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說:換妻 作者:方妮
    收起淚水,她決定的想著,隨手抓起包包就想要再往樓下沖,可走到一半,又頓住了身形。

    不對啊,她根本不知道他住哪里……

    昨天在激情過后,她本來想要等到他醒來的,卻聽到有人邊走近邊喊叫他的名字,所以才匆忙離開,甚至連內褲都來不及穿上,更不要說問到他的地址跟電話了。

    夏水漾垂頭喪氣的走回床邊坐下,想了想,對了,可以直接問亦誠哥,他們可以算是青梅竹馬,他應該會幫她吧?

    不,不對,亦雯姐跟危世淮現在關系不同,她突然跑去問,亦誠哥一定會覺得很奇怪。

    她原本發亮的瞳眸又黯淡下來,不行,她不能氣餒,一定還有別的方法可以找到他的……一定有……

    危世淮竟然要結婚了?

    不要說別人,連他自己都還很難消化這個事實。

    怎么會去參加個圣誕party,卻把自己的自由都玩掉了?

    他壓根兒就沒想過要有固定女友,更別說結婚了,所以一直以來他都很謹慎,只跟玩得起的女人來往,只要稍稍感覺不對勁,他就會及時抽腿。

    可那一夜……詭異的不只是他體內莫名其妙涌起的,還有一雙老是霸占著他腦海的大眼睛。

    為什么他會丟了那一夜片段的記憶?這根本就不像他--冷靜自制的危世淮。

    他的雙眉自那夜之后就沒有舒展過。

    「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看著一進辦公室就坐到沙發蹺著二郎腿的好友,危世淮語氣不悅的道。

    「ㄟ,我、我也不知道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我也被罵得很慘啊。」才出差回來的邱亦誠心虛的抗議,雖然他是很高興跟世淮這個好朋友親上加親,不過他知道世淮可是完全不這么想。

    「你最好不知道。」危世淮根本就不相信他的鬼話,他想了兩天,唯一的結論就是那杯酒……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東西?」他犀利的視線緊盯著好友。

    「呃、我、我沒有啊。」他的目光飄移得更顯心虛了。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快說。」那天在場的每個男男女女都high得不像話。絕對不尋常。

    邱亦誠在他嚴厲的聲音下縮了縮脖子,先站起身,走到門邊后才道:「我說就是了。」

    危世淮雙手環胸等著他的回答。

    「我放了催情藥,又名春藥。」邱亦誠硬著頭皮回答。

    「你說什么?」他瞪圓了眼,仿佛想將他活吞入肚。

    「ㄟ,圣誕夜嘛,難得啊,我這也是為了你們,還害我被我爸臭罵一頓……」邱亦誠小聲在嘴里嘟嚷著。

    就因為一杯被下藥的酒,他就得賠上他的后半輩子?危世淮可以聽到自己腦中有某根筋斷裂的聲音,「邱亦誠--我要宰了你!」

    果然站在門邊是對的,邱亦誠轉動早已經握住的門把,一溜煙竄逃了出去,他料準危世淮不會自毀形象,在公司里追人的。

    不過這次他的如意算盤倒是撥錯,危世淮大腳一邁,沖了出門,在員工詫異的目光下追著他。

    「邱先生?」警衛好奇的看著沒頭沒腦一逕往外跑的邱亦誠。

    「再見。」邱亦誠還抽出空檔跟他道別。

    警衛還來不及舉手跟他揮別,又看到危世淮跟著沖了出來。

    咦,今天是有舉辦什么競賽嗎?警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懂這些高層的腦袋瓜子里想的是什么。

