。時間過去一個多小時,那倆女孩還在說韓語,jon幾次圍著她們轉,都沒被注意到感覺很煩躁。

    他抱起地上一只紙箱放到茶幾上,翻著箱子里的東西一樣一樣往蘇惟這邊扔。

    人家回頭白他一眼,他就很無辜的說道:“那個我覺得你用了好看,戴上試試。”

    他扔過來的都是些女孩的飾品,蘇惟拿起來看看,驚喜道:“這種復古款最近很流行哎,允恩你簡直太好了。”

    李允恩不覺的看向jon,發現他并無異常,便又回頭打量著蘇惟。

    這會兒蘇惟正跑向衛生間去照鏡子,jon這時才抬頭對上李允恩的視線。

    他眨眼一笑,李允恩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兩人對視了好一會兒,直到蘇惟跑出衛生間。

    她覺得這屋里的氣氛有些怪異,有些不太和諧的氣息流淌在李允恩跟jon之間。

    這兩人一個還在翻箱子,另一個就出奇的安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