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說:換妻 作者:方妮
    「夏水漾,大家都叫我漾漾。」她刻意用力的回答,仿佛這樣可以讓他記住自己似的。

    「水漾……漾漾。」人家說女人是用水做成的,這個名字應該表達得很貼切,光聽就讓人覺得波光粼粼。

    「因為我媽說我是出生在湖邊,所以給我取了這樣的名字。」她微笑解釋。

    「那你的個性是否也溫柔似水?」他低頭看著她。

    她的個頭很嬌小,站在一百八十公分高的他旁邊,還差一點才到他的肩膀,可她的骨架纖細,身材勻稱,看起來仿佛有一百六十五公分似的。

    「我想等我們認識更深點時,你會知道的。」他會這樣問,是不是表示對她有興趣呢?夏水漾害羞的想著。

    這是某種邀約嗎?危世淮哪知道夏水漾的少女心思,就他以往跟女人交手的經驗中,這是種曖昧的誘惑口吻。

    等我們認識更深點,等于等我們上床探索過彼此之后。

    不過眼前的女孩似乎不像那種女人?

    「需要酒嗎?」端著一盤子酒招呼客人的服務人員走向他們禮貌的問。

    危世淮詢問的望向夏水漾,敏銳的發現她眼底閃過一絲猶豫,伸手自盤上拿了杯酒,隨即示意他離開。

    「對不起,我不會喝酒。」他真的好體貼,這讓她的喜歡又更加深一層。

    「這樣很好啊,我喜歡不喝酒的女人。」他輕啜了口酒,微笑的看著她。

    喜歡,這兩個字從他的口中說出來,讓她的心跳又加快了。

    「我也不抽煙不罵臟話。」她像在推銷自己似的,期待的等著他的青睞。

    他看著她,感到有趣的咧開了唇。

    昏暗燈光下的她,白皙的肌膚清透得像是上等的白瓷,五官精致端正,長發烏黑飄逸,宛如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美麗得讓人心動。

    可惜……他已經知道她不是個適合他的女人。

    他還不想定下來,而她,絕對是那種幻想著白馬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快樂在一起的結局的女人。

    「你很乖,保持下去。」危世淮摸摸她的頭,像是在跟妹妹說話一般。

    她怎么覺得這個舉動很像在摸寵物啊?

    「很晚了,你已經開過眼界,該回去了。」他還是趕快送她離開,免得自己不小心犯罪,他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打算順便離去。

    「我已經二十二歲了,沒有門禁問題。」她一點都不希望被當成小孩子。

    「二十二歲還很年輕。」他們之間可是有六歲的差距啊。

    「你也不老啊。」才差六歲,「你的臉上一點皺紋都沒有。」她面對他,突然拉住他的衣襟,踮腳讓自己的臉湊向他。

    這個舉動讓他嚇了一大跳。

    他可以感覺她馨香的氣味飄入他的鼻息之中,忽的讓他心蕩神馳。

    「呃、就男生的皮膚來說,你真的保養得很好。」跟他這么靠近讓她害羞得臉紅心跳,又忍不住伸出手碰觸著他的臉。

    雖然只是個輕輕的碰騰,卻好似點燃了危世淮體內的火種,隨即燃燒成災,腦袋一轟,理智自頭頂飄離了。

    還沒意識自己的動作前,他已經一把擁住了她,將她緊緊的圈在懷中。

    這突如其來的舉止讓夏水漾又驚又喜的瞪圓了眼,雙手僵在半空,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回抱他。

    她可不希望他覺得她很隨便呢,不過,這樣被抱著感覺真的好舒服,讓她一點都不想要離開這厚實的胸膛。

    她的身軀柔軟,散放出自然的體香,跟一般噴著足以嗆死人的香水的女人完全不同。

    危世淮知道自己應該要放開她,但不知為什么,一接觸到她,他的腦子就完全從的當機。

    他一向自詡自制力不錯,為何現在卻突然這么不對勁?