    「你不是要找我們董事長?喏,他正在跑步沒空理你。」警衛轉頭朝向剛才覷自己老半天,硬要他放行的女生說,這才發現她已經不見蹤影。

    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警衛聳聳肩,喃喃自語的回到了工作崗位上。

    危世淮原本疾沖而出的身形被背后的一股拉力突然扯住,只好眼睜睜的看著邱亦誠跳上計程車揚長而去。

    該死,差一步他就能逮到那個將他推入墳墓的罪魁禍首了。

    他懊惱的低咒一聲,轉身看向那個扯住他衣服的「東西」。

    「你?!」才轉身,第一個印入他眼簾的便是記憶中那雙美麗的大眼睛。

    「是我。」夏水漾期待的看著他,等著他的反應。

    可危世淮只是朝她丟下了個敷衍的微笑,隨即便跨步想離開,才跨出一步,又被衣服上的拉力給扯住。

    他止住腳步,緩緩回頭望了眼她握住自己衣擺的小手,質疑的挑高了眉。

    「你不記得我了?」那一夜他激情的擁抱到現在都還深刻的印在她的腦海中,可對他卻像是早已經船過水無痕。

    他輕皺眉頭,隨即精準的道:「我們在圣誕party碰過面,你叫夏水漾,二十二歲,不喝酒,不抽煙也不罵臟話,對嗎?」

    「是啊,我是漾漾啊。」夏水漾的小手揪著他襯衫的一角,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滿期盼。

    他既然記得她,就不應該忘記之后的一夜纏綿吧。

    他回視她那雙清澄的瞳眸,腦中似乎有些模糊的景象,可卻像是被一層薄霧給覆蓋住,無法看個真切。

    「很高興認識你,不過我現在得回公司了。」他不知她眼中的期待代表什么,可他卻知道自己絕對給不起。

    「就這樣?」夏水漾愣了愣,晶亮的眸子霎時黯淡了下來。

    看著她失望的神情,他突然有些不忍,捺著性子問:「你找我有事?」

    「那一夜……難道對你沒有任何意義?」想到他激情的占有,她白皙的臉上不禁浮上一片酡紅。

    那一夜?危世淮的腦中好像又閃過某些模糊的畫面,是屬于兩個光裸身軀交纏的片段。

    該死,他舉起手敲了敲頭,就是無法把記憶整合得鮮明些,不過他倒是很清楚的記得,她曾經毫不掩飾對他的興趣與好感的暗示他,而他也曾經失控的將她攬到懷中過。

    「你是來找我負責的?」他自嘲的苦笑,那一夜他要負起的責任還真不少,沒想到一個擁抱跟幾句曖昧的話語也得負起責任?

    「負責?難道我們之間只有責任?」不,她不要他是為了負責才想跟她在一起,她要的是他的愛。

    「不。」危世淮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他的回答讓夏水漾黯淡的眼神又泛起一絲希望,揚睫專注的看著他。

    「我一點都不覺得我需要對你負什么責任。」

    沒想到他接下來的話又將她打入了地獄。

    「你……你說什么?」她的嘴唇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我不跟小女孩玩什么純情的愛情游戲,請你另找高明吧。」

    「我不是在跟你玩游戲,我是認真的。」她怎么都沒想到自己愛慕這么久的男人會是這樣的無情。

    「你認真的對象錯了。」看著她一副受傷的模樣,他不自覺的和緩了語氣,「對不起,我要結婚了。」雖然他很不愿意承認,這卻是個事實。

    「所以,你真的要跟亦雯姐結婚?」她的心仿佛被撕扯的痛楚起來。「那一夜,只是你結婚前放蕩的余興節目?」

    「嗤,我也希望我自己那時可以知道我將要結婚了。」危世淮低喃自嘲,這樣,或許他寧愿該負責的是眼前的女孩。

    「你說什么?」

    「沒什么,」他搖搖頭,「你是個好女孩,我一點都不適合你,記住,以后絕對不要喜歡像我這樣的男人。」連一個擁抱都覺得是放蕩行為的她,真的是現在稀有的單純女孩了。

    「我知道了。」夏水漾咬緊下唇,點點頭,「你說的很對。」她真是后悔,后悔自己竟然愛了一個爛人這么久。

    「這是我的名片,以后你若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就打給我吧。」不知為何,他看到她難過,胸口忍不住也跟著揪了起來。

    她看著他遞過來的名片,沉默著,突然她朝他招招手,示意他低頭靠近她。

    他不明所以的低下頭--

    「啪!」震天價響的巴掌聲甚至蓋過一旁的汽車呼嘯聲。

    她收回同樣感到痛楚的小手,將他的名片扔在地上,轉過身沖到路邊招了輛計程車,躍上車離開。

    而被摑了一掌的危世淮則輕撫著發麻的臉頰,又驚又怒又困惑,同時,又莫名的悵然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換妻,換妻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