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怪異的軍人

    南在勛再回來時,帶了很多經期的補養品,特別是他竟然準備了做月子時喝的海帶湯。

    他不去問也不去說,只是細心的照顧著面色蒼白的蘇惟。

    本來還在怪他傻,逼自己跟個大男人解釋生理期的蘇惟,這會兒卻被感動的都差點哭出來。

    她想,跟自己相親的那些男人,若是真嫁了,估計做月子都不會有這么好的待遇。

    她又拼命克制,警告著自己,不能因為他做了這些事就感動,絕對不能愛上他。

    蘇惟不去看南在勛那張誘惑人犯罪的臉,甚至連他的手都盡量不去看。冷冷的接受他給予的一切,心里多感動都強迫自己不動聲色。

    夜里蘇惟在臥室里稍有點動靜,南在勛就跑來問:“你是要喝水還是要去衛生間?”

    蘇惟手里正拿著剛弄臟的床單,見他進來趕緊團成一團抱在懷里道:“我換個床單,你去幫我找床單吧,我把這個放衛生間去。”

    “我先送你進衛生間。”南在勛說著話就上來牽住蘇惟的手。蘇惟只好一只手抱床單,一手被他牽著。

    到南在勛退出衛生間,她趕緊把床單按在水池里放了水就洗。這里也沒有洗衣服用的東西,南在勛的衣服都是拿出去洗的。

    蘇惟沒辦法就拿香皂費力的搓著,好在剛剛弄臟就來洗了,可就是不能徹底洗干凈。她怕南在勛很快回來,就慌里慌張的洗著,弄的睡衣上都是冰涼的水。

    又一次拿起來對著燈檢查時,悲催了,南在勛推門見沒鎖就進來了。他手里還拿著水杯:“小惟,喝點熱水吧。”結果進來就見蘇惟的狼狽樣,一手搶掉她手里的床單,把水杯放在水池邊就拿了條毛巾開始給她擦手:“拿去洗衣房啊,怎么還要自己半夜起來洗。這手這么涼,我問過廚房里的大嬸,說是你這個時期不能沾涼的。”

    蘇惟很尷尬啊,她要怎么解釋那床單是怎么弄臟的,還要再跟他說一遍生理期的事嗎?

    這次南在勛卻沒如她預想那么傻,幫蘇惟擦完手把水杯塞給她道:“你喝水,我看看床單還有沒有沒洗干凈的地方,我幫你洗就行了。不就是生理期弄的嗎,以后這種事交給我就是了。”

    蘇惟吭哧吭哧的撇著嘴,好想哭怎么辦?南在勛你不要太過份好不好,這么暖,這么貼心,讓我怎么狠得下心不要你嘛?

    把床單晾到一邊,南在勛才回頭看到蘇惟的睡衣濕的,趕緊擦了把手就把她帶回臥室。

    “你怎么這么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快換干衣服。我在門外等你,換完告訴我。”

    蘇惟悶悶的答應著,到他出門后才敢吸了吸鼻子。瞪了瞪眼睛,把眼淚瞪回去,苦笑著找干睡衣來換。

    換完后蘇惟走到門口,她知道南在勛一定站在門外,就貼著門說道:“你睡吧,我沒事了。”

    門從外面打開,南在勛站在門口低頭看著蘇惟,見她穿的是夏天的吊帶睡衣就又蹙了眉頭:“你沒有多的睡衣嗎?這個穿上會冷。”

    蘇惟轉身往床走去,突然身上一暖,低頭看到南在勛的睡衣披在她身上。那是他的溫度,還有他特有的味道。

    蘇惟沒敢回頭,她明知道的,這會兒的南在勛上身什么也沒穿。這是要命的誘惑,雖然她這會兒也做不了什么,可也不想再被他無休止的誘惑下去。

    蘇惟鉆進被子里,背對著南在勛躺下才悶悶的說道:“你去睡吧。”

    南在勛用她的保溫杯倒了杯熱水來放在床頭,叮囑道:“有什么事一定要叫我,我睡的很輕的。”

    蘇惟沒吭聲,南在勛出去后輕輕的關上門。自從蘇惟入住后,她睡覺時南在勛從來不在房間里弄出任何動靜。他那么在意細節,不會讓蘇惟有一點不方便。可這些他做出來的事,卻讓蘇惟心里那么愧疚。

    不得不說,蘇惟是個傻姑娘。女人多是傻的,在為男人感動時從來不去想,他有著那么大的錯誤是被你忽視的。

    在不具備相愛條件下給予的愛,真的會成為對方的負累。也許這負累會沉重到對方無法承受,卻又一步步泥足深陷。

    到不是說我要去批判南在勛,他也是在小心翼翼的對待這份愛情奇遇。為此他承受的壓力卻不比蘇惟少,而是更多更嚴重些。

    自從蘇惟來到這里,就沒有一次不是在南在勛的注視下醒來的。可這一天早上她醒來時,就沒在床邊的小沙發上發現他的身影。

    蘇惟詫異可也沒去多想,人有三急嘛,這都可以理解的。

    她收拾好自己出去時,南在勛也沒在廳里。蘇惟從南側的窗戶往下看著,酒店樓下停著幾輛車。來來往往人不太多,幾乎都是酒店里的人在忙碌。

    看看時鐘八點多了,要在往日這會兒都吃過早飯好一會兒了,可今天連送飯的人都沒有。

    特殊時期她不想吃冰箱里的東西,就穿上鞋準備自己去廚房要點,或是自己弄點吃的,起碼要有些熱水不是嗎。

    一路上除了打掃的人都沒見到有什么客人,看來這家酒店生意真是不怎么樣。

    到廚房時平時幫南在勛做飯的大嬸在,見到蘇惟就熱情的招呼她。可蘇惟一句話也聽不懂,只能當自己是啞巴一樣比劃著。

    好不容易拿了早餐和熱水回來,在經過一樓大門廳時外面進來一個穿軍裝的中年人。這人看了蘇惟一眼,就朝一樓的公用衛生間去了。

    蘇惟想可能是有軍方的人來了吧,南在勛應該是在接待那些人了。還沒走到樓梯處,廚房里的大嬸又追出來,手里的托盤上放著湯碗,朝蘇唯喊著。

    蘇唯下意識的回頭應了她一聲:“怎么了,大嬸。”

    剛走到衛生間的中年軍人猛回頭看向蘇惟,大嬸也很詫異的頓住腳步看著她。

    蘇惟卻沒在意,只能一邊比劃一邊說著中文。大嬸眼神怪異的看著她,待蘇惟走到她面前時,她突然轉身就走,直接回了大廚房再沒出來。

    蘇惟一頭霧水,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呆立片刻后搖頭苦笑,她再轉身時發現那個中年軍人眼神不善的看著她。

    蘇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也沒發現什么問題,很是莫名其妙。

    回到201室后,她一邊吃飯一邊想著剛才的事,可還是沒想明白。只是覺得那個軍人特別怪異,又說不明白怪在哪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