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說:換妻 作者:方妮
    「沒事。」他輕輕的推開了她,聲音毫無溫度,一點都不像是即將迎娶她的男人。

    「可是亦誠說你的手流血了。」邱亦雯還是不放棄的想要把他的衣袖拉起來查看。

    「我說了沒事。」他不耐的拉開她的手,可在瞥見她臉上尷尬的受傷神情時,又內疚的放軟口吻,「只是小傷口,已經處理過了。」

    「那就好。」她順著他的話下臺階,將視線轉向一旁的夏水漾,「漾漾,你也來啦?」

    「亦雯姐。」夏水漾禮貌的跟她點點頭,很想轉頭離開,因她實在不想看到他們在她眼前親熱。

    「你們出去玩怎么都不找我呢?害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呢。」她話雖然是對著夏水漾說,實際卻是說給危世淮聽的。

    「呃,我跟亦誠哥他們是不期而遇,也沒有約好。」夏水漾不好意思的解釋。

    「沒關系,我說笑的。」邱亦雯看了看夏水漾,又瞄了瞄危世淮,突然攬過危世淮的手臂。笑得燦爛宣告,「對了,你應該知道了吧?他是我未婚夫危世淮。」

    「嗯。」夏水漾勉強的擠出一抹笑,可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應該比較像在哭。

    看著邱亦雯的胸部貼著危世淮的手臂,她內心的妒忌就像惡魔一樣侵蝕著她。

    「世淮是亦誠的朋友,」有這樣出色的未婚夫,她當然想要多現一點,「他現在自己開公司,是一間航運公司的董事長。」

    「嗯,我、我去看看家芹他們在做什么,不打擾你們了。」不行,她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再看下去她會心絞痛而死。

    不等他們回應,她站起身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呵,漾漾還真是聰明,知道會打擾我們。」邱亦雯看著夏水漾的背影,咧開唇道。

    「我也該走了。」危世淮不著痕跡的甩開她的手。

    「你要回去了?才十一點耶,而且……我爸媽不在家。」邱亦雯表情嬌羞的暗示道。

    「所以我更應該離開,晚安。」若不是上次走得晚,或許今天他也不會被困在桎梏中,無法脫身。

    他話中的含意讓她困窘的僵住笑容,只能無奈的看著他走出去。

    沒關系,她知道他只是一時之間還不能接受結婚這件事情,所以難免會有些抗拒。

    反正她已經成功的占據了危世淮妻子的位置,至于得到他的心,應該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吧,她暗忖。

    【第四章】

    「漾漾,你絕對不會相信我打聽到什么大消息。」黃家芹的聲音充滿了興奮。

    「喔。」夏水漾不感興趣的敷衍應聲,現在她還在療傷,對什么都提不起勁。

    黃家芹了解的笑笑,將身子微微往前傾,「是有關危世淮的事情喔。」

    她的眸底閃過一絲光亮,不過仍嘴硬的道:「他的事情跟我又無關。」

    「喔,這樣啊,那我就不講了。」黃家芹坐正身子,打開報紙看著,「我還是來找找工作才對,免得畢業等于失業。」

    吭,真的不講?夏水漾有點后悔自己剛才的嘴硬了,可是礙于顏面,又不好意思馬上追問。

    「唉,現在工作真是難找啊,昨天邱亦誠還跟我說,他可以問問危世淮公司有沒有缺人,叫我去試試看。」黃家芹故意講些不著邊際的話。

    「那不錯啊。」夏水漾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嗯。」可她卻沒有繼續開口的意思,反而沉默的看著報紙。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夏水漾拿起水杯喝了幾口又放下,看了看根本沒有注意她的好友,終于投降的一把抓下她擋在面前的報紙,「好吧,算我輸了,求求你快告訴我,你到底聽到什么大消息。」

    黃家芹勝利的咧開唇,將報紙放到一邊,打趣她,「我就知道你忍不住。」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啦,快告訴我吧。」夏水漾沒好氣的瞥她一眼。

    「好,你聽清楚喔,其實他根本不甘愿結婚。」黃家芹說得神秘兮兮。

    「什么意思?他不想結婚難道還有人可以強迫他嗎?」依照她對他的認識,這個可能性根本微乎其微,沒人可以強迫危世淮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那你就錯了,他就是被趕鴨子上架的。」黃家芹把她從邱亦誠那邊打探到的消息娓娓說出。

