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及時救援

    花木蘭聽到戰報之后大喜,她也沒想到苻戰的先鋒軍竟然如此神速,這才兩天的工夫就解決了庫莫奚的室得部。

    不過她立即意識到主力部隊動身太晚了會讓先鋒大軍得不到及時的支援,問:“將士們都準備得如何了?”

    崔浩回答說:“各項事宜已經準備好了,只不過現在已過了午時,要啟程是不是等到明日一早?”

    “不!”花木蘭擺手,“來人,傳令下去,大軍一個時辰之后出發!”

    崔浩雖沒有實際指揮過戰役,但跟在幾任皇帝身邊也是見多識廣,知道兵貴神速的道理,也沒有再說什么。

    平岡只留下了五百步兵駐守,其他人馬全部被花木蘭帶走,花木蘭顯然并沒有把平岡當做后勤輜重的所在地,她把后勤輜重囤積地設在了凡城這座距離庫莫奚最近的邊陲,盡管這座城此時是一片廢墟,是一座死城,是一座被大雪掩埋了大半的城。

    主力大軍從午時過后從平城出發,一直到黃昏時分都沒有在途中做任何停留。

    黃昏時分,大軍路過一片灌木林,花木蘭下令大軍原地休息半個時辰,讓各部伙夫們迅速挖灶架鍋、拾柴煮開水。

    花木蘭就是看中了這片灌木林內有大量的枯樹枝,盡管地上覆蓋著大雪,但大雪之下卻很干燥,枯樹枝被收集起來很容易燃燒。

    一口口大鍋被架起來,伙夫們在鍋里堆上干凈的白雪,在鍋底燒起柴火,鍋里的雪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很快就被燒得翻翻滾,兵士們把干面裝在陶缽里排著隊來到大鍋前取開水。

    伙夫們用勺子把一勺勺開水舀起倒進他們的陶缽里,兵將們取了開水一一走開,用筷子攪拌著陶缽里的面糊糊,囫圇吞棗的吃完了還能再休息片刻工夫。

    片刻之后所有人都進食完畢,該撒尿的撒尿,該大便的大便,要喂馬的喂馬,過了半個時辰,天色黑了下來,但花木蘭下令:“全軍繼續出發,趕到凡城再休息!”

    有經驗的兵將們都知道,在這寒冬臘月里,行軍途中最痛苦的不是行軍趕路,而是坐下來休息,一旦停下來休息,身體產熱量減少,身體漸漸變冷,手腳凍僵,耳朵凍掉,甚至再也起不來了。

    得益于趙俊生的治軍嚴明,命令一旦下達,不容質疑和違抗,必須不折不扣的執行到底,將士們從天黑舉著火把繼續行軍趕路,整整走了一夜。

    黎民時分,大軍抵達了凡城,以往從平岡到凡城要走兩天的路程被花木蘭的大軍用一個下午和一整個夜的時間走完了,而且還是在這寒冬臘月里。

    抵達凡城的第一件事情,花木蘭不是下令讓所有人都休息,而是下令除了伙夫們之外,所有人都必須進城清理地面和房屋頂上的積雪,這個時候堅決不能讓他們休息入睡,否則只怕很多人都再難以醒過來。

    零下二十多多的溫度,花木蘭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這么瘋狂,竟然帶著兩萬將士連夜走了這么遠的路,毫無疑問,將士們的保暖措施做得很好,頭盔和甲胄都有毛皮內村,厚實的皮靴和手套,全身都包括在兩層厚實的毛皮里,再加上將士們長期以來刻苦訓練而成的堅強的意志力才能走完這段路程。

    兩萬人馬全體出動,半個小時就把這座不大的城池街道清理完畢了,所有的房屋都被收拾干凈,花木蘭給各部分配著房舍。

    有了落腳之地的將士們還沒來得及睡下,命令又下來了,所有人去排隊取開水泡面糊進食,吃完了之后要在房間內生一堆火,但不許把門窗封閉,這樣才能入睡。

    只一夜不睡,年輕的兵士們還挺得住,體質虛弱一些的隨軍文官們卻是撐不住了,被分派要守衛這里成為后勤輜重囤積地的兩千步兵擔負起了警戒守衛任務,其他所有人全部呼呼大睡。

    中午時分,花木蘭醒了過來,在城內轉了一圈,走在大街上一直能聽到兩側房舍內傳來連綿不絕的呼嚕聲。

    一個信使騎著馬從城外飛奔進了城,迎面看見了花木蘭,勒馬跳下來稟報:“啟稟將軍,苻將軍命小人送來戰報!”

