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小務工者

小說:草莽年代 作者:北海一島
    索性要排隊,李亞東便吩咐齊龍再去買個生日蛋糕,這邊的東門步行街是整個羅湖最繁華的區域,向來應該不會缺蛋糕店。

    誰讓今天是“蘇姑娘的生日”呢,他像是那種舍不得給女朋友買生日蛋糕的人嗎?

    當然,主要還是因為他覺得,叫小青的姑娘應該會喜歡香噴噴的奶油蛋糕。

    天知道等了多久,反正齊龍的蛋糕都買回來了,前面竟還有幾撥人,大約又等了十分鐘,算是終于能吃上飯了。

    點餐的任務就交給了蘇姑娘,因為這是她的主場,她剛到美國時,曾在快餐店里工作過一年,把后廚喚出來直接讓她上都行。

    如蘇姑娘所料一樣,先前的那對父女,此刻就坐在他們不遠的連體餐桌上,父親一臉慈愛地看著女兒吃得手舞足蹈,沒有碰托盤里的食物一口。

    那是一只雞腿漢堡,和一包小薯條。

    “爸爸,你怎么不吃呀?”小姑娘好奇地問。

    “媛媛吃就好了,這都是小孩子吃的東西,爸爸不喜歡。”

    “……哦。”

    小姑娘吸吮著沾染了番茄醬的小手,開心的很,信以為真的認為她爸爸不喜歡吃。

    不過很快,男人就算不想吃也沒辦法,因為蘇姑娘的第一托盤食物,直接送到了他們桌上。

    亂七八糟的一大堆,反正小姑娘一個人撐破了肚皮都不可能吃完,打包回去自然可以,但別人好心送過來,而且理由充分,你如果一口不吃,卻顯得不太禮貌。

    “姑娘,這怎么好意思啊!”男人驚訝,直接站起身來,表情之中甚至帶有幾分惶恐。

    與很多之前在外面排隊的人一樣,他很早就注意到了這幾個氣度不凡的人,也被他們的善舉所感動。

    小姑娘同樣好奇地打量著這位漂亮大姐姐,不明白她為什么突然給自己送這么多好吃的。

    “沒什么的。”蘇姑娘呵呵笑道:“我就是看小妹妹很可愛,想請她吃東西,今天是我的生日。”

    一副老娘生日,老娘最大的模樣。

    不過你還別說,這個借口忒好用,男人說了聲“生日快樂”后,也就沒怎么再推辭。

    “媛媛,還不趕快謝謝大姐姐,祝大姐姐生日快樂。”

    小姑娘也確實聽話,不僅說了,還在蘇姑娘湊近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弄了蘇姑娘一臉油,逗得附近的食客們皆是大笑不止,氣氛便一下活絡起來。

    等到蘇姑娘跟壯丁齊虎一起,端著三托盤滿滿當當的食物再次回來時,李亞東這邊也拆開蛋糕點上了蠟燭。

    假戲真做。

    當李亞東提議唱生日歌時,不光他們這桌,媛媛和他父親也加入進來,緊接著周邊幾桌全部齊聲合唱,動靜鬧得不小,弄得稍遠一些的食客們紛紛起身眺望。

    所幸蛋糕是雙層的,份量足夠,一桌分上一大塊,還有剩余。

    “大姐姐,祝你生日快樂。”小青弱弱地說。

    明顯是旁邊的柳強、也就是她哥教的,不然她肯定沒這個膽子。

    “好,姐姐也祝你生日快樂。”蘇姑娘會心一笑,還在她黃咚咚的臉蛋上捏了一把,然后繼續說道:“那按照規矩,姐姐比你大,應該送你一份禮物。”

    她說著,側頭望向李亞東。

    對于她的同情心,李亞東實在太了解,只能用“泛濫”二字來形容,聳了聳肩,不可置否的意思。

    剛才排隊的過程中,他們已經跟柳強聊過不少話題,也對這對兄妹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了解。

    倆人確實來自貴洲山區,只因家庭太貧困,且父親患有慢性疾病,需要不間斷的吃藥來維持身體健康,倆人才被迫輟學,跟隨老鄉來到深證打工。

    李亞東甚至還猜大了,只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實際上柳強今年才十四歲,柳青倒是差不多,十二歲。

    而一個十四歲和十二歲的孩子,本應還在父母的臂彎中成長,現在卻淪為了工廠的機器,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承受著不應承受之重,現在又被蘇姑娘這種“天使級”的人物遇到,如何做到視若無睹?