    尤其是他腿間灼熱堅硬的亢奮讓他幾乎想要就地要了她。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覺得自己好熱好熱,好像整個胸腔都要爆裂開似的。

    「對不起。」好不容易,他才強迫自己放開了她。

    「沒關系,我覺得很舒服。」夏水漾話才說出口就后悔了,她這樣講好像自己很迫不及待投懷送抱一樣。

    「你要小心,在男人面前說這種話,會讓人誤解。」危世淮一邊與自己體內莫名的欲火抗拒,一邊佯裝平靜的道。

    「我不是跟每個人都會講這種話的。」她委屈的噘起唇,她可是整整暗戀了他三年,哪可能讓別人有這種機會呢。

    「這句話的含意更深遠了……」她有好多表情,讓他的視線很難離開她那張嬌俏的臉蛋,還有那兩片紅唇,嬌艷欲滴的讓他真想撲過去狂吮。

    天,他是怎么了?為什么體內的騷動越來越劇烈,就像是公狗發春似的,無法自主。

    看著他深邃的黑眸直盯著自己,或許,今天是告白的好時機,錯過今天,說不定就沒有這么好的機會了。

    夏水漾深吸口氣,正準備把自己隱藏在心中許久的愛慕之意傾泄而出時,卻因為緊張而不小心絆了一下,整個人往他的懷中倒去……

    危世淮的記憶只回流到那個擁有一雙清澈大眼的女孩絆倒在自己懷中的那一刻,然后呢?

    他敲了敲依然轟轟作響的腦袋,努力想要記起之后的情節,可無論他怎么回想,就是一陣白霧霧的,啥都想不起來。

    該死,這一切明顯的不對勁。

    他還記得自從喝完那杯酒之后,他就開始有些微不對勁,最后男性亢奮的疼痛讓他沒辦法專心的跟女孩專心講話,滿腦子都想著要把自己埋入她柔軟的體內。

    而根據自己現在全身光裸的狀況推測,難道……難道他真的付諸行動了?

    可是她人呢?沒穿內褲就離開了?

    危世淮一直擰起的眉頭攏得更緊了,看著手中的圓點小內褲,拾起地上的衣物穿上,突然他聽到一旁傳來的低切啜泣聲。

    這低泣聲讓褲子才套到一半的他渾身僵住,隨手將內褲塞入口袋中。

    他朝著聲音的來源處走去,這一瞧,雙手不禁驚愕的一松,拉到大腿的長褲又掉落地上。

    只見一個光裸著全身,僅用外套遮掩住重點部份的女人蜷縮在一角發抖著哭泣。

    「你……」危世淮幾乎找不到自己的聲音,艱困的咽了口口水。

    怎么會是她?!

    就在他的震驚未退時,一陣雜沓的腳步聲突然自門口傳了過來,接著出現的是兩個帶著怒氣的父母,及一個做錯事低垂著頭的兒子。

    「亦雯?這成什么體統?還不快把衣服穿起來。」邱宗明斥喝道。

    「爸……」邱亦雯可憐兮兮的用蓄滿淚水的大眼望向父親。

    「天,怎么會這樣,我可憐的女兒。」張愛晶沖到了女兒身邊,幫忙她將衣物穿上。

    「伯父、伯母,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對不起。」背過身的危世淮已經將衣服穿好,慎重的對邱家二老道歉。

    邱宗明帶著怒意的視線朝他看了一眼,冷淡的道:「你們等下全都到書房見我。」

    危世淮嚴肅的點頭,心頭有種不祥的預感,看來,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第二章】

    抱著柔軟的玩偶熊,夏水漾的心還卜通卜通的跳個下停。

    人家都說圣誕夜會有圣誕老公公照每個人的心愿送禮物,而今年,圣誕老公公終于將她盼了三年的禮物送給她。

    直到現在,她還不敢相信昨晚發生的事情是真的。

    他的擁抱,他的親吻,他的男人氣息,直到現在都還充斥著她的每一個細胞,讓她一想起就意亂情迷。

    雖然她承認后來的確是很痛啦,為什么做到最后會這么痛呢?她實在搞不懂,不過看到他舒服的模樣,那點小小的不適她倒是還可以忍耐。

    只是……她真的覺得有點怪,如果都這么痛的話,怎么她一些女同學還覺得很樂在其中呢?

    不過,他的身材真的超完美的,被他擁在懷中的感覺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原本的暗戀到此刻竟然實現,還會有什么樣的圣誕禮物比這更棒呢?

    圣誕夜……也是她成為女人的一夜,她想她會永遠記住這一天,比起他上門提親,這天還有紀念價值得多呢。

    現在他們已經合而為一了,提親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第九中文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第九中文網網站閱讀換妻,換妻最新章節
第九中文網,第九中文,第九中文小說網,倫理小說,辣文合集,辣文小說,好看的小說
版權所有 http://www.urdqqn.tw All Rights Reserved
l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