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場夢會這么久嗎?

    蘇惟詫異不過三秒,就開心的看著眼前這間房間。

    看上去是個套間,他們置身的是客廳里。有沙發、電視,及一些簡單的家具。一切都很,呃,復古。不是過時的土氣,而是復古的非常純粹。

    南在勛脫掉西裝掛起來,回身從那個復古小冰箱里拿出汽水來給蘇惟。她接過汽水也沒喝,像個斗士一樣揮動著手臂道:“這間房是我的,是我給你的,我要在這里包養你。”

    南在勛眼神飄忽,抿了抿唇沒吭聲。

    蘇惟大喇喇的坐到沙發上,看著汽水摸摸滾圓的肚子,還是把汽水放到茶幾上去了。

    拍拍自己身邊的地方朝南在勛示意,讓他坐過來。

    南在勛猶豫了片刻,也僅是片刻便坐到了她身邊。蘇惟愛極了他那雙手,骨節分明這不是言情文里常用來形容男主手的嗎?

    對哦,真是骨節分明還十指纖長。膚色不是特別白嫩那種,而是泛著健康的麥色。皮膚光滑,連指腹都沒什么薄繭之類的。可見他是從沒做過什么粗活,也沒經過什么體力訓練之類的。

    嗯,蘇惟一直把人家的手抓著把玩,好一通意淫舍不得放開。

    開始很老實的南在勛,到后來也會反握她一下。這讓她欣喜不已,扯過自己的雙肩包來就開始抹護手霜。

    這可要好好保養了,被這么帥的小哥哥摸著,可不能讓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才是。

    天色漸亮,蘇惟有些困可還舍不得睡。她知道,一睡著再醒過來就要在自己那張單人床上。

    哪里還會有南在勛這么帥氣的小哥哥,也不會有這么復古的房間任她為所欲為。

    撐不住時她就枕著南在勛的腿躺在沙發上,拿出手機來想上個網,可又舍不得冷落南在勛。

    把手機放到茶幾上,正想扯著南在勛再胡扯幾句時,就見他拿過她剛放下的手機,很好奇的問:“這是什么?”

    蘇惟伸手抱著他的大腿,找了一個還算舒服的姿式道:“怎么著,我不用你們韓國貨你不開心了,這是我們國產的手機,功能極其強大。”

    南在勛左看看右看看,把手機遞到蘇惟面前問:“這個怎么用?”

    蘇惟沒接手機,而是朝他伸出手道:“抱我起來坐你懷里,我就教你這個怎么用。”

    南在勛的臉又紅了,可還是很順從的照做。

    蘇惟坐在南在勛腿上,手夠人家脖子發現有點費勁,就摟住他的腰,把手機自帶相機打開對著兩人。

    然后讓南在勛配合著擺了一個極其親密的姿式,拍了張照片來給他看。南在勛看著照片很滿意,也還是很羞澀的問道:“這個是照相機呀?”

    蘇惟哈哈笑了起來,把頭在南在勛懷里拱了拱,嗯,有男票的感覺還真好。這人的懷抱特別溫暖,讓人感覺實在是太踏實了。

    她嘻嘻哈哈笑了一會,仰起臉看著他道:“親我一下,就告訴你。”

    他還是那么順從,在蘇惟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只輕輕的一下就迅速離開。這下蘇惟可不滿意了,嘟著唇道:“親這里,不然不包養你了。”

    蘇惟的威脅讓南在勛又是羞澀,又是憋笑。低下頭看著她的眼睛,那樣注視了良久才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蘇惟覺得整個腦子里都炸開了,炸的她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就像夢一樣。

    不對,這就是夢,可這感覺不要太美好啊。這可是她母胎單身二十多年的初吻啊,這是有多么珍貴,還這么美好。

    可沒一會兒她就比什么時候都要沮喪,特喵的要不要這么喪,初吻竟然是場春夢!

    她正懊惱呢,南在勛卻環住她的腰,就那么抱著她把手機遞到她手里。他的臉始終貼在她臉上,呼吸可聞。

    呃呀呀,被反攻了嗎這是?

