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婚禮上消失的新郎

    蘇惟的心涼了,有那么便利的超能力,他卻再也沒出現,是根本就不想再回來罷了。

    凌晨三點鐘,蘇惟背著雙肩包,拖著行李箱,一次次的推開臥室門走出去又回來。

    沒有辦法離去是嗎,她拼命的想著家鄉,想著有父母的那個家。可是沒用,就是還在這里原地打轉。

    站在沒了南在勛的客房里,蘇惟悲傷極了,他的衣服在,鞋在,他常帶在身上的那只筆還在,唯獨他的人不在。

    蘇惟打開南在勛的衣柜,拿出他曾給她穿過的那件睡衣,只把上衣拿走放進背包里。

    拖著行李箱到了一樓來時那道門前,推門出去時想著家里自己的臥室。閉著眼睛邁出門去,睜開眼時還站在門內。

    蘇惟回頭看了那扇門一眼,呵,不就是走不出去嗎,有什么了不起,老娘在哪兒都餓不死。

    誰跟你們說的,南在勛走了我蘇惟就要活的低三下四,想多了吧你們。

    把行李箱送回201室,放下背包蘇惟倒頭就睡。在廚房做早飯的時間醒來,一身運動裝,穿上球鞋,頭發利落的梳個馬尾。

    她就站在廚房門口,送出來的飯菜她檢查一遍,有自己想吃的搶過來就走。吃完把餐具照樣放在客房門外的地上,回頭趁廚房里正忙的時候,進去橫沖直撞,把需要的東西拎了一籃子回來塞進冰箱。

