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李允恩可以分享的所有

    李允恩適時的替蘇惟解著圍:“蘇惟姐姐,爺爺問你對家宴的菜式還滿意嗎?”

    蘇惟趕緊點頭,可她卻不知道哪一個是李允恩口中的爺爺,慌亂中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以示自己對菜色的滿意程度。

    卻不想她一口菜剛送到嘴邊,南李兩家的長輩卻都站了起來,而她聽到的是這場家宴結束的聲音。

    所有人都早早放下筷子,而只有她一個人筷子放在嘴邊,身邊只有南在勛和jon還陪她坐在那。

    南在勛也在眾人起身那一剎那拿起了筷子,陪蘇惟一同吃了起來,同時這么做的還有jon。

    已經起身的李允恩只得又坐了下去,也拿起筷子卻是沒吃什么。

    蘇惟慌亂的咽下嘴里的東西,筷子放回桌上時由于她太尷尬,弄倒了手邊的果汁杯,一杯果汁都灑到了jon褲子上。

    jon并沒大驚小怪,只用餐巾擦了兩下便夾了一口菜放到蘇惟面前:“小惟,你嘗嘗這個,味道不錯。”

    南在勛從旁冷冷的說道:“她不吃洋蔥。”

    李允恩感受到了父母投來的目光,對上時她在父母的眼中都看到了極為不悅的神情。大方得體的她趕忙解釋道:“蘇惟姐姐是我在這邊認識的朋友,我倆一起吃飯時她就從來不吃洋蔥。”

    轉而她看向jon笑著說道:“jon,你也太粗心了,以后再犯這種錯誤,做為蘇惟姐姐最好的朋友,我可定不饒你。”

    jon笑著起身,并且同時握住蘇惟的手:“都怪我不好,我們回去吧小惟。”

    蘇惟早就想離開這讓她無比尷尬的地方,甚至都沒敢回頭看南在勛一眼,就隨著jon匆匆的離開餐廳。

    南在勛緩緩的放下筷子,李允恩也同他一起起身。南李兩家長輩都面帶不悅,南在勛這次卻沒有再那么在意長輩們的想法,先一步跨步出了餐廳。

    正在獨自上樓的南在勛,被追上來的母親叫住:“在勛,你哥哥在美國出了點事,我跟你父親的軍方身份不能出國,你替我們去一趟吧。媽媽念你跟允恩是新婚,所以你帶上她一道去,就當度蜜月了。”

    南在勛冷冷的回身問道:“哥哥出了什么事?”

    南母越過他道:“去我房間說吧。”

    南在勛的哥哥出的事還真是不小,不過這也是南家保守的秘密,所以南在勛不得不去美國一趟。但他沒帶上李允恩,而且李允恩也不想去。

    她對南在勛說:“你放心去吧,我留在這里幫你照顧蘇惟姐姐,不會讓人再為難她的。”

    南在勛對她的態度很冷:“你最好說到做到,不然我可不會顧及什么家族前途。”

    李允恩嘆了口氣,也不去做什么無謂的解釋。

    南在勛卻仍然說道:“不要以為李家的財力有多龐大,只要小惟愿意,她完全有能力成為這個國家最富有的女人。”

    在203室見到蘇惟時,那個在人前冷酷到極點的南在勛,卻又化身她身邊萌的不要不要的小狼狗。

    “小惟,我三天后去美國,這幾天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我會好傷心好傷心的。”

    蘇惟低頭看著這個枕著她的腿躺在沙發上撒嬌的男人,心情還是很不好。宴會上的一切都讓她越想越不舒服,甚至痛恨自己的出身低微,才會像個沒見過世面的村姑一樣讓人輕視。

    可惡的自卑讓她覺得自己丑陋至極,面對著她愛的不行的南在勛,心理的感覺復雜極了。

    她沒出言趕他走,就像留他在身邊,就能挽回自己失去的尊嚴一樣。

    次日一早南李兩家長輩在用過早餐后就離開了,李允恩陪著南在勛一起目送長輩們的車離開,她轉身道:“在勛哥,你跟蘇惟姐姐回去住吧,我住樓下就行。”

    沒等南在勛的回答,事實上他也不會回答她什么,李允恩自去收拾了自己的東西,住到了一樓。

    jon一個人坐在餐廳的窗口位置,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一本他從美國帶來的雜志。

    李允恩從外面走進來,也要了杯咖啡。她進門就看到了獨自坐在這兒的jon,淺笑著走到他的桌旁道:“我可以坐這兒嗎?”