    「你說,圣誕夜隔天清早,他被邱伯伯跟邱媽媽抓到他跟亦雯姐光著身子在溫室里?」夏水漾有些怔愣。

    「對啊,所以為了負起責任,他才不得已答應娶邱亦雯。」

    「不對……不該是這樣的。」那晚跟他在溫室的,明明就是她啊,夏水漾。

    「對,你也發現古怪之處了吧?」她早聽漾漾說過圣誕夜的奇遇,所以女主角一定是被掉包了。

    「可是,他不可能連自己跟誰在一起都不知道啊。」所以,或許他喜歡的還是亦雯姐吧。

    「是不知道啊,」黃家芹一臉理所當然,「因為他被下藥導致神志不清。」

    「下藥?!」夏水漾一驚,難怪那個晚上他的眼神恍惚,沖動而無法自制,有許多詭異的地方,原來是因為藥物的作用。

    「沒錯,所以他對那夜根本就毫無所悉,只知道醒來指控他的是邱亦雯,又好死不死的被她爸媽發現,只好奉命成婚。」

    「難怪、難怪他一直不認為那一夜跟我有發生什么需要負責任的事情……」這么說,那一巴掌也打得他莫名其妙了。

    「應該是這樣。」黃家芹點頭,「所以他是被邱亦雯誣賴了。」這有點像現代版的人魚公主耶。

    「怎么會這樣,我一直罵他,還打他……」而他卻不斷容忍,反而還愿意跟她當朋友?想到這里,她覺得抱歉極了。

    「那也不怪你,不知者無罪啊。」黃家芹安慰她。

    「不行,我要去跟他說個清楚。」夏水漾激動的站起身要走。

    「等等,你現在貿貿然跑去跟他說,他就會相信嗎?」黃家芹拉住沖動的好友。

    夏水漾沮喪的坐回座位,「你說的沒錯,說不定他還以為我是個死纏爛打的瘋子哩。」而且,再怎么說亦雯姐跟她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她也不想讓她因此難堪。

    「所以這件事情我們得從長計議。」

    「我們?」怎么她覺得家芹比她還積極的樣子?

    黃家芹咧開唇,「沒錯,就暫定為‘人魚公主搶救愛情大作戰’吧。」

    人魚公主搶救愛情大作戰,第一條:制造與王子相處的機會。

    只有增加跟危世淮相處的時間,她才有機會讓他相信自己才是那晚的「人魚公主」。

    所以夏水漾鼓起勇氣向父親自我推薦,讓她擔任策畫危世淮與亦雯姐婚禮的weddingplanner,好為以后接班做準備,畢竟,下嫁人總得在事業上有番成就吧--當然,這是說服父親的借口。

    而果然不出她所料的,父親馬上就點頭答應,還幾乎感動得老淚縱橫,拼命的贊揚她獨立自主、自食其力的精神,好像只要她不嫁人,她說什么都ok。

    唉,有這么支持女兒當老處女的爸爸,她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真不好意思,我們來遲了。」邱亦雯挽著危世淮,在看到等候他們的竟然是夏水漾時,毫不掩飾訝異的神情,「漾漾?」

    「亦雯姐,危先生。」夏水漾故做鎮定的朝他們微笑。

    「我以為我們是來跟我們的婚禮顧問碰面,討論婚宴的細節?」邱亦雯一臉困惑。

    「沒錯啊,我就是你們的婚禮顧問,請指教。」夏水漾朝他們伸出手。

    邱亦雯遲疑的沒有回握,倒是危世淮緩緩的握住她的手,「真令人期待。」

    他同樣為在這里見到她而感到驚訝,不過比起邱亦雯的詫異,應該說他驚喜的成份比較多。

    「謝謝。」夏水漾收回手藏在桌下,掩飾因接觸產生的悸動,悄悄在心中感受他殘余的溫度。

    「可是,雖然說你是文華飯店的千金,畢竟才剛畢業,也沒有辦過婚宴的經驗,你真的可以勝任嗎?」邱亦雯一點都不放心。

    「這點請你們放心,我從小就跟著我爸學習,相信我的能力足以替你們設計一場最完美的婚禮。」夏水漾專業的微笑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換妻,換妻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