    花木蘭立即接過戰報打開匆匆看了一遍,緊張的神色稍稍放松,但卻又秀眉蹙起。

    苻戰在戰報上說,他率先鋒騎兵在解決了室得部之后繼續北進,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襲了契箇部,昨日上午在契箇部西北方向四十里外進攻莫賀弗部時遭到抵抗。

    莫賀佛部集結了一千六百多人馬正面與苻戰統帶的騎兵對抗,以此掩護族人撤離,由于時間匆忙,莫賀弗部的人還來不及趕走牲口和糧食以及生活用品就被苻戰帶兵殺過來,只能丟棄這些輜重和牲口倉惶逃離,斷后阻攔的一千六百多人在于苻戰大軍交戰之后被擊潰,隨后苻戰率軍追上了莫賀弗部正在撤退的男女老弱,把他們全部俘虜。

    不過消息已經傳出去了,東北方向的木昆部得到了消息,在苻戰率軍抵達之前丟棄了牲口和生活用具,只帶著少量糧食匆忙撤退進了深山。

    苻戰在戰報中還帶來了一個消息,御夷鎮鎮將尉遲延東率軍從西邊進攻,擊敗了弱洛水上游地區的辱紇主部,但消息很快被生活在弱洛水中游地區的阿會氏得知,阿會氏人迅速攜家帶口撤退進了山林之中,按照花木蘭的要求,尉遲延東目前已經率軍堵住了阿會氏人下山的出口,并且派人與苻戰取得了聯系。

    庫莫奚人果然又玩起了老套路,打不過就撤退進入深山老林,想以此拖垮進剿的大軍,盡管花木蘭心里對此早已有了準備,但還是感覺有些棘手。

    不過總體上來說,首戰就滅掉了四個庫莫奚部落,只剩下兩個部落撤退進入深山老林之中,花木蘭感覺壓力小了許多。

    但她還是擔心尉遲延東和苻戰會因此輕敵,遭到庫莫奚人的偷襲。

    事不宜遲,花木蘭立即派人吹號,令將士們集結。

    “嗚——嗚——嗚——”

    兵將們聽到號角聲紛紛蹦起來拿著兵器就往外跑去,有傳令兵騎著馬沿街飛奔大喊:“所有人前往城主府外空地集合!”

    聽到這聲音,兵將們向城主府方向跑去。

    不多時,城主府外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站滿了兵將,一個個方陣被兵卒們快速填滿,只這么大一塊空地根本容不下兩萬人馬,其他還進不來的只能在街道上列陣集合。

    “沒有多余的廢話,本將軍給你們一個時辰的時間吃飽喝足,收拾一切,一個時辰之后在北城門外集結開拔,解散!”

    兵將們又迅速各自散去,依舊是用開水沖面糊糊,解決完吃喝拉撒之后收拾東西出城集合。

    天黑之前,大軍抵達室得部的居住地,一個老舊的寨子。

    花木蘭這是第一次看見庫莫奚人的居住環境,寨子因為被苻戰帶兵偷襲,有不少木屋已經被燒毀,寨子里除了一些老舊的木屋之外,還有不少依山壘砌起來的石屋,不論是木屋還是石屋,都顯得時分凌亂,這里一間,那里一間。

    寨子里的人都被殺了,尸體躺得到處都是,連狗都沒有放過。

    花木蘭看著這景象皺起了眉頭,崔浩注意到她的神情,說:“這個苻戰也真是的,管殺不管埋,被這個爛攤子還丟給我們主力人馬,難道收尸這點時間都騰不出來嗎?將軍您別生氣,臣知道您是責怪苻將軍殺戮太重,連小孩和婦人都沒放過,但他是孤軍深入,兵力又不多,若是抓俘虜兵丁要留下兵卒砍殺,這對于他本身不多的兵力來說就更顯得實力薄弱了!”

    花木蘭也知道崔浩說的是實情,但心里總覺得不舒服,無論什么情況下也不能殺婦人和小孩啊。

    慈不掌兵!花木蘭終于知道趙俊生為何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了,如果心腸不夠硬,還真的不適合掌控大軍,一旦坐在這個位置上就得為全軍將士們的身價性命著想,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來。

    “崔公不必勸我,我不是不知道輕重!”

    花木蘭擺了擺手,對郭生說:“郭將軍,下令讓將士們在這寨子里扎營休息吧,先把尸首清理掩埋。派人把室得不所有的寨子都探查一遍,看看是否還有活口之類的,盡量排除危險因素!”

    “將軍放心,這些事情老將來安排!”

    花木蘭率領大軍在次日下午申時左右追上了苻戰的先鋒大軍,她擔心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苻戰在連續滅掉三個庫莫奚部落之后有些輕敵了,在對木昆部進行封鎖時警戒和守衛變得松懈,遭到了木昆部的夜襲。

    苦戰了一夜,苻戰的損失一千多人,戰馬在夜襲中全部跑散,輜重焚毀大半,天亮時分之后,不得不丟棄輜重率殘部退到了天王山據守。

    花木蘭率主力大軍趕來的消息被木昆部的探子偵察得知,木昆部迅速帶著苻戰丟棄的輜重就再次撤回了山林之中。

    天王山下,郭生騎在馬背上對花木蘭說:“這座山本來沒有名字,當年北燕天王馮跋曾率軍攻打過庫莫奚,一直打到了這里,把這座山作為營地,因此取名叫天王山,當時老臣就跟在馮跋身邊!”

    不久,苻戰一臉愧疚的帶著殘兵敗將從天王山上下來。

    “將軍,末將慚愧,輕敵大意中了木昆部的奸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我老婆是花木蘭,我老婆是花木蘭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