    jon抬頭看是她,無所謂道:“請便”

    待李允恩的咖啡送上來之后,jon才從雜志上抬起頭來,似乎有些漫不經心,可他眼里的玩味和輕蔑還是被她捕捉到了。她輕笑一聲說道:“你覺得我心機深重,會害了蘇惟是嗎?”

    jon露出一個干干的假笑,李允恩淺淺的品了口咖啡,放下杯子她的眼神看向窗外,說道:“我是真的不愛南在勛,但這場婚姻卻不容破壞。”

    jon笑的了然:“其實在乎這場婚姻的只有你和你們雙方的家庭,于南先生來說,于感情和現實來說,蘇惟都更適合她。”

    李允恩笑了,就像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一樣,她的眼神也輕蔑的看向jon:“不要跟我說你是來促成他們兩個的,那樣我會覺得你非常虛偽。”

    jon又低頭翻著那本翻了不知多少遍的雜志,說出的話卻不是那么無趣:“這可說不準,沒準兒我就偉大一回。”

    李允恩笑著起身,也沒再看jon一眼:“可據我所知,你從來不是個正人君子,就更不要說什么偉大。”

    “以為你很了解我嗎?我每一時期的關注點都不同,不過大體脫不開兩件事,一是利益,二是女人。你可以猜猜,我現在看重的是蘇惟身上哪一種價值?”

    jon的話讓李允恩蹙了蹙眉,但她還是保持著她得體的微笑,緩緩的走出餐廳。

    蘇惟沒有回到南在勛的201室,依然住在他隔壁的203室。她不想再一次被南在勛的母親,或者任意其他有權利的人,像趕一條狗一樣把她趕走。

    南在勛說他最多不超過一個星期,就能從美國回來。蘇惟逐漸堅定了等下去的想法,這是在他走之前的那三天里,用自己真摯的愛才使蘇惟堅定下來的。

    午餐時間jon敲響了蘇惟的房門,微笑著邀請她:“一起用餐吧。”

    蘇惟晃著手里的錢包說:“我請你”

    南在勛留了錢給她,再不用看別人臉色,或是靠威脅才能吃到飯了。

    jon沒反對,兩人就一道去了餐廳。

    兩人正在等餐,就見李允恩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來了餐廳,而且這會兒已經到了近前。她一臉調皮的笑著對蘇惟說道:“蘇惟姐姐,這里終于清靜了,吃過飯你來我房間玩吧,我一個人無聊死了。”

    蘇惟對她有些抵觸,可李允恩一直以來對她的態度,又讓她無法忽視對方的存在。勉強的笑著牽過李允恩的手,讓她坐在自己身邊:“你也還沒吃吧,一起吧,想吃什么就點,今天我請客。”

    “好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點完菜后李允恩又嘟嘟嘴道:“蘇惟姐姐,其實我特別想吃你做的菜,那天在這里吃的那個餅,我到現在想想都要流口水。”

    蘇惟笑了,但并沒答應烙餅給她吃。那是被南在勛刻上了標簽的,除了他,蘇惟不能做給任何人吃。

    見蘇惟不答話只是笑了笑,李允恩便識趣的轉移話題,又邀請道:“蘇惟姐姐,咱們說好了啊,飯后一定要去我房間玩兒。”

    “恐怕你要改日再約小惟了,我已經提前跟她預約過,飯后她要去我那邊,我們有些私事要談。”

    李允恩的邀請被jon阻止了,而且她也沒辦法厚著臉皮湊上去,人家明說有私事要談啊。

    李允恩一改在長輩面前端莊甚至有些沉悶的氣質,這一頓飯都非常活潑,時不時的講笑話給兩人聽。

    看蘇惟快要吃完時,她匆忙的吃光自己碗里的東西,起身道:“蘇惟姐姐你在這兒等一下,我拿好東西給你。”

    說完她就匆忙的跑走了,過了一會兒抱了一只大紙箱來,放到蘇惟面前的餐桌上說道:“這里都是我求人從美國帶回來的東西,都是女孩子喜歡的。蘇惟姐姐,我特別喜歡你,以后不管我有什么,都會分你一份兒。”

    蘇惟很尷尬的,這種來自于自己愛的那個人妻子的友情,她不知道該以什么心態來接受。拒絕了又太傷人,這就真的難住了她。

    這時jon一臉意味不明的笑,看著李允恩問道:“你說的所有里面,包括你的丈夫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