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被驅逐的蘇惟

    蘇惟在雜亂的聲音里醒來,看著床邊圍著她的人有些迷糊。這些人一身平常打扮,都是年輕人,卻平常的有些老氣。

    在蘇惟醒來的時候,一個面容格外冷的年輕人上前一步用英文道:“蘇小姐請外面講話。”

    蘇惟睡衣都來不及換,就被“請”到了客廳里。

    沙發上端座的是南在勛的母親,而那些年輕人現在都非常規矩的站在沙發后。

    這一刻的蘇惟有點狼狽,可她也有些明白自己將要面對什么。不是有談判高手說過嗎,在談判中誰先講話誰就輸了。蘇惟深深信奉著這一點,所以她選擇一聲不吭。

    南母冷冷的抬眼看了她良久,才用英文冷漠的開口道:“我不怕告訴你,我也身在軍隊里。你如果還能識趣,最好自動自覺的離開在勛。而且我也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我們南家不會給你一分錢,也不會有半分其他好處。你可以固執的選擇留下來,我不介意花園的樹下埋些骨灰,聽說那樣樹會長的更好。”

    蘇惟笑了,笑的很冷,她什么也沒說,回到臥室換上自己的衣服。

    當她走出臥室時,南母帶來的人一直跟在她身后。蘇惟很討厭這種感覺,像是被人趕出去的流浪狗一樣,看著就那么低賤。

    蘇惟一直被人押送到酒店大門口,她不想就這樣走出去,不想就這么消失在眾人面前。因為她知道自己推開那扇門會是什么樣子,也知道自己這項不知從何而來的超能力,不適合暴露在更多人面前。

    就沖著之前來的那些神婆,她覺得,自己要是暴露了,很可能會被像西方的黑巫女一樣直接燒死。

    所以走到酒店大門口時,她緩緩轉身用英文向身后的人問道:“這里距離城區太遠,我能先用一下衛生間再走嗎?”

    幾人猶豫了一下,都看向之前跟蘇惟用英文交流過的那個人。那人想了想,便點了頭。

    蘇推進了一樓的公用衛生間,押送她的人都守在門口。

    十分鐘后幾人有些慌,卻是還有些耐心等下去。十五分鐘后有人開始敲門,里面沒人應聲。

    幾個人再也顧不得什么,門推不開便幾人合力踹開沖了進去。門打開的同時,寒風撲面而來。所有人都看向那扇大開的窗子,隨后幾人對視一眼。都用眼神詢問同伴,這還要追嗎?

    本來他們的任務就是把那位小姐驅逐出酒店,現在人自己跑了,這算不算完成了任務?

    帶隊的人下了命令,有人去追,有人守著前門,有人回去跟長官匯報。年輕的士兵們正熱鬧著,而此時的蘇惟……

    “嗨,你好,我叫蘇惟,你是新來的住客嗎?”

    年輕而高大的美國男生,正圍著浴巾從衛生間走出來,就見自己的套房客廳里站著一個亞洲姑娘。

    他相當莫名的跟這姑娘打了個招呼:“嗨,我是jon,你是怎么進來的?”

    蘇惟回頭看了一眼那上著兩道鎖的門聳聳肩道:“可能你之前忘了鎖門,我被人追就推門進來了,然后被我鎖了兩道。”

    jon撓了撓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會突然很健忘,明明鎖過門的,而且這是他多年來的習慣啊?!

    他也不好趕這個被人追趕的姑娘出去,只能攤攤手道:“我要進去穿上衣服,出來再接待你好嗎?”

    蘇惟笑笑朝他揮了揮手,待jon迷迷糊糊走進臥室去穿衣服后,蘇惟就走到窗前朝樓下張望著。

    她看到了出去找她的人,不敢在窗口多做停留,便安份的站在一旁等著這房間的主人出來。

    她本來記得這屋沒客人的,才會從衛生間里推門到了這兒,沒想到卻撞見了一個美國人。

    沒一會jon穿好衣服走出來,打開冰箱拿了罐汽水給蘇惟,而他自己則喝的是牛奶。

    蘇惟問:“你還沒吃早餐嗎?”