    他娘的,想餓死老娘,做夢吧你們。

    還沒人敢跟她動用武力,都是能躲就躲,能藏就藏,這可方便了蘇惟。

    她手插褲袋橫晃在酒店的走廊里,看著哪個房間客人走出去,就隨便推開一扇門,進到那個房間里轉一圈。

    這么在酒店里為非作歹了十幾天,如今的蘇惟成了酒店里一道極惱人的風景。

    誰要是給她一點臉色看,很可能你的所有東西會在半夜時被扔出酒店大門外。

    最慘的要數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光棍,從南在勛走時他就打上了蘇惟的主意。

    總是往蘇惟跟前蹭,罪惡的老爪子趁蘇惟不注意,就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

    這已經是他第n次把爪子伸向蘇惟了,之前只是沒得逞而已。這次得逞的他正一臉得意又猥瑣的笑,蘇惟回頭朝他冷笑,然后就像沒事兒人一樣回了房間。

    哼哼,出不去酒店的僅是蘇惟的人而已,還不至于扔不出什么去。

    夜里蘇惟出現在老光棍的屋子里,這老東西,嘿,還真是饑渴無比啊。睡個覺混身一個布絲不見,蘇惟是又惡心又偷笑。

    你娘的,要的就是這樣了。

    半小時后,老光棍的所有衣裳,連一條褲衩和拖鞋都沒剩,全在酒店大門外熊熊燃燒著。蘇惟在門內跟看篝火一樣開心,手里拿著從其他房間冰箱里偷來的汽水。

    嗯,這好像不太過癮,蘇惟回身就進了修理工的房間。翻出工具來又回了老光棍屋子里,這個活兒不大好干啊,花了一個小時左右才把門拆下來。

    這期間老光棍翻了幾個身,蘇惟還跑過去給他蓋了被子。

    到門拆下來后,蘇維在地毯上拖著門扔到了酒店大門外,然后回來又把老光棍的被子也給掀下來,扔出去燒掉了。

    這一夜過的也忒累了,可她開心啊,她就愿意做這酒店里無處不在的小惡魔。攪得他們雞犬不寧,讓蘇惟覺得自己活的也算充實。

    酒店里所有工作的人,都已經習慣了,早起先檢查自己丟沒丟什么。如果沒丟,就開心的去工作。如果丟了東西的,就要磕頭燒香,覺得是自己得罪了神明。

    夜里累的緊了,蘇惟整個上午都沒出去禍害人,就在房間里呼呼大睡。

    而那邊的老光棍,則是光著屁股縮在角落里,又冷又羞,連枕頭都不知去向。

    有人借了衣服給老光棍,他穿好衣服出去在酒店大門外,跪地一通猛磕頭,之后就走了,再也沒回來。

    他不知道是因為得罪了蘇惟這個小祖宗,只當自己也是得罪了神明。

    酒店請來了神婆,來一個走一個,結果都是住在酒店一晚,連吃飯的家伙什都丟的干干凈凈。再也沒有神婆敢來這家酒店,而蘇惟還在這里橫行霸道。

    一個人吃飯無聊極了,蘇惟在一樓的餐廳里找了個舒服的地兒坐著,能看到窗外的雪,和窗內寥寥無幾的住客。

    一個服務員端著牛排和紅酒進來,蘇惟朝她招了招手。服務員有些為難,等餐的客人也看著她。

    可她也只是猶豫片刻,便把這份餐放到了蘇惟面前。實在是這小祖宗笑的太嚇人了,就像要咬破你喉管的狼一樣。

    蘇惟換了個位子,面向著窗外用餐。眼角余光瞥見有人坐到了她旁邊,她沒轉頭去看。不是酒店里能管事的那幾個,就是哪個好奇的住客。

    她聽到身旁這人跟服務員用韓語點了東西,她不知道這人說的是什么,可那聲音讓橫行霸道了這些日子的蘇惟,突然覺得吃東西好噎。

    淚落在牛排上,一滴滴,還不停,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還會軟下來,可也就是聽見他的聲音,她就整個人都沒有比這一刻還脆弱的時候。

    盤子被拿走,手里的刀叉也被他溫柔的拿過去放到一旁。

    他拿來餐巾放到她嘴邊輕聲道:“吃不下就別吃了,乖,吐出來。”

    她固執了一會兒,可發現自己真的咽不下去,便搶過他手里的餐巾吐掉了嘴里的肉。

    蘇惟一直看向窗外,直到一杯冰淇淋放到面前,她也還是沒有回頭。

    一勺冰淇淋喂到嘴邊,她張嘴吃了下去。冰涼甜美入喉,熱淚卻又一次脫眶而出。

    她一聲不吭,就那么默默的哭著。經過了這么多天,他消失了這么久,再回來時,她學會了默默流淚。

    吃完一杯冰淇淋,被他牽著手帶回房間。蘇惟覺得今天的南在勛刺眼極了,是啊,他穿的一身結婚禮服。

    回到房間他脫掉那身禮服,換上留在這里的衣服后,才把她擁緊在懷里說道:“小惟,我這些天一直沒辦法回來,都跟我父親鎖在一起。直到今天他放開我,讓我去結婚,我才能回來。”

    蘇惟冷笑,苦笑,嘲諷的笑:“婚禮上逃跑的新郎,能怎么樣,還不是一樣要回去。”

    南在勛想跟蘇惟去她的家鄉,可無論如何只要有蘇惟在,就連南在勛都走不出這間酒店。

    就在南在勛回來當天,他的父母都來了。沒有驚動女方那邊,兩夫妻來不及換下身上的韓服,直接沖到201室來。

    南在勛說:“讓我留下還是帶我的尸體回去,你們選吧。”

    父親什么也沒說,母親卻跪在了他面前:“在勛啊,你不回去想沒想過你父親吶。母親求你了,給你磕頭了,回去吧。這個婚你毀不起,整個南家也毀不起。”

    父親只冷冷的說了句:“你可以留這個女人在這里,我保證她今后衣食無憂,但婚你必須結。你也可以選擇,是留在這兒,還是回來給我跟你母親辦喪事。”

    蘇惟送南在勛到酒店門口,在兩人的熱吻中父母走出酒店。

    南在勛又走了,而這次是他自己走出去的,去結婚,跟那個十八歲的新娘結婚。

    蘇惟一個人坐在房間里發呆,直到深夜也毫無困意。她厭煩極了這家酒店,真想立刻離開,再也不要回來。

    推開窗,讓風雪刮進來,這是她跟外界唯一的聯系。蘇惟甚至想,如果在這里死去,會不會回到自己的家。

    回頭看了一眼這個房間,她不確定死后是否真能回去,但她確定死了就離開了這里,再也感受不到南在勛曾經存在過。

    窗子開大點,風大點,雪也大點。

    “小惟,我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