    蘇姑娘其實知道李亞東不會拒絕,不過見他明確表態后,依然顯得很開心,仿佛得到了“官方支持”,轉而望向柳強和柳青,笑著說,“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還想讀書嗎?”

    柳強瞬間懵逼,感覺不可思議,一個很機靈的孩子,瞬間就猜測到些什么。

    而柳青則下意識地點頭,然后又搖頭。

    “怎么了小青,你難道不想讀書?”

    “不……不是的,但家里供不起我們讀書,而且我們如果不打工的話,爹爹就沒錢買藥,會……”她低著小腦袋,依舊不敢抬頭看人,手里抓著一只啃到一半的雞腿,很小聲地說。

    她做夢的大多數場景,都發生在學堂里,又怎會不想讀?

    蘇姑娘當場就淚目了,李亞東也好不到那里去,抬頭望天花板。

    這根本不是一個十二歲孩子能有的思維,捫心自問,我們十二歲時,懵懵懂懂的能知道什么?

    不光他們倆人,就連齊家兄弟這種鐵打的漢子,都微微紅了眼,倆人相視一望,心有靈犀。

    齊龍出聲道:“東哥,我有個想法。”

    “行了,留在心里,輪得到你們來嗎?”李亞東沒好氣道。

    齊龍頓時歇菜,他習慣了對李亞東唯命是從。

    但齊虎就要“野”一些,嬉皮笑臉地說,“不是啊,東哥,我們這些年也存了不少錢,用也用不完,資助兩個孩子上學,做點善事,積點陰德,給個機會唄?”

    李亞東看了他一眼,道:“別問我,問你們大姐大。”

    這等于變向松了口,齊虎頓時一喜,又望向蘇姑娘。

    “真想?”蘇姑娘笑著問。

    “那是。”齊虎重重點頭,“一輩子沒行過什么善,以前是沒能力,現在有了,再加上這倆孩子我和我哥也喜歡,剛好一人資助一個,多好啊。”

    似乎……是挺好的。兩兄弟一人資助一個,關懷程度上或許會比自己更好。如此一想著,蘇姑娘點點頭道:“那行吧。”

    柳家兄妹的命運就這么被他們幾句話確定下來,然而柳強倒現在都感覺不可思議,好像在做夢一樣,找到說話的空隙后,連聲詢問,“幾位哥哥姐姐,你們……真打算送我和小青回去上學?”

    “是啊。”齊龍笑著點頭,“你小子以后就歸我管,只要你肯讀,我供你把書讀到頭。另外,你父親平時買藥的錢我也包了,你看看你們那邊有什么銀行,回頭我給你辦張銀行卡,每個月準時往里面打錢,你就安心讀你的書就行,爭取將來做個對國家有大用的人。”

    不等柳強情緒激動的準備說點什么,一旁的齊虎摸了摸柳青的小腦袋瓜兒,接話道:“你這丫頭以后就歸我管了,跟我哥說的一樣,回頭我也給你辦張卡,你就可勁地讀,家里平時的開支我也管了。像你們這些大山里的孩子,想要真正走出大山,沒文化是不行的,甚至可以說讀書就是唯一的出路。懂嗎?”

    “懂,謝謝大哥哥。”柳青雖然依然膽怯,不敢抬頭,但微微顫抖的身體,顯示出了她此刻內心的激動。

    這個生日,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什么大哥哥啊,叫干爸!”

    李亞東覺得吧,柳強這小子以后能有大出息。

    一對兄妹激動不已,在柳強的引導下,一口一個“干爸”,還非要當場磕幾個響頭,被齊家兄弟制止了。

    有了這層關系后,接下來的交談就親近得多,他們四人笑談風聲,商議著柳家兄妹的回程事宜,還說有空會去他們家看看。

    然而李亞東的心情,卻實在算不上好。

    深證這座城市中,難道只有柳家兄弟這一對“小務工者”嗎?

    自然不可能,他們其實代表著一種社會現象。

    歸根結底,還在于國家太窮。

    以個人的能力,你幫得了一個,又如何幫助全部?

    唯有國家富強,這種現象才能徹底被杜絕。

    他感受到了一種責任,身為一名企業家應有的責任,以前雖然也有,但從未像現在這般沉甸甸。

    他應該更努力一些才對,而像他這樣的人每努力一分,能換來的,或許就是一百個孩子不再輟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草莽年代,草莽年代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