    毫無戀愛經驗的蘇惟就在想啊,要不要么攻回去。就這么一邊兒想著,一邊拿著手機胡亂的跟南在勛講解著。

    手機里的中文還好了,南在勛認識一部份,只他總在納悶,為什么中文是這個樣子的。

    蘇惟想了想,可能是簡體字和繁體字的區別吧。

    教個差不多了,蘇惟就在人家懷里找個舒服的姿式,摟著小哥哥的腰,頭往人家懷里一扎就呼呼大睡。

    她也不想的,可太困了好不好。

    “2016年9月3號晚,我的初吻給了好帥好帥的南在勛小哥哥,絕不能忘記。”

    蘇惟眼睛還沒睜開,這是她說的第一句話,還有些剛睡醒的沙啞。

    “那是你的初吻啊?”

    這蘇的不要不要的聲音是怎么回事,蘇惟刷的一下瞪大了眼睛,隨后撲棱一下就跳了起來。

    “南在勛?我還沒醒嗎?”

    南在勛朝她笑笑,遞了杯溫水道:“喝口水潤潤嗓子,現在是下午一點鐘。你錯過了早飯和午飯,我去叫人送飯過來。”

    他轉身出去,蘇惟起身沖進衛生間。解決了個人問題,洗個澡化個淡妝,又翻遍行李箱,找到自己覺得很有魅力的一條裙子換上。

    特意甩掉了球鞋,穿上了那雙僅有的高跟鞋才出去。

    南在勛安靜的等在沙發上,茶幾上是他擺好的飯菜。招手叫蘇惟過去:“我跟你一樣,也是昨晚吃的,一起吃吧。”

    這頓飯蘇惟矜持多了,不時忸怩的拿過自個兒帶的紙巾來擦擦嘴角。動作也緩慢的多,吃東西都一小口一小口的。

    南在勛看的憋笑,卻也不去說什么。估計就跟那等著呢,看你什么時候裝不下去。

    飯后蘇惟跑去衛生間補了下妝,出來后又想近不敢近,想遠又不甘心的蹭到南在勛身邊坐了下去。

    可這么坐著又看不到他的臉,最后一咬牙坐他對面去了。

    南在勛遞了個蘋果過來,蘇惟拿在手里也沒吃,總要偷瞄他一眼。

    南在勛輕笑隨后問道:“蘇惟,你多大了?”

    “你們都說周歲的吧,我1990年10月10號出生的,下個月就滿26歲了。”

    聽到蘇惟的話南在勛異常驚訝:“你再說一遍,你什么時候出生的?”

    蘇惟有些不高興了,自己還沒有很顯老吧?這么問是幾個意思,是嫌棄了嗎?

    看在他夠帥的份兒上,蘇惟又重復了一遍:“1990年10月10號,你呢?”

    南在勛反應了一會兒,點了下頭道:“你26歲,我28歲,生日也是10月10號。”

    原來他是為了同月同日而驚訝,不是嫌棄她呀,蘇惟的臉就像晴雨表一樣,頓時又開心起來。

    南在勛拿過蘇惟的手機,禮貌的問道:“我可以再看看你的手機嗎?”

    蘇惟想了想,自個兒從來不美顏不拍照,也沒存什么小電影在手機里,就大方的把手機給他玩了。

    南在勛也沒玩多一會,就放下手機問蘇惟:“你的家鄉在哪里?”

    “中國北方的一個小縣城。”小哥哥終于理她了,蘇惟再不用在他身邊晃來晃去,以期引起他的注意力。

    南在勛點了點頭,手肘支在沙發扶手上,只手托腮意味深長的看著蘇惟,而對方還以的是星星眼。

    好一會他才問:“你還認為這只是一場夢,而我是你的夢中人嗎?”

    蘇惟眨了眨茫然的眼睛回問:“不然呢?”

    南在勛輕笑:“一場夢會這么久,還會睡著醒來還是夢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蘇惟推開的那扇門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