    “我夜里來的,睡過了早餐時間。”

    “怎么會住進這家酒店,這里距離市區也不近的。”

    “我喜歡郊區和鄉村,每到一處國家都會到這兩處地方走走。”

    蘇惟一下子就來了精神,便問道:“你是背包客嗎?”

    jon思考了一下,隨即點頭道:“應該算是了,我不喜歡活一百年,和一年的樣子是一樣的,總是軌跡不變,眼前的風景也不變。那樣太枯燥乏味了,我喜歡旅行,去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地方。”

    旅行,誰不喜歡旅行呢。可又有多少人能放下肩上的責任,真的說走就走?這太不現實了,比出家為僧尼還不現實。

    特別是被困在酒店里這么多日子的蘇惟,就更加羨慕jon的生活方式。不由得兩人就聊得熱絡起來,蘇惟喜歡聽jon在世界各地的見聞,而jon也喜歡聽蘇惟跟他說的很多向往。

    一個拿著汽水,一個拿著牛奶為這相見恨晚的友情慶祝后,jon問:“是什么人要追你?”

    蘇惟又聳了聳肩道:“酒店老板的母親,她認為我要勾引她的兒子。”

    “那你為什么不徹底離開呢?”

    蘇惟嘆氣道:“特殊原因我暫時走不了,一旦能走了我就會頭也不回的走掉,再也不回來。”

    jon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做我的客人吧,我多住些天,你就不用被人趕來趕去了。”

    “謝謝,雖然很給你添麻煩,可我也不得不接受你的幫助,因為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

    jon笑著起身道:“那我們去餐廳看看還有沒有吃的,順便告訴他們你是我的客人。”

    蘇惟隨他一起走出客房,這間房距離201室不近,是在走廊的另一側盡頭。

    走廊里沒人在走動,兩人下到一樓才看到先前押送蘇惟的人。而這時jon就發揮了自己的作用,跟走過的人說道:“蘇惟小姐是我的客人,我們住在一起的,你們如果非要趕她離開的話,我會行駛我做為一個美國人的權利。這將演變成一場外事糾紛,當然,如果你們愿意,我不介意奉陪。”

    幾人不敢擅自做主,又派人回去請求了長官,也就是南在勛的母親。

    南母很生氣,卻也沒表露出來,只淡淡的說道:“人都撤回來吧。”

    她知道jon是誰,還是她把人安排住進酒店的。jon的哥哥是駐韓美軍的長官,而且級別不低。

    這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人物,而且如果jon真的把蘇惟當做他的客人,南母想,自己兒子也是會死心的吧。

    跟jon走在一起,蘇惟心里是有那么些暗爽的。這跟她遇到南在勛時的感覺不同,那時是真的喜歡那么蘇的小哥哥。這次是被南家人欺負的狠了,突然被這么一個人收留,不用再看南家人的臉色,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在酒店里而感覺自己終于伸直了腰桿。

    之前是她硬把自己扮成了個小強盜,沒人敢惹也是沒人愿意惹麻煩而不去招惹她。當有了靠山時,誰還愿意時刻像條狼一樣去覓食和保護自己。

    兩人出現在餐廳時那里一個住客都沒有,蘇惟指著自己常坐的位子說:“我們坐那邊可以嗎?能看到窗外呢。”

    jon沒什么意見,兩人落座后蘇惟便跟他介紹著酒店的菜品,不用看菜譜她就介紹的非常詳細。

    一邊介紹菜她還一邊說:“等有機會我做菜給你吃,都是這酒店里沒有的。”

    這讓jon非常感興趣,便興奮的問蘇惟:“我們能跟他們借廚房的,你現在愿意做嗎?”

    蘇惟想,人家肯收留她,做頓飯報答也是應該,于是就爽快的答應了。

    由jon跟酒店方面提出的要求,報到上面去很快給了答復,可以在午飯前把廚房借給他們用,但最好不要耽誤午飯。

    這個答復是南在勛給的,蘇惟聽到時眼神黯淡了不少,剛剛還跟jon聊的很興奮,一聽到南在勛的指示,就難免想起他。

    有jon陪著,蘇惟在廚房里又找到了蘇泊湯的材料,又做了那天做過的燙面油餅。

    這是她來到這里第二次做這個,一邊做就一邊想著當時的情景。她有些不敢回頭看,因為她好希望坐在料理臺邊等著她的人,不是jon而是南在勛。

    兩人又在靠窗的位置坐下,jon對蘇惟的手藝贊不絕口,蘇惟卻沒有了當初的興致,一直看著自己面前的湯發呆。

    眼睛有些不舒服,她抬高了頭不想讓淚掉下來。卻是在抬頭的過程中,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南在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